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二.
  • 吾光传
  • 啥快递
  • 1409字
  • 2022-03-09 14:19:38

泷沙,赵府。

“不行!这太危险了。”赵龙河拒绝了沈吾光的意见。

“二哥的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只有以我为饵才能钓到大鱼。”沈吾光说道。

“这……”赵龙河看着沈吾光坚定的眼神,一时难下抉择。

“孟老,您有什么办法?”赵龙河问孟老。孟老全名孟芸,年过半百。此时听到赵龙河的问题,她缓缓抬起头,道:“老奴听少爷的。”

赵龙河见孟老没有别的意见,便说:“行,那就按你说的办。”

“麻烦二哥了。”沈吾光谢了声。

“没事,都是自家兄弟,就算死,有二哥陪着!”赵龙河拍着胸脯道。

“嗯。”沈吾光听着这一番话,心中暖了不少。

“好了,咱们去吃饭,今天晚上带你们好好吃一顿!”说罢,三人走出了府宅,朝街区走去。天空被月色笼罩,晚风吹拂,甚是凉快。

青玉酒楼。

“哟,这不是赵公子嘛,来来来,里面请。欸?这位是……”酒楼老板看见了沈吾光,问道。

“哦,他是我弟弟,今天刚到这里,带他来耍耍。”赵龙河道。

“哈哈,原来是赵公子的弟弟啊,啧啧,长得可真俊。”说着,那老板娘伸出手想要摸一下他的脸,但是被沈吾光躲开了。老板娘只得转移话题,缓解尴尬。道:“好了,赵公子里面坐。”

三人上了二楼。“二哥,来这儿作甚?”沈吾光问。很明显,他不喜欢。

“弟弟有所不知,这地方,消息量非常大,估计能查出半点东西。”赵龙河十分肯定。

三人坐下后,小二端上来三杯茶。“我去了。”赵龙河说罢,下了楼。

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但沈吾光相信他。

过了一会儿,赵龙河回来了。他坐下后说:“等着看吧。”说完,喝了口茶。

果然。一位儒生走了过来,赵龙河马上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儒生道:“当年李渊率兵攻入长安,五大家族中只有沈家不降。但是凭沈家的实力,他们完全可以逃走一二。但是在家族中有内鬼,里应外合,才导致沈家灭了满门。”

“那你可知内鬼是谁?”沈吾光忙问。

“小生不知。”那儒生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便把手伸出来,向赵龙河要钱。

赵龙河瞥了他一眼,把钱往他手上一放,摆了摆手道:“滚滚滚。”那儒生收起钱拱身谢过后,马上走了。

这时,又有一位老者走来。老者道:“沈家之所以被灭就是因为它不降。如果降了,也不至于这样啊。你看看其他四家,降了后不是好好的。要我说啊,这沈家人都是傻瓜,明明……”

“啪!”说到这儿,沈吾光拍了下桌子,恶狠狠得盯老者,道:“滚!”

那老者害怕了,颤颤巍巍拿走钱,立马走了。

“好了,消消气,等下一个吧。”赵龙河安慰道。

……

又过了好长一会儿,来的人所带的消息基本上一样。

“唉,费了半天劲,就这一条有用的,累啊。”赵龙河躺在了席上。

“孟老,您在沈家待的最久,可知有什么内鬼吗?”沈吾光想到了孟老,问道。

“少爷,要说内鬼,老奴怀疑沈中正。”

“大伯?!您确定?”沈吾光还是不敢相信。

“老奴也不确定,但是那沈中正一直和其他人处于对立关系。据老奴所知,沈中正曾力推其子沈云峰接任沈家族长一位,但一直遭到老爷和你三伯他们的反对,所以一直怀恨在心。所以那内鬼,老奴怀疑他。”

“那他现在身处何处?”沈吾光继续问。

“应该在洛阳。当年你父亲上位后他便带着一家老小迁到了洛阳。”孟老道。

“行,看来得去洛阳了。”

“啥?洛阳!那么远,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赵龙河拒绝。

“二哥,你可以不去,因为和你没太大的关系,但我必须去。”

赵龙河仔细考虑一下道:“得得得,谁让你是我弟弟呢,我这个当哥的不能坐视不理。什么时候走?”

“明天。明天便走。”

“行,那就回家吧。准备准备。”

“好。”

说罢,二人喝完最后一杯酒,离开了酒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