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能创造奇迹

孟飞擦了一把眼角滴出的泪水,哽咽着说道,“林将知道周天华负责月球土壤研究项目,就找他去了。”

“你也知道,研究人员得到珍贵的东西,视若生命,更何况是40多年来,才得到的100克月球土壤啊,周天华怎么可能把月球土壤送给林将!”

徐墨忍耐着心头的难过,“然后呢?”

“林将一天去三次,接连去了五天,周天华始终不松口,只有一句话,天塌地陷,海枯石烂,也绝不会把月球土壤给林将。”孟飞不住的摇头。

“林将听到这话,知道希望渺茫,在周天华居住的地方一直等,一步未曾离开,哪怕吃饭都是让我去送的!”

徐墨听到这里,心都在颤抖着。

孟飞继续说道,“周天华威了避免被骚扰,直接不回家,躲起来了。”

“眼看着许诺你的时间要到了,单兵作战竞赛也要开始了,林将许诺的所有条件,那个冥顽不化的周天华,听都不听,直接否决,林将只能铤而走险!”

徐墨紧张的上前几步,“如何铤而走险?”

孟飞目光深沉的说道,“林将直接赶往周天华负责的研究基地,把月球土壤给带走了,留下了自己的军官证件和纸条,说一定会归还!”

“可是,这明明就是偷,是抢啊!那周天华是什么人,当即就疯了,哪怕是咱特种兵训练部的严副总也压不下这件事。”

“周天华要求三天内,必须把月球土壤归还,可以不计较过错,不然以死相拼!”

“你说以周天华的性子,他到时候肯定会疯了一样的报复林将,恐怕得军法处置!”

徐墨感觉到脑袋都要炸了!

他万万没想到,林大哥为了拿到月球土壤,居然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会这么困难?

为什么?明知不可为,还要这样做?

甚至,你连我要月球土壤有什么有,要干什么都没问,就如此不惜一切的交到我手上?

徐墨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几乎要爆裂了!

孟飞看着徐墨,带着一丝期盼说道,“今天就是第三天,徐墨,你告诉我,月球土壤还在你那不?”

徐墨脸色一黯,“已经被我用了。”

孟飞眼睛顿时通红一片,用力捏了捏拳头,最后无力放下!“

他能怎么办啊?

林将让自己立下军令状,不得为难徐墨分毫。

并且自己对徐墨也是敬佩万分!

可是,林将!

就这样被免职,甚至被军法处置了?

徐墨心里自责万分,“那方池是怎么回事?”

孟飞咬牙切齿道,“林将被带走的时候,方池跟人家干起来了,也被撤职关押了。”

徐墨默默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这时,声遍八方的喇叭响了起来:“本次特种兵训练部单兵作战大赛,正式开始!”

“每个部队可以出选一名士兵参赛,不参加的视为放弃。”

“请参赛士兵,到前边集合!”

顿时,早就决定好的人选,一个个都从各自部队走出来,在主席台前面集合,接受来自东训练部各大领导的检阅。

孟飞看向主席台上坐着的八名身穿军服,戴着勋章奖章的领导,“徐墨,他们有很大部分是冲着你来的,可惜方池不能来了!”

“如果方池能参赛,很有可能拿到第一名,如果表现的好的话,得到八位领导的欣赏,或许能有一点点机会化解。”

孟飞说着,发现身边没人了。

扭头一看,徐墨竟然穿过人群,要去主席台前集合!

孟飞下了一大跳,急忙跑了过去,“徐墨,你这是做什么?”

徐墨深深看着孟飞,“所有的错都是我引起的,我来参赛,我来夺冠,我要在八位领导面前为林将请命!”

孟飞无比震动!

“可是,徐墨,这是特种兵的决战,你一个大学生去搞什么?”

徐墨拍了拍自己拳套,“看到没,这就是我的夺冠利器,也是我用月球土壤做出来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林大哥拿走月球土壤,是正确的!”

孟飞被徐墨说的话,听的心情激荡难平!

“徐墨,你,你真的有把握么?”孟飞看着徐墨的破拳套,还有胳膊上覆盖的合金甲片。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

身为装备营的资深研究者,孟飞完全看不出所以然。

徐墨拍了拍孟飞的肩膀,“相信我,就如同相信方池带着电磁手枪到孤狼指挥部俘虏陈冲一样,我能创造奇迹!”

孟飞知道事已至此,自己再不相信,也只能接受了。

“徐墨,你应该知道,如果事不可为,闹出笑话的话,我们神龙卫就完了,林将也彻底失去希望。”

徐墨没有答话,大步走了出去!

由于心情激荡,步子迈得大,力道没掌握好。

军靴内安装的助力装置,窜出的力道,让徐墨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孟飞看到这一幕,绝望的捂住了眼睛,“这都什么啊!”

很多人也注意到了徐墨搞出的乌龙。

不远处的钱霸,凑到陈冲旁边笑到,“徐墨还真有胆量参加,但是也没必要那么激动吧,差点闹出笑话。”

陈冲目光闪烁冷光,“我倒是希望他能成功!”

钱霸愣了一下,“林将,那林捍华不是你的死对头么?他被革职处罚了才好呢,我们二旅就能翻身了!”

陈冲冷冷骂道,“目光短浅!放眼整个特种兵训练部,也只有林捍华配做我的对手,如果他没了,我们特种兵训练部也就这样了,后续如何在九州囯特种兵演练中站在顶峰?”

钱霸被臭骂了一顿,不服气的闭上了嘴。

当徐墨出现在主席台上的时候。

坐在主席台上的严副总顿时脸色一变,“徐墨,他这是做什么?”

其他几个大领导听到是徐墨,一个个都顺着严副总的目光看了过去。

“什么?他就是徐墨?”

“这么年轻?”

“这小子是要参加单兵作战?我没听说他还有这本事?”

相比于周围那些经过各种严酷训练的绝对精英,刚从学校出来,还细皮嫩肉的徐墨,实在太单薄了!

一个看起来关系跟严副总不错的大领导,笑呵呵的说道,“老严,你特种兵训练部研究出惊人的电磁手枪的武器天才,突然参加单兵作战,不会是想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吧?”

严副总脸色无比难看。

跟严副总说话的老者,是南部特种兵训练基地的大领导常司。

严副总这几天为了林捍华的事,他闹的焦头烂额,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还是没能保住自己的爱将。

原本想借着这次单兵作战竞赛,看徐墨能不能搞出什么好武器,自己也可以从常司以及其他领导这里找出救林捍华的机会。

哪想到,这个徐墨,竟然参加竞赛了!

这不是胡闹么?

如果他闹了笑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严副总刚想要叫人过来,阻止这次闹剧。

可是主持大赛的人,一声口哨吹响,竞赛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