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凶案现场
  • 特殊现场清理师
  • 黄金三章
  • 2078字
  • 2022-04-03 16:35:17

平行世界。

榕城花园小区。

进入房间,沈令东便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了。

凌乱的房间,仿佛经历一场激烈的搏斗一般,地板、墙壁,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溅上血迹,尤其是厨房的情况更加地严重,水池中还残留着一些内脏碎片。

难以想象,在这里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不是看到散落在垃圾桶旁边的鸡毛,沈令东还以为这里是命案现场。

根据委托人的介绍,他老婆刚刚生完小孩正在医院,他特意从市场买了一只活老母鸡,准备给老婆熬一锅鸡汤。

因为没有杀鸡的经验,一刀下去,不但没把鸡砍死,还让它跑了。

那只鸡耷拉着脑袋在房间乱跑,弄的厨房和客厅都是血迹,满地狼藉,最后那只鸡因为失血过多死亡,才被摁住。

委托人因为着急给老婆送鸡汤去,而且明天就要出院了,没有时间收拾,只能找一个保洁来清理一下。

和沈令东谈好价钱之后,委托人先行离开,沈令东也开始了清洁工作,如果他想的话,完全可以根据现场痕迹,还原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厨房虽然乱,但墙壁都是瓷砖,清洁十分的简单。客厅的大白墙面上的血迹清理起来就有些困难,又费力,又费时。

如果不是急用钱,他宁愿接三单,也不愿意做这一单。

他也并不是心甘情愿做这一行。

他本来可以当一名警察,他当初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东江市刑警学院。

在沈令东上大学后,母亲拉拢了一些自己的姐妹,开了一个保洁公司。

三年前,父亲因为杀人罪入狱,已经大三的沈令东也不得不退学。

退学后的沈令东便跟着母亲管理保洁公司,最近生意越来越不景气,几个阿姨也走了,还欠阿姨们两个月的工资没发。

虽然不多,但自从父亲出事之后,和家里的亲戚也都没了来往,想要借钱都借不到。

沈令东做保洁这工作,还是挺困难的,很多雇主看到“保洁阿姨”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担心他做不好,基本上都会要求更换保洁。

得知他们公司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大部分也都会更换保洁公司,不过,也有那么一小部分的雇主,对沈令东的服务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沈令东有一点“强迫症”,被他清理过的房间,异常整洁,甚至连瓶子上标签的朝向都十分的统一,屋子中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在清理结束后,已经是下午两点,沈令东知道产妇明天就会回家,担心空气清新剂中的乙醚和香精会对产妇和新生儿产生危害,便只打开了门窗进行通风,让自己使用的一些化学用品尽快的消散掉。

还特意提醒委托人,自己使用了一些化学用品,让他回家后,也要多通风。

本来委托人可以直接转账给沈令东,沈令东就可以直接走了,但是委托人非要等他回来,当面结款。

沈令东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还不是担心自己偷东西,做保洁被误解的事情时有发生。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委托人才回到家,在一番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后,才结款让沈令东离开。

沈令东下楼之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应该是接不到单子了,今天的工作也只好先到这里了,只能先回家。

来到小区门口,沈令东看见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对着一名中年男子在说些什么,出于好奇,沈令东故意从警察身边经过。

一名年轻警察轻轻拍拍中年男子的肩膀,安慰说道:“没事儿,找个保洁,多给点钱,好好打扫一下,还是有人愿意住这样的房子的。”

沈令东听见了“保洁”两个字,看了一眼时间,随即上前对着中年男子问道:“请问需要保洁吗?”

“命案现场,你能清理吗?”年轻警察在旁边说道。

“命案现场?”沈令东转过头看向那名警察。

年轻警察仔细打量着沈令东,确认一番,忽然皱起眉头,轻声的询问道:“沈令东?”

沈令东此时也看清了年轻警察的相貌,这名警察正是自己在刑警学院的同班同学赵小飞,沈令东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小飞,随后摆了摆手,说:“你认错人了。”

随后又看向中年男子,接着说道:“对不起,命案现场清理不了。”

说罢,转身准备离开。

他很抗拒和之前的同学见面。

赵小飞连忙拉住沈令东,“你胸口的工牌写着你的名字呢。”

沈令东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胸前的工牌,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自己为了让公司看起来更加正规一些,让每个员工都要佩戴工牌,没想到竟然造成了自己现在社死的场面。

自从退学之后,和那帮同学早就没了联系,毕竟他们是未来的警察,而自己是杀人犯的儿子。尤其是这个赵小飞,当初处处和自己竞争,如今再见面,身份地位今时不同往日。

沈令东发现躲不过去,回过头,上下打量着赵小飞,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刑警?”

赵小飞点点头,满脸的自豪,“恩,刑警,目前正在参与侦破一起重大命案。同学们都很好奇这两年你都在做什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啊,也难怪,你父亲出了那样的事情,倒是把你给毁了。”

沈令东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如何是好,“刚刚你说的命案现场是怎么回事?”

“哦,两个月前,这里发生这个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刚刚解封了,现场可以清理了。对了,你不是保洁吗,清理命案现场可以多赚点钱。”赵小飞转头看向中年男子,指着沈令东笑道:“这正好有个保洁,你看看能给多少钱?”

“他不是你同学吗?我信得过。正常保洁一次多少钱?”中年男子看向沈令东问道。

“看情况,二百到五百不等。如果是命案现场的话,我想看看现场到底什么样,再确定价钱。”沈令东回道。

赵小飞此时抿嘴笑了起来,“你别说,你的强迫症还真挺适合干这种的工作的。这样吧,你身上有口罩吗,我们一起去案发现场看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