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这些钱,花的理所当然

徐墨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知道人言可畏,但没想到一向淡然的母亲,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自己必须得回去,并且要穿着军装,体体面面的回去。

想到这里,徐墨给林捍华打了个电话,“大哥,我想穿着军装回去。”

林捍华在电话里笑着说道,“我就说你要衣锦还乡嘛,不过你的职位刚定下来,所以军装需要几天的时间,我给你催一下。”

“如果做好的话,我让人快马加鞭的给你送过去。”

徐墨感激的说道,“谢谢大哥了。”

到了夜里两点多的时候,徐墨才把资料整理完毕。

回到宿舍闭着眼睛,很久之后才平复游子归乡的激动心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里还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村里吵架打架啦,亲戚闹矛盾啦,回去路上不顺利啦,等等。

睡醒之后,徐墨想起这些古怪的梦,心里有些不安慰,给林大哥发了个消息之后,就直接赶往了回家的路。

徐墨的家在江南Z小镇的一个靠山的村落里。

村子里只有不到千户的人家,大多数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不过后天就是重阳节,在外的人大部分都回来祭祖,往日清冷的村庄就热闹了许多。

徐墨乘坐地铁到江南市,然后转长途车到Z小镇,到村里没有通车。

所以需要找个出租车回去,正好碰到了同村的李伯。

李伯热情的招呼着徐墨,把徐墨带的大包小包的行礼装上了面包车。

李伯很是健谈,扯东扯西的说了一大通,又提起了自己的孩子,在某个公司是个管理,工资快过万了。

徐墨笑了笑,李伯的孩子比自己大几岁,这情况在村里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李伯说着说着,嘴里打滑说道,“徐墨,你现在...”

说到这里,李伯连忙住了嘴,“没事,马上到家了,你给你妈打个电话,说一声。”

徐墨看到李伯如此忌讳谈自己的工作问题,禁不住问道,“李伯,村里是不是有说我什么?”

李伯咳嗽一声,“年轻人嘛,谁能不做点出格的事,再过两年有了责任感,就好了。”

徐墨再怎么追问,李伯就是不肯说。

徐墨心里很是郁闷,自己还不够责任感么?

电磁手枪,磁暴手雷和反电磁脉冲装置以及现在的可控核聚变装置,所有的技术一丝不留的全部上交给了囯家。

这还不能证明自己的为家为国的责任感啊。

李伯看到徐墨脸色不好,也不再多话,气氛有些尴尬。

幸好,很快到了村口。

李伯指着村口张望的一个妇女,“徐墨,你妈在等你呢。”

徐墨朝着车窗外看了过去,只见远处有一个瘦瘦的妇女,正朝着这边张望。

徐墨连忙把脑袋伸出来喊道,“妈,我回来了!”

中年妇女眺望了过来,看到真的是徐墨,脸上布满了笑容。

李伯把车停了下来,“翠兰,你家在后面,怎么跑到村口等了,这样吧,徐墨带的东西比较多,你也上车,我把你们都送回去。”

张翠兰有些局促,弯腰鞠躬的感谢,“李哥,谢谢你了。”

徐墨连忙下来,把母亲搀扶上车。

然后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

“坐好了,开车了啊。”李伯喊了一声,踩油门。

张翠兰摸了摸徐墨的衣服,“你这冷不冷啊?”

徐墨看到母亲的样子,心里泛着酸涩,母亲把自己从小拉扯大,太不容易了。

“妈,我没事。”徐墨回道。

李伯透过后视镜看了徐墨和张翠兰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村里最近这段时间,到处流传着徐墨的事。

这小子一开始考入金陵军工大学的时候,真的羡慕了整个十里八乡的人。

这可是一顶一的名牌大学,并且实力非常的雄厚。

从这所学校毕业,都是军官。

所以乡里的一把手都亲自过来庆祝,甚至还自掏腰包赞助了徐墨一千块钱,让他好好的学习,报效囯家。

可是,这个让十里八乡都羡慕不已的名牌大学生,却在学校犯了大错,破坏了学校的设备,引起了大爆炸。

不仅被学校开除,甚至还被部队的人抓走了!

这下村里炸了锅,张翠兰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

这小子却在重阳节,各家各族祭祖的时候选择了回来,那不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让十里八乡的人说三道四么?

车子在一个破旧的平房门口停了下来。

李伯把徐墨带回来的东西都搬下车之后,就连忙离开了。

徐墨提着东西走向门口,看到已经有不少人在附近聚集,对自己指指点点。

徐墨心里无比生气,“妈,到底怎么回事?”

张翠兰眼圈发红的看着曾经是自己骄傲的儿子,“走,回家,先回家。”

徐墨忍着心头的愤怒和疑惑,回到了家里,把院门直接给锁住了。

但是回到屋里之后,徐墨察觉到,门口都悄悄围着一些人。

徐墨压下把这群人骂出去的冲动,回到屋子里,把从金陵买回来的礼物都拿了出来。

“妈,这是给你买的衣服。”

“妈,这是营养品。”

“妈,你不是喜欢手镯么?这是我在大商场给你买的,你快试试。”

张翠兰看着徐墨递过来的晶莹剔透的玉镯,有些害怕的不住后退,“默,徐墨啊,你,你这些钱都是哪来的?”

徐墨认真的看着几乎一辈子都在这个方圆不过几十里的村镇生活的母亲,沉声说道,“妈,您不要轻信外面的风言风语,这些钱,都是囯家给的,你放心吧!”

张翠兰一把抓住徐墨的胳膊,用力的摇晃着说道,“墨,你没骗妈吧?你说句实话,你到底是被部队的人抓走的,还是你...”

徐墨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儿子现在是军官,是堂堂正正的军人!”

“所以,妈,这些钱,还有以后儿子的孝敬,您都花的理所当然!”

张翠兰还是不太放心,“可是之前我给你学校打电话,他们都说不知道。”

徐墨这才反应过来,大哥带自己离开之后,警告过媒体和学校,不能轻易说出关于自己的情况。

毕竟自己是在特种兵训练部,做的是保密性的武器研发。

看来母亲听到村里的流言蜚语,打给学校听到查无此人的时候,真的吓坏了。

徐墨连忙说道,“妈,儿子的军官证,还有军服,这几天就会送过来,到时候你就知道儿子没撒谎。”

想到这二十多年,母亲辛苦养育和教导之恩。

徐墨嘭的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妈,很快你就会明白,儿子对得起您的期盼和教诲!”

张翠兰彻底放了心,拉着徐墨站起来,“好,妈信你,你想吃什么饭,妈给你做。”

徐墨从兜子里拿出精挑细选的五花肉,“当然是妈妈亲手包的大葱馅饺子!”

张翠兰拿着五花肉,一边抹着激动的眼泪,走向了厨房,“好,我给你做。”

母亲刚离开,徐墨就接到了林捍华的电话。

“大哥,什么事啊?”徐墨连忙问到。

电话里传来林捍华苦笑的声音,“给你说点件事,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徐墨心里一惊,“大哥,你说。”

林捍华还没说完,有人直接抢走了他的电话。

一个苍老又愤怒的声音传来,“徐墨,你要提防南训练部的常司,他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我们东特种兵训练部神龙卫的人,不要被他糖衣炮弹给迷惑了!”

说完,啪的一声,严副总挂断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