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

江省抚市京北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已经等待了一个小时的季疏看着还在办公桌前认真办公的高冷美女总裁楚卿尘,缓缓吐出一句话。

一直忙碌的楚卿尘这才抬起头,冰冷的脸上浮现一抹无法相信的神色道:“你说什么?”

季疏自嘲地笑了一声。

面对着这样重大的事情,她依旧是如此敷衍的态度。

他已经受够了!

他发誓,以后找女人,如果碰上这种存在,那就当露水情缘。

否则,就不会去招惹这种存在。

抬起头,对上楚卿尘的视线,季疏斩钉截铁地重复道:“我说,我们离婚。”

楚卿尘瞪大着眼睛,揉了揉有些小巧的耳朵道:“你今天没吃错药吧?”

离婚?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要离婚?!

自己如此美女!

如此成功的女人!

而他,什么都不用做,吃软饭就行。

竟然要离婚!

绝对不可能!

脑子有病的人才会提出离婚!

季疏从身边沙发上取过公文包,打开,取出一叠文件,放在身前的茶几上,一脸认真道:“这是我找人公证过的所有家产证明,我没有拿任何东西。包括,这一年来,你给我钱,一分不动地在银行卡里。”

“银行卡在床头柜地第一个抽屉里。”

“也就是说,我选择净身出户。”

“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广场的民政局见。”

季疏说完,长长吐了口气,站起身,转身就走。

楚卿尘怔怔地看着季疏离开。

原本她还以为季疏在闹小脾气。

自从认识一年的时间以来,对方似乎从未闹过小脾气,可她也不准备给他机会。

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还很普通。

自己这种级别的存在能够看中他,并且和他结婚,可以说,这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

开了这个开端,以后很可能他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得寸进尺!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要离婚!

楚卿尘心里有些慌。

可她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总裁,早已经修炼了一个不动神色的功夫。

一直到季疏到门口,没有回头的迹象,她才出声道:“你现在把文件收回去,我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否则,你走出这门,我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

“你要清楚,以我的条件,你这样的,我可以找一大堆。而你想要再找我这样的,完全没有可能。”

季疏脚步停在房门口。

回头看了一眼一脸阴沉的楚卿尘,季疏摇了摇头,没有回应,快步离开。

楚卿尘失神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门口。

他来真的!

这个自一年前认识并闪婚,连在自己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声的男人,竟然来真的!

要和自己离婚!

秘书正抱着文件进来,见楚卿尘如此模样,很是震惊。

从未见过她如此模样!

秘书关切地问道:“总裁,你没事吧?”

楚卿尘这才回过神来。

颓然地靠在椅子上,楚卿尘双手十指插入一头漆黑的秀发里,沙哑着声音道:“没事,把文件拿过来吧!”

秘术这才快步上前,将文件放在她的桌子上,然后离开。

楚卿尘翻开文件,啧了一声,又将文件合上。

将座机移了过来,楚卿尘修长的手指头在座机上飞快地按了几下。

电话很快接通。

对面传来一慵懒的年轻女子声音道:“宝贝,你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

季疏离开京北大厦,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出租房,将行李箱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就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季疏下意识地快速拿起电话。

手机上显示的是“便宜爸爸”字样。

季疏苦笑了一声。

自己竟然会妄想她会打电话过来做最后的挽留,真是可笑!

脑海里浮现一年前,自己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这具身体里,茫然地站在路上昏死过去,最终被楚卿尘救走,并且开始闪婚的场景,季疏心里非常沉重。

原本他以为楚卿尘会是自己的真命天女。

所以,没有穿越者外挂,他也没有多少难受。

谁知道,闪婚之后,这个高冷美女总裁老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班。

好不容易一个礼拜回几次家里,也是倒头就睡。

碰一下她,她立马大发雷霆。

就连自己便宜爷爷病逝,她也没有时间参加葬礼。

看着屏幕上震动的名字,季疏摇了摇头,按下接通键道:“舔狗不得好死,该死心了!”

电话里传来一沙哑的男声道:“儿子,你爷爷的遗物已经清理出来了,其中有一个书包是你小时候想要的。但是,那个时候你爷爷不舍得给。如今人没了,这书包就给你了。”

季疏这才道:“我马上过来。”

坐着长途汽车赶到便宜爸爸的住处。

便宜爸爸将一书包递给季疏道:“就这个,有印象没有?”

书包呈现军绿色,线条周围是黄色,最外面还用红线秀了一个女人的身形,颇有一种上世纪六七十年年代的质感。

季疏脑海里涌现一股陌生的记忆。

季疏道:“记得,这是爷爷当兵时的书包。高中的时候我向他讨要过,用了几天,他心疼得要死。”

便宜爸爸也会心笑了起来,一脸缅怀道:“是啊,你爷爷对这书包老珍惜了。据说,这是他年轻时参军打仗的时候,当地一个小姑娘送给他的。但是,部队里管得严,两人没有结果。对了——”

便宜爸爸步履蹒跚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木制陀螺,递给季疏道:“就刚才,我还找到了这个!”

“你小时候玩过的陀螺,你爷爷给你做的。你虽然扔掉了,但是你爷爷都给你留着呢!你爷爷,是打心里爱着你啊,儿子。”

季疏接过玩具木制陀螺,把玩了一阵,装进书包。

书包足够大,装下去绰绰有余。

之后,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休息了一会儿,季疏便在便宜爸爸的护送下赶往汽车站。

坐上汽车,看着便宜爸爸那满头白发,季疏鼻子有些泛酸。

穿越过来这个平行世界都市一年了。

家里的老父老母估计都伤心死了。

眼前的老人,若是知道他儿子也换了人,不知道又会如何伤心?

季疏挤出笑容,沙哑着声音道:“爸,等工作稳定下来,我就来接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