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老领导的请求

方池没有给在场的人,任何心理准备的时间,直接爆出了徐墨那令人震撼的身份。

然后,在所有人呆滞的时候。

他双手一抖,手中的军服迎风展开!

每个人的目光都被肩章上那闪烁生辉的两杠两颗金星深深的吸引了过去。

方池满脸喜悦的说道,“徐墨,林将让人连夜赶制,终于把你的军服制作好了,让我日夜兼程送了过来。”

“从即日起,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徐中校了!”

说着,方池替徐墨披上了军服,一边啧啧称赞,“帅,够帅气!”

那呆愣在院子中央的徐全根,看着身披军服,肩扛二杠二星肩章的徐墨,整个人都傻了!

他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辱骂侮辱徐墨的话语,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徐家,徐家竟然出了一个二十二岁的中校!

如果再过些年,他统兵千军万马也是指日可待啊!

徐家的将军?

一想到这里,徐全根浑身血液沸腾!

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出来一个将军?

那徐家是何等的风光!

徐辉完全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不住的摇头,大喊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徐墨这废物怎么可能是一名军官,他明明犯了错!”

话音刚落!

徐全根一脚踹了过来,又惊又怒的骂道,“混账儿子,你是疯了!”

方池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众人,“废物?辱骂我军将士为废物?你可知道徐中校立下的天大功劳!”

在方池眼里,徐墨甚至已经超越了让他尊敬多年的林将,简直是他心里的神!

一剑斩断直升机,并让国科院负责月球六号飞船的总工程师周天华都从内心佩服的徐墨,哪是这些在村里遛狗打麻将的人能侮辱的!

徐辉被打,更是不服气,“徐墨连大学都没毕业,比我还小,他能立下什么功劳,这肯定是假的,都是你们合伙起来蒙骗我们的!”

方池眼里顿时露出浓浓杀意!

徐全根听到自己儿子说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更是吓得魂飞天外。

在部队里呆了八年的他,哪里会分辨不出真假。

现在自己一家虽然得罪了徐墨,但自己毕竟是他大伯,想必不会一点都不给自己脸面。

但如果再得罪个军官,那就不好说了!

徐全根顺手抄起地上的棍子,狠狠砸在徐辉的腿上,“蠢货,给我闭嘴,不然我打死你!”

徐辉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徐墨皱眉看着混乱的局面,对着母亲说道,“妈,这下你相信儿子的话了吧,我们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方池点点头说道,“是的,这里简直是乌烟瘴气一团糟。”

沈梦洁一把抱住张翠兰的胳膊,“阿姨,以后我来照顾您,我来陪您!”

张翠兰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大起大落,一时间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

一声声军车鸣笛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人跑了进来喊道,“外面来了好多当兵的。”

周围聚集的人群顿时一阵慌乱。

方池想了一下,顿时脸色一变,“徐墨,我们偷偷溜走吧?”

来的时候,林将交代过自己,避免徐墨被常司糖衣炮弹的带走。

张翠兰心里一惊,“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徐墨顿时明白过来,应该是南训练部的常司过来了。

人家手握大权,来到这里找自己,如果提出什么条件,自己真的不好拒绝。

“走,我们快走!”徐墨立即拉着母亲,要离开。

徐辉见状,怨毒的喊道,“爸,你打错我了,徐墨骗了所有人,真正的军人来抓他们了,快拦住他,不要让他们几个跑了!”

徐全根心里顿时疑惑万分。

他能看出来,这个至少是连长级别的方池,绝对不会假,徐墨的军服也是真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被抓啊?

“爸,你还愣着干什么,如果他们跑了,我们也会出事的!”徐辉焦急大吼。

徐全根咬了咬牙,立即冲了过去,挡在徐墨几个人面前,“你们不能走,必须留下来!”

徐墨冷冷盯着徐全根,“滚!”

徐全根大怒,“小兔崽子,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军官,你竟然敢这么跟大伯说话,我今天打死你!”

方池毫不犹豫,狠狠一巴掌甩了过来,“让你滚,没听到?”

徐全根被打的原地转圈,脑袋发晕。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你们往哪跑啊!”

方池气恼的抿了抿嘴,完了,跑不掉了!

徐墨也是满脸苦笑,常总师来的也太快了。

徐全根晃动着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连忙抬起头一看!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极其熟悉的老者,一头花白的头发,目光炯炯有神。

他不怒自威的脸色,还有浑身上下散发的威严,让徐全根立即就想到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常,常司!”徐全根浑身上下犹如抖动的筛糠子,感觉到自己整个灵魂都被洗礼了!

如果说在这么偏僻的村落见到一个中校级别的军官,让他大为震撼的话。

那这个经常在电视里出现,出席各重大活动和事件中的重量级大人物,突然造访这个小山村,简直能让人疯狂!

徐全根震惊的叫喊,顿时提醒了所有人!

这些围观的村民,听到面前这个老人,竟然是电视新闻里经常看到的大人物的时候,一个个都犹如石化了一半。

个个禁不住后退了几步,也没人敢再发出任何动静和声音。

哪怕是刚才惨叫不已的徐辉,此时都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泄露出任何轻微的动静。

每个人都充满震惊的看着这位老人,不知道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徐全根在发出一声惊呼之后,也死死的闭上了嘴巴。

他很想知道常司来这里做什么,但是他没资格问,也不敢问。

所以,数十人围聚的院子,连空气都出现了短暂的凝滞。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常老,您追到我家里来,这不是让我为难么?”徐墨话语里满是苦涩和无奈。

回来家的时候,严副总千叮咛万嘱咐,避开常司。

可他老人家来的也太快了。

周围的人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看着徐墨,尤其是徐全根几乎要把两颗大眼珠瞪爆了!

徐墨竟然敢这么跟常司说话,他疯了?

然而,常司笑容更加苦涩和无奈,“徐墨啊,我也知道我不该这么做,可是我真的需要你,我南训练部也需要你,老头子抹下脸皮不要,算是求你了!”

没办法,他一个堂堂南训练部的大领导,总不能在严副总地盘上暗中抢人,挖墙脚吧。

轰轰轰!

无数道巨雷,从九天之上轰炸下来,把所有人轰的外焦里嫩。

徐墨如此狂妄,跟常司说出这么过分的话就算了。

常司竟然字字请求!

他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老人家,有什么可请求一个小兔崽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