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你同意了!(求票票)

……

“副队,火场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

“小李?”

“那个副队,你有没有看到杨队啊?”

“老杨……”

“杨队之前应该就跟在我的身后,但现在一直没有找到人。”

“老杨经验丰富,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你好,警察,请问我的孩子呢?

我的孩子是不是还在里面?

我记得,我记得你们好像是谁说的,交给他没问题的。”

小李背出来的孩子母亲,此时也不管火场危险,说着话就要往里冲。

“老杨真的跟在你身后?”

副队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小李几乎是老杨一手教出来的。

他都已经出来了,老杨怎么会?

“真的……”

“所有人都有,老杨不见了。

我怀疑……

立刻深入火场,全面搜索。

小李你打哪下来的?!”

副队急忙看向了小李。

“安全通道啊!

当时里面有烟囱效应,烟太大了。

我自己摸索了半天才找到的!”

“安全通道,安全通道,安全通道!”

呜——

呜——

当副队长冲进大楼,靠近安全通道的时候,耳边听到的却是一声声的警报声。

“是杨队!”

他们身上携带着自动警报系统,只要站在原地不动三十秒钟,就会触发像是这样的警报声音。

之前他们一直在忙于救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这嘈杂的火场当中,响起了这样的警报。

“他人呢!”

“好像是电梯井里的!”

当所有人看到杨队的那一刻时,全都沉默了。

杨队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倚靠在井壁之上,脸上是脏兮兮的烟尘。

怀中的孩子,正带着呼吸器,似乎还有着浅浅的呼吸。

副队沉默着走上前去,想要把孩子给抱出来。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孩子就像是被钳住了一样,被死死地护在杨队的怀中。

副队用了一定的力气,这才将孩子给抱了出来。

……

“如果他真的有翅膀的话,那就好了。”

林凡的回忆,顿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如果他真的像雕像这样,拥有一对翅膀。

那杨队就不会死了。”

林凡抬头看向了说话者。

消防支队的支队长,去而复返,此时就站在他的身边。

林凡也终于,在这张满是烧伤痕迹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熟悉。

“你是那纪录片里的,小李?”

“是啊。

我是那个小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

支队长摇了摇头。

“其实杨队也不用生有一双翅膀。

高空坠落,紧急避险。

这是我们很常见的训练科目啊。

我们经常练的。

电梯井就那么大。

杨队只要……

只要本能的张开自己的双臂,其实很有可能抓住东西的。

哪怕抓不住,也可以调整自己的姿势。

最起码,也可以减缓一下冲击。

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大的。

真的。

很大的。

但他怀里有个孩子。

他没动。”

支队长的目光,直视着眼前的雕像。

轻轻的仰起了自己的头。

可还是慢了一步。

“叔叔不哭~”

小小林抬起自己的小手。

似乎完全忘记了害怕那张烧伤的脸,用着自己的手,为支队长擦了擦。

“哈哈哈。

我没哭啊。

沙子眯眼里了。”

支队长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装作不经意的在自己的眼角擦了擦,轻轻的捏了捏,小小林的脸蛋。

“小家伙真可爱~

跟杨队救下来的那个。

一样的可爱。”

支队长快速的整理了自己的情绪。

“其实在那件事之后,我难受了很久。

后来……

那孩子来我们队里来着。

看起来也挺难受的,她好像也知道,杨队因为她牺牲了。

那个看着杨队拿命救下来的人,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在想,如果那天我走的没有那么着急。

如果那天,我等一下杨队长。

如果那天是我去救孩子。

会不会这事情是另一个结果?

就跟以前一样。

我们进去,安全的把人救出来,再把火灭了。

然后再一起回队里吹牛逼。

大不了再因为没大没小,被杨队奖励一个五公里。”

支队长似乎也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再后来,那孩子又来了一次。

长高了不少。

也比第一次来的时候更活泼,也更漂亮了。

后来副队长跟我说了一句话,我才反应过来。

他说,我们为的不就眼前的这些吗?

我们护着的,就是他们啊。

如果杨队长知道自己救下来的孩子,正在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

一样会很高兴吧?”

支队长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

“我白天的要求,好像是有点过分了。

希望你能原谅我,白天时候的激动。

不知道你能不能懂,作为一个消防员,看到那样的景象,心中的激动。”

人进火退。

这是多少消防员的梦想?

而且老城区的火势,几乎是在瞬间被控制下来的。

以他最初的判断,凭他们一个支队,甚至无法延缓火势变强。

但林凡冲进去的那一刻时,手上就像是拿上了一块,可擦除的橡皮一样。

只要对着这些火焰轻轻挥一挥,就可以把火给灭了。

“材料难寻,我理解。

而且造价应该挺高的……”

支队长的脸上还是有些失落。

有如此神效的装备,恐怕造价也会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就算有能力购买。

恐怕也只会被用于森林大火。

城市里难对付的高层火灾,还得他们进去。

“其实我认识一个人也姓李,我称他叫老李。

搞材料的。

说不定他有办法,把材料价格降下来。”

“哦。”

支队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但几乎下一瞬间,他便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林凡。

“你同意了?”

“我不保证一定能够量产出来。”

“你真的同意了!

太好了!”

支队长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在这雕像面前又蹦又跳。

林凡寻了个借口,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

“喂?

哪个大晚上的,不开眼给我打电话?

我还有个会呢!”

“老李?”

“谁啊?”

“既然听不出来,那我这有个小发明,还是找别人吧。”

“哎——

孙子你干什么呢?

拿我电话是什么意思啊?

是不是哪个帅哥打进来的?

呦!

林院士啊!

我那孙子不懂事,已经被我掐死了。”

“行了,行了,行了。

东西备好了,你找个时间过来拿。”

“择日不如撞日。

就现在!”

“你不是还要开会吗?”

“不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