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姝棠不同归
  • 兰陵娘子
  • 1514字
  • 2022-01-23 16:36:16

“噼啪”!油灯里的烛芯爆开,印得火光明灭不定,弯刀的寒光返照在我脸上,我知道此时的我必然是万分狼狈,一个被赶出东宫又太子极其厌恶的侧妃,在睡梦中被人堵在了城郊的破庙里,自然不会风光到哪里去。

“怎么?就因为我打了薛娇娇,太子爷罚了我二十大板还不满意,还要把我这条贱命一并收下吗?”我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子。

说起来有些可笑,眼前这身穿玄色织金长袍腰箍嵌玉革带,脚踩云纹官靴长身玉立、眉目如画的男子,正是我那便宜的太子夫君。可惜了,堂堂大昭最是英姿飒、风流倜傥的太子谢棠,却有一个我这样被大昭臣民所耻笑的不堪侧妃。

我坐直身子,微微扬起头,用那双枯黄甚至有些发颤的手替自己梳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发髻。姜家的女儿虽落魄了,但该有的气节总还是在的。

谢棠看见我的动作,嘴角溢出一声嗤笑:“姜侧妃这还是……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

我咬着牙,反讽道:“总不敌太子殿下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来的好。”

谢棠面上青一阵白一阵,横在我面前的弯刀也忍不住抖了起来,“好……很好!我竟不知道姜侧妃如此伶牙俐齿,可见姜铭轩真的是不怎么注重儿女的教养,才养出了你这个么不知廉耻的下贱娼妇,还有你哥哥这么个乱臣贼子,累的姜家得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谢棠!”我暴怒而起,他手中的弯刀躲闪不及,在我颈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我哥哥不是乱臣贼子,他是被你们诬陷的!谢棠你去查啊,你去查啊!!”

我梗着脖子,每说一句话颈上的伤口被拉扯流出的鲜血就更多一些,谢棠咒骂一句,抬手捂住了我颈上的伤口,“你想死不成?你难道不知姜家的人都死绝了,你是最后的活口了吗?!”

寒意遍及全身,唯有眼眶中的泪水是滚烫的,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行刑之时,是太子妃押着我在刑场逼着我看了整整一个下午啊……”

谢棠有些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姜姝,你活该!”他仍在咒骂我,不过这一次他叫我姜姝。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自从我嫁入太子府的那天起,他一般叫我“姜侧妃”或者是“娼妇”……

我有些恍惚,似是又回到了在西北的那些年,我在马背上驰骋,看的最多的是西北的草原和天空翱翔的烈鹰,彼时的我还是西北将军最小的女儿,军中人人称赞一身傲骨不肯摧折的姜家女郎,而不是如今困在这偌大皇城中,被规律束缚,折断了那翱于天际的翅膀,困在笼中的鸟儿。

“你想死吗?姜姝!”谢棠撕下一块衣袍,为我缠在颈上,他捏住我的脸颊,迫使我不得不抬起头看向那张我最是厌恶的脸,恶狠狠的对我说:“你如果想死本太子成全你!”

我仍旧在哭,不过这一次眼神异常坚定,“成全我吧,谢棠,让我死。”

他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眼角泛起薄红,“姜姝,你疯了……”

“别叫我姜姝,姜姝早就死了。”死在北凉与大昭的那场恶战里,是的,自己应当死在那场战争里,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总比如今困在这皇城中成为权势的牺牲品、沦为整个大昭所耻笑的下贱娼妇好……

“姜家有女,其名为姝,色艺双绝,可堪后位。”我痴痴的笑了起来:“圣祖皇帝临终前说这话不就是为了让我嫁给大昭的太子,用以制衡我姜家吗?太子……让我嫁与太子……可见只要是太子,我嫁给谁都无所谓,从始至终……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你们谢家防着我们姜家,想着法儿的夺我父亲的兵权,可你们不知道啊……我们一家子只想做个纯臣啊……从未有过反叛之心啊!”

“姜侧妃疯了,带她回东宫!”谢棠不肯再听我说话,让人将我捆了,又带回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小院。

我其实很不明白,如今的我没有了姜家,在这个偌大的皇城里我只能算是一个弃子,可谢棠却还是保下了我的性命,留了我侧妃的名头,他把我赶出府,却又威胁我把我带回东宫,他成日咒骂我,却又不肯让我赴死,或许是有什么地方还用得着我吧,毕竟他是厌恶极了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