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天上地下再无瓜葛

徐家出龙了

徐墨也没想到,常司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恳请自己,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常老,要不我们先走吧,路上说。”徐墨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有些话也不能在村里说啊。

常司笑着走了过来,拉着徐墨的手,“好,上我车,我们细谈。”

说到这里,常司又看向站在徐墨旁边,跟徐墨有几分相像,不过现在满脸不安的中年妇女。

常司极尽温和的说道,“您应该就是徐墨的母亲吧,感谢您为九州囯培育出这么优秀的人才,我替国家感谢您了。”

张翠兰张大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都想不出来。

她一个干了一辈子活,只为养活这个儿子的农妇,哪里见过这等大人物啊。

常司笑了笑,“走吧。”

一行人直接出了院子,上了外面停靠的车。

外面到处都是持枪的士兵。

没办法,不是常司讲排场,而是不得已。

如果没有士兵维持秩序,万一这些村民看到这么大的领导出现,闹出什么动静就麻烦了。

从常司出现,到上车离开。

出了徐全根在常司刚出现的时候,发出的一声惊呼之外!

院子里再没有出现任何声音。

知道军车和士兵离开之后。

那压抑的气氛才逐渐消散,似乎呼吸也回到了往日的轻快。

有几个老人凑过来,对着徐全根问道,“老徐,你说翠兰家娃是怎么回事,那个大领导又是怎么回事,竟然亲自过来请他。”

徐全根这时才回过神来,感觉到双腿发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徐全根嘴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没多大会,有不少身穿西服官员模样的人冲了进来。

“谁是徐墨的大伯,快,快起来说话。”领头的官,看到坐在地上的徐全根,连忙跑了过来。

徐全根目光呆滞的看着市里的领导。

如果是在往日,他甚至能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可现在万念俱灰的他,只能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领导喜悦的摇晃着徐全根,“你是不是傻啊,你应该知道那位大人物吧?刚才我们也只能在外面等着,等他老人家离开了,才敢进来。”

“我告诉你,你们村出了一条龙,你们徐家有福了,一定要跟徐墨搞好关系,知道吗。”

徐全根听到这里,再也难以忍耐心头的悔恨,哇的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领导吓了一跳,“你再高兴,也不能这样激动吧?”

徐全根嘶哑着嗓音,带着哭腔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徐墨和他母亲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领导惊怒不已,大声吼道,“什么?你说什么?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那可是常司,亲自来你们这里把徐墨请走,你不会傻到不知道徐墨以后的成就吧?”

徐全根只是哭着摇头,懊悔的捶足顿胸!

周围有人叹息说道,“刚才徐家把徐墨逐出了家族,并要求永远不能回村。”

领导瞬间石化,“什么?这你们一个个是不是傻?”

“如果徐墨要回报你们,你们知道你们这群鸡犬也会跟着升天,都能过上好日子!”

围着的村民们,一个个怨怪的瞪着徐全根,“都怪这个刻薄无情的家伙,还扬言说要打断徐墨的腿。”

“哎,徐墨从小到大,都是张翠兰一手养大,连你们奖励徐墨上大学的钱都被这个当大伯的克扣了一半,徐墨不恨死他才怪!”

领导听到这里,再也难以忍耐心头的暴怒,狠狠一巴掌甩在徐全根的脸上,“混账,简直是混账,是不中用的废物!天大的好机会降临到你们头上,竟然就这么不识好歹的轰出去了!”

领导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里。

他知道,徐墨可能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而这里的人也永远再难以跟徐墨攀上交情。

至此以后,天上地下再无瓜葛!

前往东训练部的路上。

常司笑眯眯的看着徐墨,“我只有一句话,只要来我这,任何要求都满足,在我那任何需要也都满足!”

徐墨尴尬的坐卧不安,心里一直在想着该怎么说话,才能更婉转一些。

这个大领导给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个,常老,我实在很抱歉,我……”徐墨每说出一个字,都艰难无比。

常老直接把方池和沈梦洁都轰到了其他车上,让自己孤立无援,完全架不住常老的进攻。

常老听到徐墨的话,眼里闪过一道浓浓的失望。

他知道自己哪怕是亲自过来相请,并许下重利,也没有机会了。

徐墨捕捉到了常老眼里的失望,心里更是不安,“常老,徐墨心里没有东区南区之分,我心里只有九州囯的荣辱安危,我的目标是冲向全世界,让所有敌手俯首!”

此话一出!

常老眼里爆出一团亮彩,随后发出哈哈大笑。

徐墨听到笑声,更是不安了。

好半晌之后,常司才摇头叹息道,“果然是老了,还不如你小子的思想觉悟高,只顾着压其他部队一头,忘记了外界的纷扰,你可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

徐墨连忙拱手道歉道,“常老,您不要捧我,您怎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我也万万没有资格给您上课什么的。”

常老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也不用给我脸上贴金了,你说的没错,让敌手俯首称臣才是你辈毕生目标,我也可以放心了,让我好好看看你在世界舞台的表演。”

徐墨恭恭敬敬的说道,“是!”

常老笑眼看着徐墨,又问道,“你喜欢方池的妹妹?那个小丫头?”

徐墨愣了一下,常老怎么关心自己的私生活了,“呵呵,那个,现在还是朋友,还没说几句话呢。”

常司突然说道,“其实我有个孙女……”

徐墨差点从车座上掉落下来,连忙说道,“常老,您就不要拿晚辈开涮了,晚辈的小心脏真心受不了啊。”

常司哈哈一笑,“行了,不逗你了,不过我挺欣赏你的,所以帮你要了点东西。”

徐墨听到常司轻飘飘的一句话,看似漫不经心,但专门提出来,那这个东西肯定了不得。

徐墨连忙问道,“什么好东西?”

常司指了指天上的月亮,“三天后,月球六号登月,我为你要了一吨的月球土壤!”

徐墨砰的一下站了起来,脑袋直接撞在车顶上,震惊的喊道,“什么?大后天登月,给我一吨月球土壤?”

常司淡笑道,“虽然你不能在我这里为我做事,但有好的东西,我会第一时间想到你的。”

说完这句话,常司闭上了眼睛。

三天后月球六号飞船登月采集月球土壤,虽然有徐墨的赤焰作为飞船的动力,极大增加了开采车的动力,但也只有1.8吨的容积。

自己排除万难,给徐墨拿下一吨月球土壤!

够他好好研究了吧。

而徐墨心头的震撼和狂喜,比常司想象的还要强烈的多!

因为接下来他要研究的项目,与月球土壤息息相关。

一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