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悠闲的上午

清晨,雪岭云杉保护区。

暖阳照入洞穴内部,苏明的眼皮微微抖动,随后完全醒来。

他站起身来,准备开始今日的训练,但脚步的疼痛却告诉他伤势还未痊愈。

直到此刻,后知后觉的他这才无奈的笑了一笑。

这一段时间,每日不停歇的运动,倒是养成了一种机械式的习惯,这才致使他没在第一时间想起自己身上还带有伤势。

眼下,至少在身体还未痊愈前,自己是不能随处乱动了。

小狼们玩闹般地越过他的身前,苏明默默地看着它们,并感受起阳光的温暖。

他不禁感叹着,自己有多久没有享受到这般悠闲的时刻了。

不论是前世人类时期,还是今世的灰狼时期,他都一直在努力的为某一目标不断奋斗。

回想起上一个无忧无虑的时候,那还是自己处在人类的幼儿阶段。

受伤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嘛,像这般安静的时光也是苏明十分渴求的。

他抬头望了眼洞口,二哥一狼正默默坐于地面,看守着外面的场景。

哪怕是受了伤,它依旧履行着值守的职责。

而大哥却是不见了身影,苏明猜测,它是早早起来,去寻找起了自己所说的白茅草。

狼群是否能够更快恢复的责任,便也承担在它身上了。

为了所有受伤的成员,它也是相当的拼命,以至于都忘记自己也身负伤势的情况。

当然了,苏明相信,大哥在今日之内便能寻来些许的白茅草回来。

不单是因为其具有明显的外形特征,更是由于他已将具体的位置都告知对方了。

如此一来,想要找到这一草药可以说相当的简单。

原本趴在苏明身边的狼母也微微起身,它对着落叶吼叫了一声,示意它在自己出门的阶段,好好守护这处洞穴。

落叶也适时回应了一声表示明白。

得到回复后,狼母便安心走出洞穴,承担起狼父的责任,巡视整座领地。

可千万不能小看这一职责,它可以防止其它野兽跑入领地当中,也能告知周遭领地的生物,狼群依旧生活在这里。

狼母走后,苏灰与苏仪也刚好醒来,往日的时候它们都是跟随苏明一同前往森林中,进行锻炼的。

不过因为受伤的缘故,今日它们倒是难得地好好休息了一番,稍许起晚了一些。

苏仪打了个哈欠,有点还没睡够的模样,苏灰则是迅速起身,来到了小水池边,低头饮水了一番,便在洞内不停的行走。

即使是受伤的情况下,苏灰依旧还是在不撕裂伤口的范围内,进行着每日的运动,它的勤奋是连苏明都比拟不上的,这也是其的优点之一。

苏灰的锻炼倒是吸引了一旁小狼们的注目,它们很是好奇地盯着对方的身影。

在此之后,竟然一个又一个的跟随在了苏灰的身后,随同其一起进行着锻炼。

苏明有些惊讶,没想到苏灰的锻炼竟然可以让小狼们随同一起。

要知道,就算是先前,他花费了大把的功夫,也没有成功做到此事。

方才不得已被迫放弃了这群小狼,把锻炼集中在了它们三狼之间。

难道,其实是自己用的方法错误了,应该使用和苏灰相似的办法?

然而现实情况是,还未等苏明期待多久,跟随在苏灰身后的小狼们就开始不断的掉队起来。

不是呆在原地不想走了,就是被其他物体所吸引过去,跟苏明上回的情况如出一辙。

看起来,这群小家伙唯有对新事物才会有所兴趣,被吸引过去,并且这阵新鲜感过的也很快。

苏明摇了摇头,转身又趴了下去,于温和的阳光下,闭目休养。

.........

很快的,一上午的时间转眼过去。

狼母从外面巡视一圈返回到了洞穴内部,今日看起来也相当的平静,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棕熊领地的扩张暂时还未影响到狼群所在的位置。

本还在闭眼的狼父则睁开了双眼,望了眼洞内成员的数量。

除了外出的大儿子以外,倒是全员都在。

狼父点了点头,准备开启今日的第一顿进食。

便也在此刻,一道灰色的身影走入到了洞穴内部,看守的二哥并没发出警示,而是兴奋的围绕着对方转圈。

回来的正是苏明的大哥,它的嘴中叼着大量的白色野草。

这倒是比苏明预想的还要提早返回,看起来大哥的寻物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众狼停下了各自的动作,注视在大哥的身上,不,更应该说是其嘴中的那堆野草上方。

其的形态形似狗尾草,但在上方却有着白色的叶子,单看外表较为美观。

狼父走近,向大哥确认一件事实,其口中的是否便为苏明的所说的白茅草。

大哥猛然地点了点头,天知道,这些植物有多么地难拔,就像是牢牢固定在泥土内一般。

为此,它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力气才将一部分拔出带走,要不是考虑到接近午时,必须返回到狼窝当中,它也许还会再多带一些返回。

待几狼都来到洞口处后,大哥将口中的白茅草一一摆放在地面。

不多不少,正好是六棵草,每一位伤员都可以拿到一个。

狼父优先,前去拿取了一棵,就算是在挑选的时刻,众狼依旧还是遵守着狼群的规定。

之后,才会轮到苏明这些贝塔级别的灰狼。

得益于大哥带来的草药,原本的进食活动中止,伤员们先行处理起了身上的伤势。

苏明嘴中叼着白茅草,走到了原本呆着的角落,开始撕碎草药,涂抹在伤口的位置。

这一草药也是有着使用的方法在的,其头部的白色叶子都为锋利锯齿状,为的就是防止被某些食草动物吞食,甚至就连酷爱食草的北山羊都不爱触碰这类植物。

同时,白茅草真正有药效的位置,也不再头部的白叶位置,而是潜藏在它的根茎当中。

为此,苏明需要先剔除其头部的锯齿状叶子,随后再缓慢地咬碎根部,将根茎碎末沾在伤口处。

花费了一些时间,苏明小心翼翼地剔除开了所有的叶子,十分顺利地没有被划伤。

至于其身旁的苏灰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其脚部被锋利的白叶划开一道小口。

苏灰吃痛地舔了下伤口,更加聚精会神的剔除起来。

苏明这里的进度则已经到达了咬碎阶段,他将白茅草分为一段又一段的形式。

依次咬碎,涂抹在自己的后腿与背部的伤口当中,一丝微凉感传来,苏明清楚这是草药奏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