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战斗结束

无尽的痛觉将古树的精神占据,以至于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并让对方靠近到了自身的右后臂。

苏明没有犹豫,爆发出了强悍的力量,挥起双爪,斩向面前的树臂。

“砰。”

第一下,树皮飞舞而出,树臂的中心破开了一道深刻的豁口,少许裂痕出现在上方。

古树微微一震,随后再无反应。

“砰。”

第二下,大量绿色汁水爆出,豁口的深度加剧,裂痕则向下继续延伸。

古树依旧是抖动了一下,没有丝毫反击的动作。

“砰。”

第三下,树臂完全裂开,大半段树臂掉落于地面当中,汁水像是不要钱一般,流满了整片土地。

直到此刻,古树的精神猛然从痛觉中脱离,它茫然地举起四只树臂。

但摆在它面前的却是,三根只剩下一点所剩无几的残臂,以及一根快要裂开的树臂。

古树猛地放下,树臂望向苏明的位置,尽管它根本没有眼睛这一视觉器官,但苏明仍能感觉到它的注视。

这一刻的古树再有没有了先前的傲然,只有疑惑,不解,以及恐慌。

古树不明白自己输在了哪里,为何一只实力比自己低下的小狼会将它伤成这副模样。

苏明迎着对方的注视,一步步走向古树所在是位置。

没有树臂以及树根的阻拦,些许的树枝对他构不成任何影响。

古树慌了,现在的它早已没有任何战力,自己的两项最强能力都被对方毁的一干二净。

情急之下,它用着自己最后一根树臂,拔起周遭的大树,倏地向苏明的方向扔去。

强大的力度下,其树臂的伤势更加恶化,裂痕向下偏移,但古树显然已顾不了太多。

“嗖!!”

破风声从前方传来,对方投出的大树速度极快,极有可能在还未反应过来前就被砸中。

然而,苏明的感知也不逞多让,他好似能预测到袭来的位置一般,预先向右跳起,躲开了这庞然大物。

树木向着后方远去,最终砸中了后方的树林,将树林的包围圈给打破。

若是此时,狼群选择离开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面对着失去战力的古树,苏明可不会徒然放弃。

况且,自己这边已经与古树结下了不可磨灭的仇恨,此刻不将其杀死,更待何时,等到它恢复不成?

古树的投递还在继续,见一棵砸不中苏明,它便拔出了第二棵,第三棵,第四棵。

在苏明有意的引导下,这几颗大树最终都没有向着狼群的方向砸去,而是把古树精心布置的包围圈给全然打破。

终于,苏明走到了古树的跟前。

而迎接他的却是,横扫而来的树干。

古树操控着自己仅剩的树臂,拔起树木,将其当作武器,打向苏明的位置。

这是它在穷途末路之下,唯一能做到的反击。

苏明轻松躲过,甚至都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

“噗!”

攻击过后,树臂的裂痕越加明显,少许的绿色汁水流露而出,上方的树皮正不断散落。

古树已然是强弩之末了。

它在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在为自己小瞧对方而付出代价,甚至是生命。

随着最后一声断裂响起,古树的右前臂不堪重负,整体断裂,掉落在苏明与它的身前。

尘土飞起,又消散开来。

古树望见的是对方狼眼中的杀意,而苏明望见的是古树死前最后的挣扎。

四只断裂开的树臂,十分滑稽的想抓住苏明,来和却只能在其面前挥舞着空气。

苏明没有多看对方的树臂一眼,就这样径直走到古树的身前。

这一刻,古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张出一双脚,带着自己逃离眼前的怪物。

苏明没有虐杀生物的习惯,哪怕对方跟自己有着很大的仇恨。

他举起手中的利爪,一次又一次的破开古树的身躯,大量的木屑以及绿色汁水掉落在其身上。

期间,古树的身体一震又一震的,它想操控树木将这白狼从自己身体拔出。

然而,其周遭的树木早已被它自己拔出,又或是摧毁。

就这样,古树望着自己的身躯被对方一点点的破开,疼痛感不断的涌上其心头,但它却无法做出什么改变。

如此痛苦一直延续到,苏明挖到了它的核心,一颗墨绿色的菱形物体。

其外表还在微微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苏明当机立断,十分了当的将其挖出。

在其夺下古树核心的一刻,对方的挣扎赫然而止,四只树臂不再动弹,垂落下来。

特别是于,苏明走出树洞之后,古树的外形更是迅速干涸起来,颜色也向着灰色转变。

似乎失去了核心之后,维持着它的生命来源也消失不见,难怪其能将树根当作武器,原来它的生命的形态已发生了改变。

没过多久,面前的这座巨大古树就变成了灰色的雕像,风一吹,就消散在了空中。

苏明望了眼脚上唯一的战利品,对方的生命核心。

这东西就算是脱离了古树,依旧发散着微弱的光芒,似乎能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但目前他还不得而知。

将战利品叼在嘴中,苏明转身向着狼群方向走去。

几狼围绕在昏迷的苏仪身旁,默默地守护着,见是苏明回来,狼父给与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一道灰色的身影,则冲向了苏明的身前,很是热情的舔着苏明的毛发。

苏明笑了笑,轻轻摸了摸苏灰的头颅,也注意到了其后腿已经凝结的伤势。

其实,在方才苏明处于战斗中时,外围的苏灰是想上前帮忙的,但却被赶到的狼父给阻拦了下来。

经验丰富的它看的更加清楚,这场战斗已经不是它们几狼可以涉及的范围了。

好在最后,苏明成功战胜了古树,也让几狼安心了下来。

在苏灰崇拜的眼神下,苏明走到了昏迷不醒的苏仪身前。

两旁的大哥与二哥很是尊敬的对着苏明点了点头,以示问好。

这场战斗下来,狩猎队对于苏明的态度再次提升了一个程度,都快与阿尔法阶级狼父相当了。

苏明的战力,它们是亲眼目睹了,强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竟连那巨型古树都不可力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