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听得见吗?是不是信号不好!

“你看,我猜的没错吧!什么忙说吧,咱们兄弟谁跟谁啊!”

电话那头直接豪爽的说道。

“那个………是这样,我想找你借点钱。”

西装男人看了兔宝宝一眼,然后对电话那头说道。

“借钱?”

电话那头明显一愣,

“怎么回事,老三,要借多少?”

“几万块、十几万都行,这不是打算在江城买房嘛,现在还差一点钱。”

西装男人说完,电话那头立马陷入了一片沉寂,半天都没有回应。

“喂?老二,听得见嘛,是不是信号不好?”

“我在听,我在听。那个………是这样的,老三,我跟你嫂子正备孕呢,你也知道,现在生一个小孩得花多少钱,请月嫂,买奶粉,各方各面都需要花钱。”

电话那头的老二语气深沉的说道,

“所以我现在手头上确实没有富裕钱,要不我先借给你五千?”

电话那头说完,西装男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几秒之后,他才缓了过来,强行挤出笑容说道:

“奥,没事,没事,你这情况确实也需要用钱,我再去找别人问问!对了,到时别忘了通知我喝侄子的满月酒!”

“哈哈!没问题,到时一定通知你!”

随后,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

“那个………我确实忘了,他刚结婚两年,要小孩确实需要钱。”

西装男人指着手机屏幕对兔宝宝解释道,只不过脸上透露着一丝尴尬之色

随后,他便赶紧转移话题道:

“我……我再给我发小打个电话,他现在车房、老婆孩子都有了,做生意赚不少钱,他肯定没问题的!”

说完,西装男人便再次在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号码,拨打了出去。

兔宝宝为了缓解气氛,于是对着镜头表示了解的点点头,说道:

“确实,这位先生的同学正好处在特殊时期,接下来我们看一下他的下一位借钱对象将会如何!”

这时,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发了出来:

“兔宝宝,你也太单纯了吧!刚才那个同学明显就是在推脱啊!”

“就是!现在还在备孕呢,什么时候能生还是个未知数!”

“一开始说的时候好听,等到一听见是借钱,直接哑火了!”

“而且还旁敲侧击,让他把孩子的份子钱准备好!”

“哈哈哈哈!刚才这个西装男人的脸都变了!”

“太尴尬了,打电话之前他是那么有信心!”

一阵响铃过后,电话那头接听了电话。

“喂!辉子,你现在讲话方便吗?”

西装男人第一次没有成功,心中不免有一些焦急,于是接通之后直接开门见山道。

“赵哥!我讲话方便啊,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是这样,我现在买房差一点钱,你看你手头上有没有富裕钱,给我几万,等我过段时间周转开就还给你。”

“这………赵哥………”

顿时,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我实话跟你说吧,赵哥,你别看我现在生意做的还可以,但是现在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

“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但却没什么利润,一年到头也剩不下什么钱,所以你让我拿几万块钱出来,我也确实拿不出来啊………”

“对了,要不你找涛子问问,今年他家里的那套老房子刚刚拆迁,手上有一大笔钱。”

西装男人听着辉子的话语,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没事,辉子,我就是随便问问,没有就算了,那个……大姨身体挺好的吧?”

过了半晌,西装男人才恍恍惚惚的说道。

“挺好的,不用惦记着!”

“那就好,行,先这样,我再去找别人问问。”

“好的,好的,赵哥,以后有事你就直接说啊!”

说完,两人便挂断了电话。

“咳,那个………确实,现在大环境这样,生意不好做,他手头上没钱,也能理解。”

电话挂断后,西装男人为了缓解尴尬,赶紧开口解释道。

随后,他没有任何停留,赶紧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刚刚辉子说的另一个发小涛子。

“嘀………嘀………嘀………”

“喂!赵哥,怎么了?”

“那个………涛子,我最近买房,想找你借几万块钱。”

“喂?喂?你说什么?赵哥,我在地下室呢,信号不太好,等我有空了给你打过去啊。”

说完,电话那头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

兔宝宝一脸尴尬的看着这名西装男人。

西装男人此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手指迅速在通讯录里狂翻,点击了一个备注“同事老张”的电话打了过去。

“他是我在公司里关系最好的同事,之前他儿子结婚,我还去帮忙了呢!”

西装男人指着手机向兔宝宝解释道。

但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信心满满,取而代之的是担忧以及一丝低落。

他没有想到,真正行动起来居然会这么困难,本来他还设想的是五名亲友每人都借几万块钱………

“小赵,这大周末的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公司又临时分配任务了?”

“没有,没有,张哥,是这样,我想找你借点钱,几万块钱就够。”

西装男人连忙对电话那头说道。

“几万块钱?小赵啊,你是真看得起你张哥!别看我工资不低,但是我都补贴家用了,儿子女儿上辅导班每个月就得花几万。”

“还有老婆买化妆品,买包,这可都是大消费啊!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基本上都可以算是月光族!”

电话那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缓缓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张哥,打扰了。”

西装男人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木讷的点了点头,手中的手机从耳边缓缓滑落。

几秒之后,他回过神来,几乎是机械般的滑动着手机通讯录,找到了一个备注“表哥”的电话打了过去。

此时,他已经不求能够借到多少钱,只求能够借成功,不至于在镜头前丢人!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他选择把电话打给了自己除去父母以外最亲近的人,跟他一起长大的表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