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姝棠不同归
  • 兰陵娘子
  • 1442字
  • 2022-01-25 00:00:16

我踏入皇城时,圣祖皇帝驾崩太子登基,谢棠由皇太孙被册封为皇太子。不过一月有余,国丧还未过,而我也带着一身的伤病被册封为了太子妃,这一年我二十岁,是军中赫赫有名的女将军。谢棠二十二岁,是大昭的皇太子亦是朝堂未来的主人。

我与谢棠的婚期定在九月,陛下的意思是国丧一过,立刻成婚。

说起来我倒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要嫁的人是谢棠,而不是他五个兄弟中的其中一个,孤身一人在这皇城中,与谢棠年少相识的情谊总让我觉得是份慰藉。

但与谢棠多年后的一见,却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看着如今的谢棠有些恍惚,眼前的男子身着织金玄袍,头顶玉冠、面容冷峻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爱穿月白色衣袍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郎了。

两两相望,还是谢棠先开了口,“姜姝,见到本殿还不行礼?”

我有些错愕,不太相信这话会是眼前的谢棠说出来的,“什么?”

“姜姝,见到本殿为何不行礼?”谢棠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他蹙着眉,有些厌烦。

“姜姝,拜见太子殿下……”我几乎是咬着牙,心中的那点儿慰藉在此刻都化作了过往云烟,我心中清楚,谢棠这般对我是有缘由的。在西北的那三年,他被我父兄,被营中的兄弟们捧着,唯独在我这儿处处碰壁,三年时间我一直对他冷眼相待,甚少对他展露笑容,他是多么尊贵的人啊,在我这儿却频频遭受冷眼,就连他要离开西北的那天,他拿着那枚当年没能送给我的镯子想要再次赠与我,却被我关在门外淋了满身风雪。

他的性子一直都是极好的,虽然我对他从没有过好脸色,但他也很少对我发脾气,那次是他第二次对我发脾气。

谢棠:“姜姝,你开开门,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抵在门上,声音有些哑:“有什么话在门外说就好了,我并不想见你。”

“皇爷爷召我回皇城,明日就要出发了。”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期盼,“我一直有样东西想要给你,但又怕你明日不来送我,这样东西就给不了你了,因而大着胆子来找你,希望你能收下它。”

“你猜对了,我明日是不会去送你的。”我打开房门,看到他立在庭院中,肩头满是白雪,“要给我什么东西?”

他从怀中拿出了那枚荷包,“早些年就想给你的,可惜当时你惹我生气了就没有给你。”说着说着,他似是有些羞赧,耳朵尖儿都是红彤彤的。

我没说话,打开了那枚荷包,里面是一枚凤血玉镯,成色、水头都是极好的。

“皇太孙就是想给我这个?”我把那枚镯子随手一抛,玉镯摔到青石板上,应声而裂,碎成了几块,“皇太孙也太瞧不起我了,这样的镯子也想送给我?真以为这三年的时间咱们就是朋友了?若不是我父兄都护着你,我连多看你一眼都是不肯的。您是皇城圈养的鸟,我是草原翱翔的鹰,咱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姜姝,你果然没有心……”谢棠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眼角的薄红愈来愈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生气,不过我却并不后悔。

谢棠走后,我将那枚摔得七零八碎的凤血玉镯收了起来,我知道这枚玉镯的来历,自从谢棠第一次想把它赠与我时,我就知道。

大昭婚嫁有一传统,若是一男子认定了哪位姑娘,便要将他父亲送给母亲的定情信物转赠给他心仪的女子,等到以后二人有了孩子,再把这件东西拿给自己的孩儿,让他转赠给自己的意中人。

传闻,当今太子与太子妃的定情信物乃是一世间罕见的凤血玉镯,而当今太子虽有五个儿子,可真正与太子妃生下的孩子不过两女一子,谢棠,便是那一子。

因此从那时起,我便知晓谢棠的心意,不过草原的鹰就是草原的鹰,草原的鹰只能在草原的蓝天上飞,入了皇城,便只能折了羽翼,做那笼中雀。

姜姝,不愿做笼中雀。

因而,我必须让谢棠厌恶自己。

不过可惜,我三年的苦心经营,终究还是抵不过一道圣旨,草原的鹰终究被折了翅膀,做了笼中的金丝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