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姝棠不同归
  • 兰陵娘子
  • 1672字
  • 2022-01-25 13:26:42

大婚前日,尚衣局送来了我的嫁衣,织金彩凤,万般尊崇。我望着那嫁衣,心头没由来浮上一丝喜悦,明日我便要嫁给谢棠,成为她的太子妃。

可想起远在西北重伤未愈的父亲,我又忍不住难过。与北凉那一战,何其惨烈,西北大营十八万人几乎全军覆没,我兄长在那一站中失去了一条手臂,父亲被连刺三剑,月余前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来,而我也被废了一身武功,真真成了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弱女子,但我又很庆幸,因为姜家军在西北,所以北凉的三十万铁骑都不曾越过玉门关半步,大昭的国土在我们的守护下,一寸,都不曾少!

“将军,您哭什么啊?明日就是您和太子殿下的好日子了啊!”说话的是皇后娘娘拨给我的侍女寸心,她指着那套嫁衣,满心欢喜:“今日虽还叫您将军,可明日您就是实打实的太子妃了!”

变故发生的猝不及防,谢棠推门而入,身旁还跟着一个妙龄女子,那女子杏眸柳眉,肤若凝脂,身材标志,的确算的上是个美人儿。

“太子妃?她不过是个侧妃罢了。正妃自然是本殿的娇娇儿。”谢棠大手一挥,有内侍端走了原本放在我屋中的那套正红色嫁衣,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偏粉色的嫁衣。

自古婚嫁,正妻着红,侧室着粉。

“谢棠,你什么意思?你要我做妾氏吗?”我不可置信,那道圣旨上写的明明白白,姜家女姜姝,封太子正妃。

“让你做妾氏都是便宜了你,你不是自诩清高吗?如今本殿就要告诉你,你这只鹰在皇城中不过是落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谢棠掐住我的脖子,附在我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廓上,却使我通体生寒:“姜姝,当年我对你那般情深义重,可你始终把我看做一个笑话,如今风水轮流转,在本殿手中,你觉得你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吗?对了姜姝,不要妄图逃回西北,告诉你吧,如今的西北已然是我的囊中之物……”

听到谢棠的话,我的心渐渐凉了下来,这件事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是啊,父兄重伤,我因一纸婚约离了西北,他这个自小长在西北在营中又颇有威望的皇太子,自然顺理成章的接手了西北大营,只怕是连我的父母亲族此刻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了。我嗤笑一声,圣祖皇帝真是好算计……

谢棠走后,我一直处于恍惚之中,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穿上了那套让人生恶的嫁衣,如何坐上了轿子,又是如何通过侧门入了东宫的。

陪着我的依然是寸心,婚房中,寸心替我挑了盖头,摘了钗环,扶着我坐在婚床上。

我与那日的女子也就是如今的太子正妃,宰相之女薛娇娇同一日入门,依照规矩,今日谢棠应是歇在正妃房中的,而我这个侧妃,也只配在这个幽深的小院中,独守空房。

变故发生在后夜,那时的我已经沉沉睡去,房门却被人推开,我撩开帷帐,却看见谢棠满身酒气的站在我的床前。

我本就有气,看到谢棠如此行径便更加恼怒,“做什么,耍酒疯吗?”

他没说话,只是欺身压了上来,谢棠扣住我的肩膀,把我紧紧的搂在怀中,微凉的唇瓣轻轻贴了上来,他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我的后背,攻势也愈发凶猛,似是想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我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下意识的双手环住谢棠的脖颈,“谢棠……别这样……”

而谢棠仿佛才回过神来似的,一把将我推翻,他猩红着眼,怔了一会儿才道::“怎么是你?娇娇儿呢!”

我踉跄的坐直身子,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我抹了把嘴,“自然是我,太子殿下以为是谁?”

“本殿还以为是本殿的娇娇儿呢,怨不得滋味如此让人生恶!”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清晰的看到了谢棠脸上的厌恶,那种情绪我再清楚不过,与父兄在提起北凉军队时,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我故意激怒他:“没想到殿下与臣女也有心有灵犀的一天啊,殿下嫌弃臣女滋味不好,殊不知臣女亦是。”

这下轮到谢棠暴怒了:“什么意思?”

“当年殿下频频向臣女示好却被臣女多番拒绝,不知道殿下还记不得了。”我攀上谢棠的肩头,用了平生最妩媚的语调,“臣女早就有心上人了,殿下难道不知吗?他啊,可比殿下温柔多了……”

“砰”!紫檀木的桌面被锤碎,谢棠拂袖离去,我呆呆的坐在床沿,寸心进来,她怯生生的看向我,“侧妃……您没事吧?”

“无事……我有什么事?明明……是我赢了……”

“可是……您在哭。”

“是吗?”手指抚上脸颊,果然摸到了满手的湿润,“那便就是在哭吧。”

如今的我是河心丢了桨的小舟,前往何方,也从来都由不得我做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