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三十六.
  • 吾光传
  • 啥快递
  • 1364字
  • 2022-04-18 08:39:56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宫中,李乐婉与小玉正在外面溜达,李乐婉身披大衣,吐蕃越来越冷了。

二人正在鱼塘赏鱼,李乐婉抓了一把鱼食扔进了池里,鱼儿马上就蜂拥而至,争夺着食物。

“哟哟哟,文成公主不在屋里暖着,跑到这儿作甚?”这时,那边传来一道声音。二人看去,只见走来的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丫鬟。

那女人走到李乐婉跟前,看了眼池塘,道:“喂的是什么东西,把我的鱼儿喂死了怎么办?”说罢,一巴掌打翻了李乐婉手里的鱼食。

“你!”小玉直接气了,想要动手。李乐婉拉住她,上前一步道:“您是正妻没错,我承认,我是妾,我也认。但你没有那个能力对我动手。”

“我没能力?我堂堂吐蕃王后没能力?可笑。”王后姜氏道。

“我乃大唐公主,如果说大唐与吐蕃结亲是两根绑在一起的绳子,那我就是那绳结。你都我,绳必断。”

姜氏一听,自觉认栽。道:“哼,好,你行!以后有你好受的!”说罢,姜氏离开。

“哇,公主你刚刚好霸气呀!”“咳咳。”李乐婉突然咳嗽。

“公主您没事吧?”小玉扶住李乐婉。李乐婉张开手只见手心有一滩血。

“公主,您怎么咳血了?”“没事,没有大碍。”李乐婉捂着胸口。

“这还没事?都咳血了!快回屋。”小玉急忙把李乐婉带去屋子。

远处,这一幕恰好被松赞于木看见,松赞于木似是想到了什么,马上走了。

晚上,夜很冷。

“咚咚咚”,这时,有人敲门。小玉跑去开门,只见是松赞于木,他站在门口,提着一个箱子。

“王子殿下。”

“你家公主在吗?”松赞于木问。“哦,她在里面。”“小玉,是谁啊?”李乐婉问。

“那我可以进去吗?”“不不不,不行。公主在洗澡,不方便。”小玉拦住。

“小玉,让他进来吧。”

松赞于木一听,马上走了进去。李乐婉走了出来,裹着浴衣。

“王子殿下,夜已深,何事?”李乐婉坐下问。松赞于木把箱子放下,道:“我知道你是我父亲的妾妻,但你的年龄其实和我差不多,所以……我还是叫你的名字吧。”

“嗯,可以啊。”李乐婉道。“王子殿下,你有什么事,说快点。”小玉道。

“哦哦,有。”说罢,松赞于木打开箱子,道:“我今日见你咳血了,这些都是我找人给你送来的,但是补血补气的好药,你多喝点。”

“王子殿下一片好心,我心领了。”李乐婉站起来道。“但是我要休息了,还请王子殿下移步。”

松赞于木一听,不好久留。道:“行吧,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说罢,松赞于木离开了。

李乐婉对小玉说:“把那些都收起来吧。”“公主,这些都对你没有用,干嘛不还给他?”

“那怎么行,再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留着吧。”“好吧,那就收起来。”小玉将药放进了柜子里。

“公主,这王子也是的,你这病都跟了你23年了,根本治不了,他竟想单凭这些。”小玉道。

“还有,这个王子不安好心。”“怎么说?”李乐婉问。

“你看,他是姜氏的孩子,按理他得叫你母亲,但他非要把你与他当同辈,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喜欢你。”

“啊?你这什么鬼逻辑。一个同辈人当你母亲,你能受的了?”

“不不不,我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哎呀,睡觉了。”李乐婉一把捂住她的嘴。

翌日。

“关中!关中!”冯玉满宫找着他。这时,松赞干布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今早起来不见关中,发现他把行李都拿走了。我担心……”

“关中?就是那个与你们一同来的那个?”“是啊。”

“你别着急,我派人找找,只要没出吐蕃,就是时间问题了。”

“嗯,谢谢赞普。”

这时,一只信鸽飞来,落在了松赞干布手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