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陈韵娴心中的刺痛,我误会他了

  • 邻家姐姐似繁花
  • 李知漫
  • 2046字
  • 2022-04-16 00:01:38

刚才,甘婷梅的话,让陈韵娴还是没有能够太反应过来。

李知言,手术……

不管如何,李知言在她的心中终究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存在。

不管李知言做过什么,她的心中都绝对不希望李知言和手术或者是医院这样的词语联系在一起。

她的心中,终究是深深地宠溺着李知言。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在她的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

“好了,小言,哭什么。”

“你一个男孩子,不能随便哭的。”

说着,苏丽质的心中却是更加的心疼了几分。

她如何不知道李知言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多么的脆弱的人。

最近这么喜欢哭,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想想她的心中就是一阵心疼。

“对不起姐,你的腿那么不方便,我还要你照顾我。”

想到苏丽质这么的不方便却还要照顾自己。

李知言的心中情不自禁的觉得很难受。

他搂着苏丽质的腰的手又是用力了几分。

李知言和苏丽质的心里都很疼。

虽然二人认识对方不久,但是在对方的心中已经是留下了深深地烙印。

“说什么呢……”

“虽然我走路不方便,但是比起来那些坐在轮椅上的好多了是不是。”

“我只是走路有一点点跛脚,我掩饰一下还看不出来呢。”

“弟弟生病了,姐姐不照顾怎么行呢。”

“你放心吧。”

“姐姐虽然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在你生病的时候,绝对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

感受着李知言手臂上的力道和温暖,苏丽质的心中也觉得很暖很暖。

她很喜欢这种感受。

“好了,别哭了,跟个小孩子一样,那么多人呢,看着让人笑话。”

苏丽质的脸有些红,现在的她穿的百褶裙,被李知言给搂着腰。

真的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心跳也很快。

“嗯……”

李知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绪。

最近的自己,确实情绪有些失控,这样的自己,自己都不是很喜欢了。

“姐,你的心跳的好快。”

苏丽质没说话,俏脸却是更红了。

急忙的岔开了话题。

“先回病房吧,我给你买点吃的。”

“现在到饭点了,不方便做饭。”

“先凑合一下,后面你想吃什么和姐姐说就好了。”

“姐姐会帮你做的。”

“反正这儿离家也不是很远。”

“待会热了,可别晒着了。”

苏丽质对李知言的照顾可以说是细致到了极致。

似乎是所有的点,她都能够想得到。

二人来到了病房,她开始忙碌起了病房里面的事情。

看着那忙忙碌碌的苏丽质,在李知言的心中。

更是真正的将苏丽质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

这一辈子,无论如何,自己哪怕是拼了命。

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姐姐……

“小言,你先躺在这好好休息,乖乖地不要乱跑。”

“姐姐去给你弄点吃的。”

就像是交待一个小孩子一样的交代了李知言一会以后,苏丽质才离开了病房。

这让李知言的心中觉得有些无奈,却又是很温暖。

没多久,苏丽质带着一份很清淡的午餐回来了。

“我不知道应该给你买点什么。”

“不过我觉得大概做手术的时候应该吃的清淡一点。”

“所以,这些你看喜欢吗,不喜欢姐姐再去给你买。”

听着苏丽质那极其纵容的话语,李知言急忙摇头。

他听得出来,不管自己的要求再过分……

苏丽质都会不厌其烦的用极限的耐心来满足自己的要求。

可是,自己的心中怎么舍得苏丽质拖着不方便的身体来来回回的折腾。

“姐,你买的东西,最好吃了。”

李知言接过了苏丽质买的饭。

看着那吃得很香的李知言,苏丽质不由得伸出手摸了一下李知言的头。

“小言,你先吃,我去打个电话,请个假。”

“嗯……对了,姐,不要说我手术的事情。”

苏丽质看了看李知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

“嗯,放心吧。”

……

苏丽质来到了门外,拨通了组长的电话。

那头也是有些为难。

“荔枝,你请的假太长了,这样吧,我帮你问问总监,我们设计部最近缺人。”

苏丽质嗯了一声,等着回复。

而组长很快将消息给报到了总监那边。

很快的,请假批准的消息过来了。

这让苏丽质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时间。

自己可以好好的照顾心心念念的弟弟了。

而在设计部,新来的总监拨通了陈韵娴的电话。

这个时候的陈韵娴还是没有能够太回过神来。

她的心中不愿意相信,需要动手术的是李知言。

李知言得了什么病,一些可怕的疾病,她的心中可以说已经是不敢想象了。

不会是小言吧。

陈韵娴在心中不断的祈祷着。

“陈总……”

“刚才,有个员工请假。”

“一个星期,我准了。”

总监的声音很小心,徐志海被开除以后,他临时接任。

他可以说是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他的心中很清楚。

徐志海的离职和李知言和苏丽质是有直接关系的。

所以关系到苏丽质,他还是决定给陈韵娴报告一下。

“这点小事,还要跟我报告?”

“请假的人是苏丽质,她说家里有亲人要做手术。”

“我给批了。”

“我知道,她和您的关系,好像是不太寻常,我怕做错什么,所以给您报告一下。”

陈韵娴也明白了为什么新一任总监要和自己说这个。

“我知道了……”

“你做的不错,回头有事再和我报告。”

电话那头,传来了如释重负的回答。

“我知道了,陈总,放心吧。”

挂掉了电话。

陈韵娴感觉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

亲人做手术,在这里,苏丽质哪有什么亲人。

如果说之前甘婷梅说的名字只是巧合,但是苏丽质请假就坐实了李知言的病非常的严重。

之前,他和自己说的身体的问题,自己根本没有相信。

自己好像是深深地误会了他。

最近,他到底受了多少的委屈,却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是怕自己难过吗。

一时间,一种刺痛的感觉在陈韵娴的心中开始涌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