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陌生的窃视

下午时分,进食过后。

苏明趴在洞口感受着光照的温热,在其后腿以及背部还有着丝丝冰凉传来。

处在冰火交加之中,苏明却没有任何的不适,相反,其的精神前所未有的放松。

一方面是暖阳的照射给他带来了舒适感,另一方面则是白茅草的治愈减轻了其的伤痛。

他抬眼望向洞外,西南位置的森林处。

午时进食完毕后,大哥便匆匆忙忙的赶往了先前寻找到白茅草的位置。

想必是为了节省时间,带更多的草药回来给与狼群治疗。

在大哥离开过后没多久,狼母也带着小狼们一同,前往到外边的树林间,继续教导着它们关于野外生存与捕猎的知识。

这是一周来,狼母与落叶一直保持的每日教学模式。

以往的时候它们会在狩猎队走后,再前往树林间进行学习的,然而今日必须要有一名成年狼守护洞穴。

为此,也就只能由狼母一狼来担任教导的职责了。

失去了小狼的洞穴倒是少了份喧闹,多了份安静,苏明的耳边也难得清净了许多。

他悠闲地转身换了一个姿势,闭上双眼,准备趁着小狼不在的期间,好好休息一番。

而在其身旁,狼父也同样保持着趴着的姿势,闭眼歇息,他似乎已经逐渐睡去。

这也难怪,毕竟其先前一直饱受着心如刀绞般的痛楚,一整日难以入眠。

这一状况在直到大哥将白茅草带来后,方才得到了良好的缓解。

白茅草所持有的清凉治愈效果,大大抵消了狼父身上的痛楚,也让其紧绷的精神取得了缓解。

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松懈,令这位坚忍整日的首领,最终沉浸在了睡梦当中。

与趴着休息的两狼有所不同,在洞穴中心的苏灰却依旧在做着锻炼的行动。

尽管一直处在活动的状态,但苏灰的伤势却是几狼中恢复最快的。

特别是在有着药草的帮助下,其身上的划痕早已凝结,不再有鲜血渗透出来,再过十几日的时间,便能完全康复。

坐于苏灰对面的苏仪呢,则呈现出了和它截然相反的态度。

早间醒来后,苏仪并未过多的运动。

只是简单观摩了一番着苏灰的锻炼,便又缓缓睡去,直到午时,大哥归来,其方才醒来。

等到时间来到下午过后,它又立改先前慵懒的行为,跟随在了苏灰身后,走了一到两圈的行走。

在确认运动量足够后,其又返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中,梳理毛发,舔拭着伤口。

苏仪这样做自然是有它的理由在的。

早在先前,苏明带领两狼出门锻炼开始,苏仪就注意到了,唯有跟随白大哥的行动,方才可以在夜晚沐浴完月光后,得到强化的效果。

除此之外,其余的运动,并不能实际增强多少。

因此,在苏仪看来,苏灰的锻炼便是在做无意义的行动。

那为什么它要在下午时,又加入进苏灰的锻炼中呢?

这是由于苏仪判断,自身不能在一天内都毫无运动,这不利于身体的成长,方才会跟随上苏灰,走上一段路程。

.........

很快的,时间一晃就来到了落日时分,

狼母早早地带着小狼们返回到狼窝内部。

让这群小家伙们各自去玩闹后,狼母独自走到了狼父的身边。

本有些疲倦的狼父,在一下午的休息当中,也适当的恢复了不少。

它睁开双眼,有些疑惑的望向狼母,不知对方过来的目的为何。

直到狼母将下午的见闻告知它后,狼父的眼神由迷惑转变为了思索。

原来,在方才狼母带领小狼出门的阶段,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起先,树林间风平浪静,没有丝毫的异常,狼母低声教导着小狼们各项生存技能。

但约莫一时刻后,却有异变发生,不远处的丛林内似乎传来了些许的动静。

狼母能感觉到那处的位置,有某个生物在注视着自己。

正当它转身望去时,对方的视线却突然消失,戛然而止。

狼母感到有些怪异,但却并未过多在意,只怪自己太过紧张了,这应当只是某个误入领地的小动物而已。

也许在接下来的时刻,自己还能将其当作小狼们首次的狩猎对象。

然而,就在它略微放松之时,那道视线又从侧后方看向狼母,不,更应该说的是,狼母身旁的小狼们。

这回,狼母坐不住了,它猛地冲刺而去,穿越一个又一个的树丛。

想抓住这道一直注视自己等狼身影的家伙,但对方也相当的机灵。

在狼母起身冲刺的同时,它也迅速跑开,远离了狼群所在的这片区域。

对方的速度与狼母不逞多让,那么必定不会其是判断的小型生物了。

从狼母望见它逃离时的一抹斑灰色的身影,不难推测出,对方的身份不是雪豹便是猞猁。

只是,根据狼母的记忆,自家的领地附近,应当没有太多的食肉动物才对,为何偏偏在今日出现在了树林之中,还胆敢跨入领地。

察觉到情况不对后,狼母便赶忙带着小狼们返回,预防意外的发生。

同时,它也发出一声狼吼,提醒在西南位置的大儿子,领地附近并不安全。

听完狼母下午时的遭遇,本还有些放松的狼父,立马低头沉思了起来。

捕食者于领地外的出现,无疑在说明两种可能。

第一,它们在迁移领地,也许迫于某些原因,这些捕食者不得不离开原有的领地,寻找一片新的区域。

这让狼父不禁想到了上回的雪豹,它便是由于棕熊的扩张,被迫离开了先前的领地,为的就是避开霸道的棕熊。

第二,它们察觉到了狼群的变化,实际上而言,若是这些捕食者有细心观察的话,很难不发觉,狼群出没数量的改变。

特别是在,今日只有两狼出洞的情况下,这些家伙把目标瞄准向了狼母与小狼们。

若是当时狼母没有主动出击,将对方驱赶离开的话,也许小狼们便会有生命危险。

同时,狼父也认为这很有可能只是对方的一次试探,假若狼群无法展现出以往的实力,那么捕食者很有可能步步紧逼。

下一次,极为可能不止一道身影的出现,可能会是两道、甚至三道,直至确认狼群的真实状况后,它们便会全力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