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五.
  • 吾光传
  • 啥快递
  • 1520字
  • 2022-03-09 14:51:11

翌日。李玄霸门外。

“咚咚咚”,李世民敲着李玄霸的房间。“谁呀,一大早吵我,让不让人好好睡了。”李玄霸打开了门,此刻他还正穿着睡衣。

“三哥,你怎么来了?”李玄霸笑着说道。“来,进去说话。”李世民搂着李玄霸走进了他的房间。

兄弟二人对坐于茶桌两面。李世民倒了一杯茶,递给李玄霸,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二哥,你有什么话就说呗,我还要出去练功呢。”李玄霸道。

“大德,你想当全大唐最厉害的人吗?”李世民问。“哈哈,我现在就是最厉害的。”李玄霸说道。

“既然你这么厉害,可不可以帮哥哥一个忙?”“什么忙?哥哥尽管说,我一定全力相助。”李玄霸拍着胸脯说道。

“好!”李世民拍了一下桌子,“那我可说了。”“说。”

“最近父皇身体日益消瘦,掌握大权不会太久,按照古律,会将位置传给长子,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太过迟钝,心地太善良,容易被迷了心窍。这偌大的基业,他能管理好吗?先不说这些,就是那周围的吐蕃、室韦、靺鞨三族,他能管好吗?所以我准备在父皇驾崩,大哥即位时夺权,而这都需要你的帮助。”

“哈哈,就这呀,我可以帮你,到时候分我个丞相就好了。”李玄霸道。李世民一听,心想:“哼,这家伙也太狂了吧,还想要丞相,我要是将丞相给了你,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怎么样?”李玄霸面带笑容。李世民想了下,说:“行,只要兄弟你肯帮我得到皇位,别说丞相,就是那后宫都可以给你。”

“嘿嘿,好好。”李玄霸一脸兴奋。“哼,还想要丞相?找个机会你也得死,必须绝后患。”李世民暗道。

客栈。

“出发吗?”赵龙河问。“走吧。”沈吾光道。

说罢,众人收拾东西离开了客栈,一路南下。

五日后,益州城。

车门前,两辆马车并驾而行。

马车驶进城内,城中人来人往,店铺满门,一片祥和之气。

“前方可是从洛阳来的马车?”这时,有一个人突然拦在马车前面,问道。

赵龙河停下了车,目视着前方的人,一脸疑惑。

“前方可是从洛阳来的马车?”那人又问。

“阁下何人?”赵龙河问。“鄙人张仆射,特地等待洛阳贵宾。”那人道。

“阁下找我等何事?”沈无光从车内走出来问。

“想必这位就是沈吾光沈公子吧,在下是陛下派来的,陛下说要我招待你们。”张仆射道。

“陛下?李渊?”“欸,不可直呼圣上大名。”张仆射提醒。

“这么说,是来杀我的了?”沈吾光拔出了刀,指着他问。

“不不不,公子误会了,陛下根本不想杀公子。”张仆射道。

“不想杀我?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三年前的事,还有那通缉令,以及那不绝如缕的暗杀,如果他真的不想杀我,又为何派李世民来?这一切的一切如何解释?”沈吾光道。

“跟我走,我告诉你们。”张仆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向前走去。

“要跟吗?”赵龙河问。

沈吾光看了看张仆射,深吸一口气:“跟!”

半个时辰后,一处小院内,张仆射停了下来。

“这是哪儿?”后继跟来的沈吾光问。“你自己一个人进来,其他人门外守候。”说吧。张仆射又转身走进了院内。

沈吾光正要进去,孟芸抓住了他说:“此人实力不弱,最少有九品。”“最少九品?这么说很有可能是宗师?”沈吾光大惊。

“不知,进去之后,万事小心。”“嗯。”说罢,沈吾光独自提刀走进了院子。

张仆射带着沈吾光行走于院中,此院虽从外面看不大,但里面十分宽阔。

“我是陛下身边的公公。”张仆射道。“公公,一个公公竟有九品的实力,难以想象宫内是个什么样子。”沈吾光暗道。

走了一会儿,二人来到了后院,只见后院中有一片被藤蔓遮挡着的地方,隐隐约约是个山洞。

张仆射走到藤蔓边说:“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答案。”

说罢,张仆射掀开了一些藤蔓,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大洞深不见底。沈吾光看着那漆黑无比的大洞,心里不禁踌躇了。面对这个自称是李渊公公的张仆射,面对他的一番话,沈吾光不知所措。

当年的事情,以及这所谓的真相,真的会像张仆射所说的“答案就在这里”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