第48章 捕食者的行动

下午时分,烈日过后。

苏明懒洋洋地躺在洞口,感受着太阳的照射。

其后腿与背部的伤口处,涂抹了大量的白茅草碎沫。

可以望见,里面的伤势已经完全止住,露出的血肉表面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向着结疤的趋势发展。

这两日大哥带回的白茅草,共计有二十五根上下,其中被消耗掉落六根有余,还剩余十九根。

之所以会消耗如此慢,是因为白茅草的长度,足够一狼使用三次。

狼群受伤的六狼,每日会消耗掉的四根左右。

如此一来,白茅草便能剩余不少了,处在收获大于使用的状态。

在苏明的前方,二哥依旧坚守着它的职责,只是与往日有些不同的是,这回它的身旁还有着大哥陪同。

由于狼父昨日的命令,这也让能活动的灰狼任务发生了改变。

大哥代替落叶的工作,与二哥一起守护看守着洞穴。

至于,落叶则随同狼母一同,带领着小狼们去洞外的森林处,教导他们生存要领。

最主要的还是,将那只一直窃视自己等狼的捕食者,给引诱出来。

洞穴内的几狼静静修养身心,洞外的两狼则全神贯注的望着周遭的情景。

西南方的森林内。

狼母刚刚教导完小狼们如何辨别气味,便转眼看向身旁的落叶。

见其只是微微摇头,狼母便清楚对方并未出现在附近。

是因为今日有着两狼的缘故吗?

不,不是。

对方既然敢前来试探狼群,便清楚他们的数量有多少。

况且,平日里也都是他们两狼在带领小狼们的,对方绝无可能因为多出了一狼,就完全放弃。

还需耐心等待才是,也许在自己等狼看不见的地方,这名狩猎者正在默默地观察着它们。

想着,狼母又转身教导起了小狼们,另外一项新的知识,并顺便让其熟练先前教导的内容。

一旁的落叶不再视察周围,为了让这名捕食者出现,它也俯身来到了小狼们身旁,配合着狼母共同教学。

约莫三十分钟后,狼母令小狼们自由活动,熟悉如何分辨气味,但不能离开它周身。

小狼们“嗷嗷”的兴奋叫起,撒腿就各自散开,高兴地俯身在地面嗅着上方的气息。

这时,远处的树丛内突然微微响动了一下。

狼母耳朵抖动,却不将视线移向那边,落叶也同样学着狼母的行动。

两狼就这样,保持着浑然不知的模样,默默看守在小狼们身旁。

直到树丛的响动的位置越来越靠近它们这边,两狼都知道对方要动手了。

狼母走近小狼的身旁,细声在一边,指导着它们。

落叶则是换了个位置,将全身保持在能第一时间快要抓住对方的状态。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对方毫无行动。

然而,狼母与落叶知道,它快要按耐不住了。

“嗖!”

猛地,树丛间冲出了一道身影。

不对!

是两道,两道棕色的身影。

狼父推测的没错,对方果然叫来了别的同伴。

既然对方行动了,狼母它们便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

狼母一个冲刺,拦在了小狼们的身前,为其阻挡大部分的伤害。

落叶则是俯低身体,快速飞跃,抓向其中一道身影。

待它完全扑在对方身上时,方才察觉其的身份,却是一只猞猁。

对方的身形比起一般的猞猁要高大许多,体长在一米二上下,肩高基本保持在零点七左右。

并且,落叶注意到,对方前腿的肌肉,似乎有些异常发达了。

难道是异化?

落叶想到。

下一秒,原本扑在对方身前的它竟被肌肉猞猁给甩了出去。

要知道它的重量可是有四十五公斤的,足足比猞猁自身还要重十几公斤。

对方却能将单臂将自己甩开,无疑,这便是其的异化能力了。

落叶翻身落地,减轻落下时的冲击,同时也为了躲避,对方极有可能会袭来的攻势。

它谨慎的站于对方身前,注视着它的动作。

落叶清楚,没有着异化能力的它,会在这场战斗中处在弱势,它打不过面前的猞猁,必须要等到狼母前来。

那么,目前它的任务便是拖住这只猞猁,等待狼母将对手解决,再来帮助自己。

想着,落叶再度杀向猞猁,而对方也摆出来迎击的姿态。

狼母这边,一边喝令小狼们向后退去,一边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在面前的敌人身上。

对方的身形高挑,毛色偏淡,说是猞猁,但狼母认为其更像是雪豹。

对方在被察觉到后,便刻意降下速度,丝毫不着急的走到了狼母的身前。

甚至还有闲暇,舔一舔它的前脚,好像在对狼母说,快来攻击我。

这么明显的诱导,狼母自然不会上当,它保持着备战姿势,紧盯着对方的行动。

奈何,小狼在它的身旁,前爪冰锋的实力,大部分无法用出。

狼母只得默默地将冰锋的寒霜封锁在自己前腿上,期待着这般能增强其的伤害。

见自己的计谋没有成效,对方放下看前脚,眯着双眼看向狼母。

倏地,它动了。

速度快到狼母都有些跟不上,只得勉强进行防守。

这便是这名猞猁的异化能力吗?

狼母在内心中想到,也许会有些棘手。

“砰。”

对方前脚的爪子,打在了狼母被冰霜保护住的前腿上。

顿时,冰寒刺骨的触感,通过狼母的身体传递向它的身躯。

对方赶忙一缩,并向后退去。

猞猁没想到,对方的竟会有这种能力在,它仅仅是接触到一瞬间,腿脚便有些冻僵起来。

它注意到了狼母前脚的异常,并决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尽可能避免与对方前脚接触。

反观狼母这方,却是很是欣喜,直到猞猁退避后,它方才察觉,原来自己的冰锋在封闭住的状态,依旧能对敌人照成冰冻伤害了。

有了这一点,它霎时放开手脚起来,尽可能的使用能力对付面前的猞猁。

攻势一改以往,猞猁不断躲避,狼母则不停歇的攻击。

奈何对方的异化能力实在是太敏捷了,狼母想要抓住其一次,都很是艰难。

每当要挥击到对方之时,猞猁便会及时的闪避开。

两者似乎陷入了某种僵持的状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