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做个了断吧

徐墨听到电话里嘟嘟的声音,愣了愣神。

他完全没想到,南训练部的一把手,居然跑来自己家里抢人了?

这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妹夫,听说你回家了?”方池声音有些生气。

徐墨不耐烦的说道,“我回家怎么了?有什么事?”

方池嘿嘿笑道,“其实我也回家了,但是有件事得跟你说声,你要有心里准备。”

徐墨气恼的骂道,“我怎么一回来,事就这么多,你那边又有啥事啊?”

这时,方池电话被人抢走,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过来,“徐墨,我是沈梦洁,方池的表妹,你见过我的照片。”

“嗯,我对你很满意,表哥已经同意带我去见见未来的婆婆,行了,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拜拜!”

徐墨听到这个行事说话极其爽快干脆的女孩,给自己说的这番话,彻底惊呆了!

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堂堂常司过来自己家抢人就算了,一个女孩子也跑过来抢老公?

这时张翠兰走了进来,恰好听到了沈梦洁挂断电话时说的话。

张翠兰满脸喜悦的对着徐墨问道,“墨,刚才听说有女孩子来见我这个未来的婆婆?快说说你们的事。”

徐墨看到母亲好不容易开心这么一次,不忍心让她失望,再说自己到沈梦洁印象还蛮好,并且对方池“妹夫”这个身份也不排斥。

以方池的人品和性格,他表妹自然也不会差。

徐墨想到这里,也没直接否认,笑道,“妈,我还小呢感情的事,不急。”

张翠兰接连听到两个好消息,心情好多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好,好,不急,妈听你的,我给你包饺子去。”张翠兰笑呵呵的走出了房间。

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粗暴无礼的大嗓门咆哮道,“张翠兰,快点把门打开,徐家主听说徐墨回来,要你们母子俩立即过去!”

说话的时候,大嗓门不停的咣咣咣敲着门,看那动静,几乎要把大门给砸了一样。

徐墨大怒,直接冲了出去。

张翠兰惊慌的跑了出来,拦住徐墨,急声说道,“徐墨,现在家里情况不如以前,你千万不要使性子,跟我去你大伯家。”

“现在家里的亲戚都过来了,你说话的时候,也要恭敬点,不要惹长辈们生气,记住了没?”

徐墨看到母亲惊慌失措的目光,嘴上答应了一声,但是心里却充斥着浓浓的愤怒!

自己考入金陵军工大学的时候,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

张翠兰连忙打开了门。

敲门的是膀大腰圆的壮汉,是徐墨的堂哥徐辉。

徐辉看到徐墨出现,冷冷的笑了一声,“呵呵,还敢回来啊,你让我们徐家在村里丢人现眼,现在我们都被孤立了,你知道不!”

徐墨眯眼看着徐辉,“我怎么给徐家丢脸了?”

徐辉怒骂道,“全族供你上大学,你却一点都不知道珍稀,被学校开除,又被部队抓捕,这是我们徐家的耻辱!”

徐墨听到这话,顿时怒气腾升,“全族供我上大学?你好好回去问问你父亲,帮过我一分钱没有?”

“乡里领导来家里慰问,你父亲大言不惭把我考入大学的功劳都安在自己身上,脸都不要了?”

徐辉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来,“你个混蛋,在外胡作非为,回家目无长辈,今天我就教训你!”

徐墨心里突然后悔,如果赤炎还在自己手里那该多好。

一巴掌就能把徐辉给扇飞出去。

张翠兰尖叫一声扑了过来,挡在徐墨面前,“徐辉,徐墨刚回来不懂事,他是你弟弟,你别动手,我会教训他的!”

徐辉这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张翠兰的脸上,把张翠兰打了个趔趄。

徐墨顿时双眼猩红,“徐辉,我跟你拼了!”

徐墨虽然在神龙卫是垫底的,但相对于普通人还是有点实力。

看到自己母亲,被徐辉打了一巴掌,徐墨抄起地上的板砖狠狠的砸了过去。

只听到咔嚓一声!

徐辉感觉到自己的右胳膊钻心的疼,禁不住尖叫一声,“徐墨,你敢造反!”

徐墨提着砖头,直接就要朝徐辉的脑袋上干。

徐辉吓得惊魂出窍,“疯了,徐墨,你疯了,我告诉你,我父亲不把你开出族谱,我就不姓徐!”

说着,徐辉落荒而逃!

张翠兰用力晃着徐墨的肩膀,哭着说道,“徐墨,你这是做什么啊,你打断了你堂哥的胳膊,他们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没有了学校,我们娘俩又被赶出家族,甚至我们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也待不下去了,我们可怎么活啊。”

徐墨看着充满惧怕和担忧的母亲,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妈,这个家族咱不要也罢,儿子带你走出去。”

“妈,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大哥,还有几个兄弟,我们收拾一下就走,离开这里,跟着儿子去大城市享福。”

张翠兰为了供徐墨上学,面朝黄土背朝天,这个村庄就是她的天。

离开这里?

到陌生的地方,那怎么活啊?

张翠兰抹着眼泪,“去你大伯家道歉吧,留在这里,妈还能养活你,到了外面我们怎么办?”

徐墨心里顿时涌起浓浓的自豪,“妈,你放心,有囯家养你,有儿子养你,收拾东西,我们走!”

说着,徐墨就拉着母亲回去收拾东西,准备直接离开。

张翠兰脑袋发蒙,心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一群人冲进了院子。

紧接着,愤怒的咆哮声传遍整个院子,“张翠兰,快点把你的儿子给我交出来,让他跪下来认错!”

徐辉也骂道,“徐墨,我父亲带人来了,你给我跪下!”

张翠兰慌慌张张的就要从屋里冲出去,“墨,跟妈出去,给你大伯道歉。”

徐墨一把将母亲拉在身后,语气凝重的说道,“妈,信儿子一次,这件事情交给儿子处理!”

“妈,儿子长大了,信我!”徐墨再次重复一句。

张翠兰看了看个头比自己还高的儿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好,妈什么都不说,都听你的。”

徐墨欣慰一笑,不理外面的叫嚣,“这就对了嘛。”

说完!

徐墨直接走了出去。

今天就跟徐家做个了断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