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二十九.
  • 吾光传
  • 啥快递
  • 1589字
  • 2022-03-12 15:11:37

星空之下,篝火周旁,沈吾光与左右骖乘正在小谈,微风轻拂,火焰舞动。已经是后半夜了。

“簌簌”,这时,远方的草丛传来了响动,左右骖乘立马站起身来,护在沈吾光跟前,三人死死盯着草丛。

忽然,草丛中走出一个男子,一身黑衣,在夜晚确实不会太引人注目。沈吾光盯着他,感觉有些熟悉。

这时,男子停下了脚步。“来者何人!”左骖乘关中举兵问之。“哎哎哎,怎么一上来就舞刀弄枪呢?来,放下。”男子马上开口道,很明显不是来送死的。

沈吾光站了起来,走去放下关中的兵刃,道:“原来是大哥呀,瞧我这记性,多年未见都忘了。”

男子刚出现时沈吾光就觉得眼熟,如今他开了话,更加确定那就是沈云峰。

“害,没事,弟弟现在身担重任,难免会有些劳累,记性不好也是在所难免。大哥我今天来这是传个话。”沈云峰侃侃道。

“有什么屁赶快崩。”沈吾光又坐下道。

沈云峰一听,有些气了,但还是忍住了气,说道:“传其父沈中正之言,我在逻些等你。”说罢,沈云峰消失在了夜色中。

“沈中正?他不是死了吗……”

“将军,他是您哥哥?”关中问。“对,但现在不是了。”

翌日清晨。

众人吃过早饭后,便再次上路了,天气渐凉,如不快些,对谁都不好。

马车内,沈吾光一直想着昨晚沈云峰的话。他说沈中正没死,但是他明明和李玉笙一起杀了他,难道……

“吁——”,这时,马夫停下了车。左骖乘对沈吾光说:“将军,前面有一老妇人倒在地上。”

“老妇?”沈吾光从车内出来,果然看见前面躺着一个人。老妇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我去看看。”右骖乘冯玉请道。

随后,冯玉走了过去,手指在老妇鼻孔掠过,掉头对沈吾光说:“将军,死了。”

沈吾光一听,这可完了,大唐边境死了人,意味着什么?

沈吾光跑过去,端详了一番,见老妇胸口有穿痕,再看血液及皮肤,差不多死了一天。

沈吾光猛得站起,道:“冯玉留下,关中跟我走。”“是!”说罢,分头行动。

李乐婉从车内走了出来,小玉随着,问:“前面怎么了?”“禀公主,将军只是去前面侦查,没有什么危险,外面凉,公主还是请回吧。”

冯玉道。

“公主上车吧。哎呀,他能有什么事,人家九品高手在哪不是个人物?”小玉道。李乐婉望着前方,叹了口气,走进车内。

沈吾光与关中朝前走去,片刻后,听见了前方的叫喊声。

“快走。”

“快点。”

“跪好了。”

“……”

二人躲在了树后,前方是一个村子,不大,但人很多。

“他们怎么被绑起来了?是村民吧?”关中问。“嗯,你看那些人的服饰,很明显不是中原人,应当是……吐蕃。”沈吾光异常震惊。

“吐蕃?吐蕃人怎么跑这儿了,还抓这么多人,朝廷不知道吗?边防军干什么吃的!”关中十分气闷。

“这个村子附近没有边防军。”沈吾光道。“没有?”“这里是边疆没错,但边防军驻守在荒地,就算巡逻也巡不到这里。”沈吾光说。“那这些吐蕃人又是怎么进来的?总不会是打进来的吧?”“那倒不可能,但……或许是他们收买了我们的人。”

“啊?那也太危险了,将军,上报朝廷吧。”关中说。“嗯,你马上回去写信,我混进去看看。”

“太危险了。”关中担心。“国家大事才是大事。快去。”

“好吧,将军小心。”说罢,关中朝回跑。

村内。

一群村民被绑着,围成一团跪在地上。整个村子被吐蕃人盯着。

一个黑脸大汉鼓着肥大的肚子站在那群村民跟前,道:“你们都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这个村子就是我印罗尼的地盘,你们全是我印罗尼的奴隶,也是我们整个黑雕本的奴隶。如有违命着,一律处死!”

“喂,这么嚣张,你爹知道吗?”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印罗尼急忙转身,只见远处缓缓走来一个人,手提长刀,十分潇洒。

“你是何人?你怎进来的?”印罗尼有些发慌。外面可是布置了好几个兄弟。

“在下沈吾光,路过此地正好碰见你在‘工作’,本来不忍打扰,但现在,这‘工作’属实让我感到不满。”

“沈吾光。好,爷爷我今个记住你了,你虽然杀了我几个兄弟,但我这个人心胸宽大,不与你计较,现在滚,饶你不死。”印罗尼放狠话。

“是吗?那我要是管到底呢?”说罢,沈吾光提刀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