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53.测试

当时间一点点推移的时候,冯海已经逐渐感受到,从自己左臂所传递出来的力量感。

这条外来的手臂,已经逐渐在与他融合在一起。

“请所有与本场测试无关的人员,立刻离开测试场地。”

正当班长想要接着说些什么的时候,场地内突然响起了,一个略显清冷的女声。

“测试完之后,咱们再继续聊。”

班长跟冯海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快步的走向场地侧边的出口。

现在对所有人来说,他们最想知道的,就是冯海的这条手臂,究竟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就算是李建国的演示,已经让他们看到了一部分功能,但冯海究竟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还尚未可知。

这条机械手臂,是否真的能够跟人体,契合的那么好。

是否能够完美发挥出,这条手臂的所有功能?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在之后的测试结束,才能够得到结果。

“请将你的左手,缓缓落在前方的平台上。”

“请控制着你的左手,逐一握住眼前的,每一件物体。”

“请控制你的左手,在空中绘制出如下图案。”

测试在逐条逐项的缓步进行着,他们要在三个小时之内,尽可能的将所有的方向全部测试完毕。

“情况怎么样?”

“这个机械义肢的柔软度,温度、形状……

所有在外表上的数据,几乎与本人的身体素质一致。

而且在控制的精细度上,跟正常的手臂,没有太大的差别。”

“没有差别?

那可是机械义肢,又不是他重新生长出来的左臂。”

旁边的李建国白了一眼,这东西的上限,绝对不仅如此。

这样的测试,还远远没有达到其极限。

“给他安排一张更复杂的图片,让他以自己的想象力,用纸笔把它画出来。”

李建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按他说的去安排。”

两分钟之后,冯海面前便多出来一套纸笔,还有几张显得更加复杂的图案。

“你看到什么就画什么,能做到多细致,那就多细致。”

李建国的声音,在测试场地当中响起。

冯海犹豫了一下,还是用着自己的左手,拿起自己面前的笔,然后缓缓地将笔尖按在了纸面上。

下一刻,连到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幕,顿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冯海几乎完全以想象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描绘着,自己眼前的图案。

但他的笔尖,所落到的每一处,几乎都完美的复刻了,那图案上的细节。

“这……”

当冯海收笔的那一刻,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图案,出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

“几近完美的模仿能力?”

“还远远不止如此呢。

手臂上搭载的模块,包括了外科急救,微操,技术控制等等。

只要进行进一步的训练,完全可以做到,心想事成的地步。”

李建国快速补充着,机械义肢的手臂部分,以人类的手臂作为延伸,搭载了不少,足以称之为外挂级的功能。

“那就一个个测试下去!”

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他们要在三个小时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测试出,这条手臂的功能。

“鸡蛋膜缝补成功!”

“微雕图案成功!”

“与研究所同等强度的防火墙,破解成功!”

“针穿玻璃成功!”

“……成功!”

“……成功!”

除了武器系统之外,在李建国的指导之下。他们用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将所有的功能,逐一体验了一遍。

每一个功能,都几乎达到了,所有人想象当中的完美级地步。

李建国的左臂,已经真真切切的,向他们展示了另一个未来。

“所长,另一个安装机械腿的女孩,已经完成了适应,随时都可以进行测试。”

“那个蒋欣欣?这么快?”

李建国有些惊讶的说道。

蒋欣欣被送来的时间点,比冯海要迟上很多。

按照冯海安装机械义肢的时间来推算,现在的他

她恐怕还要,忍受极大的痛苦才是。

怎么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安装完了?

“能不能把她安装的过程录像,在旁边的显示器放一下?”

按照道理来说,机械义肢无论是上肢还是下肢,安装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

蒋欣欣能够把时间,缩短到如此地步。

一定是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

仅仅看了两分钟的时间,李建国就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没叫吗???”

即便是曾经受到过严苛训练的冯海,也仅撑过了最初的半分钟罢了。

之后的惨呼,几乎是一声比一声痛苦。

在整个过程当中,义肢的安装者,大脑是会被逐渐提升到最佳的状态的。

也就是说这样的痛感,甚至会被一步步的增强。

但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蒋欣欣自始至终,都没有叫出声来过。

“起码缩短了三分之二的时间?

有没有问过她,在安装的过程中,到底在想什么?”

李建国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研究员。

神经与血肉的连接,是机械义肢安装过程中,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强大的意志力,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问了。”

“她怎么说的?”

“截掉右腿我都不怕,还会怕它被安回来吗?

若这样的痛苦,能够让我重新站立起来,那又算得了什么?”

房间里的所有人,一时间都陷入了一种,别样的沉默当中。

“给她安排后续测试,暂时先按照冯海这边的测试内容进行。

至于上肢与下肢之间的差异性,再安排进行专项的测试。”

还是所长先打破了这里的沉寂,不过李建国倒是一直没有吭声,他在思考着一件事情。

既然强大的意志力是基础。

那信念呢?

是不是安装的加速器?

就像是蒋欣欣这样,脑海当中所残存的信念,乃至于称之为执念,早就已经超脱痛苦与生死之外了。

这会不会是,机械义肢安装加速的原因之一?

如果能够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了,至少在以后的安装过程上,安装者就不用承担如此大的痛苦了。

毕竟所拖的时间越长,安装失败的可能性就越大,而且痛感也会逐步被加到最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