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姝棠不同归
  • 兰陵娘子
  • 1554字
  • 2022-01-30 00:00:10

自从我那次高烧昏厥后,谢棠对我似乎比往常好了许多,他时常来我屋中饮茶,看向我的眼神总带着几分殷切与期盼,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臣女这里的茶好喝吗?不过是去年的陈茶,太子殿下也饮得这么津津有味?”我跪在蒲团上,对外室的谢棠说道:“太子殿下还要在这里呆多久,难不成今晚还要在我这个下贱娼妇的院中安置?”

“姜姝!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他忽然走了进来,“他们胡言乱语就算了,你为何要如此贬低自己?”

“胡言乱语么?原来你也知道啊……既如此,那你为何还一口一个娼妇的叫我……”我望向他,情绪在一瞬间爆发,手中的佛珠被我扯断,噼里啪啦散了一地。“谢棠,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恨你,恨你的父皇母后、恨你的皇爷爷……更恨……”我自己……

我从蒲团上爬起来,掐住了谢棠的脖子,“我姜家做错了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为什么!”

我看向他,发现他的眼圈也是红红的,谢棠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抱住了我。感受到他的触碰,我僵了一瞬,但随之而来的是手上力道的加重,我就这样掐了很久,谢棠的面色由最初的红润到惨白,最后整张脸变成了发涨的青紫色。他其实有机会摆脱我的,我早已武功尽废,他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我推开,可他却只是轻轻的抱着我,仿佛我是什么珍贵稀罕的宝物……

最终还是门口侍卫发现了不对,他们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将我摁在了供奉佛像的茶案上,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看见那尊观音像正悲悯的看着我,多可笑,她若是真的可怜我,为何不能保佑我姜家平安,为何要让我姜家上下三百二十五口人魂断异乡?

“快来人,侧妃疯了!她要杀了太子!”

话音未落,说话的侍卫就被谢棠打了一巴掌,“都给我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

他几乎踉跄的爬到我身边,将我揽在自己怀中,替我擦去泪水,“别哭了……别哭了……”

“查到了?”

谢棠没说话,我却已经了然于心。

他果然已经知晓了我父兄并未谋反,这一切不过是圣祖皇帝早就布下的一盘棋,我与他皆是棋子,圣祖皇帝生性多疑,他在位时我父亲便活的小心翼翼,生怕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可尽管我们如此小心谨慎,他们心中的疑虑忌惮却从未少过半分,因此在姜家军大破北凉军队,北凉王军签署了那为期三十年的休战条约后,景沅帝便开始着手完成先帝未完成的事了。他把我召进皇城,让我做谢棠的妃子,终其一生都困在这皇城之中,然后又以反叛之名斩杀了我的父兄,可偏偏留了我一条命,用以制衡姜家剩余的残兵。

我脱力般倒在谢棠怀中,眼中早已经失去当年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恨意,我掐住谢棠的手臂,尖锐的指甲直接扎进他的肉里,谢棠却一声不吭。

他明明都知道了,却不肯还我姜家一个清白,是啊,毕竟他是太子,他总要登上那堆满了尸骸的皇位的,又怎么肯为我姜家正名?

我咬着牙,字字泣血:“佛说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离合既循环,忧喜迭相攻。他要我们洒脱淡然的接受这一切,可惜,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佛,因此我无法接受,所以谢棠,小心些吧。若是让我得到机会,我姜姝必会倾覆整个谢氏王朝!”

“姜姝!。”他捂住我的嘴,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他压低了声音,“你在此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一字不差的通过薛娇娇传到我父皇那里,所以姜姝,不要再说了!”

“你瞧瞧,你瞧瞧,我竟没想到连薛娇娇都是你父皇的眼线……谢棠,你这个太子做的可真窝囊!”我双目赤红,手上又加重了力道,有鲜血顺着我的指缝流下,散发出淡淡腥甜。

他似是没有感觉到疼痛,微凉的唇贴上我的面颊,动作极近温柔,谢棠贴在我耳边呢喃,“姜姝……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我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互相依偎在佛堂的茶案下,香炉中的檀香还在燃着,有烟袅袅升起在屋内盘旋又消散,窗外是薛娇娇的啼哭声被门口的侍卫打断渐渐小了下去。我被谢棠紧紧的搂在怀中,或许只有在这种时候我们才能抛开身上的枷锁,获得片刻的安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