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裂纹蓼

苏明全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他能从空气中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他迅速俯低身体,近乎是趴着一般地贴在地面。

与此同时,苏明的上方传来一声巨响。

“砰!”

压缩的气流涌向苏明,将其身上的毛发吹起,丝丝刺痛感从身体涌现。

尽管凭借着敏锐的感知,躲避开了古树的袭击,但依旧不免会受到余波的影响。

好在,并未造成多大的伤势。

苏明没有犹豫片刻,赶忙向后退去。

在其离开的下一秒,一双巨大的拳头敲击在了地面,照成了猛烈的震动。

仔细一瞧,它外形的色泽灰棕,表面包裹着坚硬的树皮,形似人类的手臂,但却未模仿完全,手指的部分全连在一起,并未分开,因此十分的诡异。

袭击苏明的物体,正是古树的另一手段,树臂。

如同苏明预测的一般,古树会将前臂展示在生物面前,而后臂则隐藏在角落的黑暗中,以此来迷惑住生物,以为它只有一双手臂。

等到生物足够靠近时,再猛地从后方将隐藏的树臂拖出,拍打向面前的猎物。

若不是苏明先前有所注意,再加上他的感知,也许早已中招,成为了一块狼饼。

好在其出其不意的招数也到此为止了,现在两双树臂都已展示在几狼面前。

除非它能松开,护在裂纹蓼先前的树臂,否则这根本无法阻挡住苏明它们的前行。

“嗖!”

古树的后臂,左右开弓,一个保持握拳状打向苏明,一个保持手掌形态拍向苏灰与苏仪的位置。

与此同时,树根也破土而出,想缠绕住三狼,迫使它们呆在原地。

苏明这边自然不会让古树的计谋得逞,他带着苏灰与苏仪,两狼向着旁边闪去。

避过了古树第一波的树根攻势,随后又凭借着出色的反应能力,跳起躲开了古树的树臂攻击。

几狼继续向前,而古树也加剧了攻击的速度,想以此来阻止住它们。

险之又险的躲避开来自古树的第二次攻势后,苏明三狼已经足够靠近到裂纹蓼边上了。

忽然,情况异变。

古树原本护在裂纹蓼前方的右臂,倏地脱离开来,一个拍打将闪避不及的苏仪给拍向远方,落在了狼父等狼的不远处。

另一支左臂,袭向苏明的位置,不过其感知敏锐,倒是提前做出了闪避,只略微擦伤到了右前爪的位置。

没有了古树的隔绝,裂纹蓼的气息再度出现,苏灰的神情开始迷离了起来,而远在一边的狼父它们也受到了影响,动作逐渐出现了缓慢的现象。

“嗷呜!!”

紧急时刻,唯一保持清醒的苏明发出了一声强烈的狼吼。

围绕着苏明为中心,这声吼叫四散开来,传入几狼的耳朵。

本有些恍惚的它们,立即清醒了过来。

苏灰也很是感激地望向苏明,果然白大哥无所不能,就连被迷惑住的时刻,都能有办法让它清醒过来。

现在也不是道谢的时候,苏灰决定等到战斗结束后,要好好报答一番。

苏明这边则是望了眼苏仪的位置,见其伤势不重,只处在昏迷状态后,便继续集中注意在了古树的身上。

这次狼吼的效果,他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眼下,还是尽早将那裂纹蓼吞入口中为好,防止它继续迷惑住其他同伴。

趁此机会,于古树的前臂还未回防,后臂也未靠近之时,苏明提起后腿,爆发出此生最快的速度。

“嗖!!!”

一道白影闪过,骤然出现在裂纹蓼前方。

古树瞬间反应过来,两双手臂赶忙回防,树根也不再纠缠苏灰的位置,埋入土中向着前方行进。

然而,这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苏明早已一口咬下,完全将其吞入其中,金黄色的光芒甚至照射在了其嘴部,使得苏明的毛发都发亮了起来。

“咕嘟。”

随着,他的吞入,裂纹蓼彻底消失,只留下一根绿色的根茎。

苏明能感觉到,在咽入的一瞬间,喉咙处传来了些许的刺痛,紧接着,爆裂的灼烧感出现在其身体内部,不断刺激着每一个角落。

古树怒了,彻底怒了,它没想到属于自己的东西,竟有被夺走的一天。

这裂纹蓼它本来还想放置一段时间,吸引来更多生物后,再自己服用的。

就算是它也感受到了,裂纹蓼的吸引力。

古树明白只要吃下这物品,自己的阶位至少能提上一到五个小阶位。

而现在呢,却被一头它吸引来的猎物吞噬了,这对其就是极大的侮辱。

古树懊恼自己的行为,怎么轻易地使用了前臂,忽略了对裂纹蓼的保护。

它怎么也没想到,这群生物中竟然还能出现一个免疫裂纹蓼诱惑的家伙。

古树为自己的失算付出了极大的损失,而现在,面前的这头白毛狼则要为他的过失,付出沉重的代价了,甚至是生命。

四条巨臂涌向苏明,它们从四个角度,或是张开,或是握紧的方式拍打向他的位置。

便在此刻,处于中心的苏明身上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

光照的强度甚至让古树都看不清内部的场景,迫使其手中的动作为之一顿。

但在随后,古树仍然猛烈地拍打而下。

“砰!!!!”

大地都被这强烈的力量所震动,地面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深坑。

这回,那该死的白狼总该被自己杀死了吧,只是有些便宜了他这么容易的死去。

古树在心中愤愤不平的想到。

大片尘雾散去,显露出深坑内的场景,里面空无一物,连个狼尸都瞧不见。

正当古树疑惑之时,一道白色的身影,轻轻地落在古树的树臂上,抬眼凝视着它。

对方的模样与先前出现了极大的改变,其狼脸上竟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的裂纹。

这该死的白狼不但没死,竟还挑衅起了自己,古树当即就挥出一拳,打向对方位置。

哪知,那白狼竟轻松一跃,躲避开来,并用手中的利爪切进自己的树臂上。

痛!

很痛!

非常痛!

古树从觉醒意识后,到现在哪来受过这样的伤害,剧烈的疼痛迫使它赶忙收回被砍中的树臂。

它定睛一看,自己的树臂竟被对方砍进三分之一的程度,隐隐有些要断裂开的感觉。

面前的白狼,仅仅是服用了裂纹蓼就拥有了这等的实力吗?

一丝的恐惧感出现在了古树的心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