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又进医院了

“徐墨?”

“徐墨!”

“这小子竟然是徐墨!”

孤狼的六个人,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都有些发愣。

其他五个人立即喊道,“别打他!”

那个士兵一脚已经踹在了徐墨的身上,收手都来不及了。

徐墨感觉到自己的独自仿佛被一只牛犊子狠狠的撞了一下,被踹翻在了地上!

强烈的剧痛让他禁不住弯曲着身子。

方池暴怒大喊,“我C你马的!”

这一声怒吼,犹如炸开的雷霆!

一脚狠狠的踢在那名呆愣原地的士兵身上!

这士兵也不知道是忘记了闪躲,还是没有能力闪躲。

身子犹如破布沙包一般,被硬生生踹飞了好几米远,砸在身后的桌子上。

徐墨亲眼看到,这士兵在被踹飞出去的时候,狂吐一大口鲜血!

甚至徐墨还听到了他骨骼断裂的声音,似乎肋骨都断了几根!

徐墨心里一惊!

看来刚才他们混战的时候,都没用全力,此时的一脚,才是方池的真正实力!

可那士兵恐怕要重伤了!

方池红着眼扑了过来,双手搭在徐墨的肩膀上,无比焦急的说道,“徐墨,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说着,方池抽出一巴掌,狠狠甩在自己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

那张刀削般的俊脸,立即高高涨起了几个指头印。

孟飞大哭小叫的爬了过来,晃着徐墨的身子,“徐墨,你干嘛来救我啊,我这条命不值钱,就是把我打死,你也不能伤一根手指头啊!”

“徐墨,我的爷爷,我的祖宗啊,你没事吧,我太TM不是东西了!”

方池一脚把孟飞踹在地上,“你哭你妈呢,打急救车电话啊。”

孟飞立即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拿出手机拨打军医院急救电话,“我是神龙卫孟飞,快,立即派过来一辆救护车!”

方池转过头又骂了一句,“两辆!”

孟飞看了一眼远处半昏迷的士兵,“对,两辆!”

徐墨肚子虽然还疼,但是知道没什么大碍,“我没事,不要叫救护车,你们也不用管我,快看看他伤的怎么样?”

方池狠狠的哼了一声,“死不了,他活该,如果你伤了半分,我就要了他的命!”

孟飞也仿佛没听到徐墨的话,看都没看那士兵一眼。

徐墨气极,推了方池一把,“你重伤了一名战士,你知道么?你快去看他。”

方池身子巍峨不动,梗着脖子说道,“不去,他的死活跟我无关!”

孟飞不像方池那样刚直不阿,油盐不进,知道这名士兵如果真有什么事,方池会有大麻烦的。

孟飞连忙又来到这名士兵跟前。

士兵旁边有两个孤狼的人看护,他们摇了摇头对孟飞说道,“没啥危险,不过估计得在床上躺俩月!”

其中一人对孟飞骂道,“打架之前,你怎么不告诉我们,那年轻人就是徐墨,不然就算他拿着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我们也不敢对他动手啊!”

其他几个人也七嘴八舌的说道,“是啊,徐墨现在是整个特种兵训练部的第一宝贝,谁敢对他动一根指头。”

“保护都来不及呢!”

虽然徐墨的武器打败了孤狼,也算是孤狼的死对头!

但这毕竟这是部队的对抗,上升不到生死仇敌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陈冲也对徐墨垂涎三尺!

如果他能把徐墨从林捍华手里给抢过来,再用徐墨研发的武器,狠狠的狂虐神龙卫,那就是报了奇耻大辱的仇啊!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原因,如果徐墨能到他的队伍,不久的将来!

特种兵训练部孤狼特战队将会响遍九州囯,未来也会震撼全球!

所以,陈冲严格命令部下,必须对徐墨客客气气。

刚才那个士兵在听到是徐墨的时候,其实已经收回了不少力道,只是来不及收脚。

急救车来的极快!

立即有几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走了进来。

方池和孟飞立即喊道,“这边!”

甚至那几个士兵都指着徐墨,“先救他。”

徐墨气极,忍着疼直接跳了起来,“我没事,救他!”

孟飞要哭出来了,“我的亲老爷,你就别闹了。”

不过还是在徐墨的坚持下,先把那个士兵抬进了救护车。

徐墨是真的不想再去医院!

半个小时前刚从医院出来,现在又得进去。

到了医院。

方池和孟飞一路护送,一路跑东跑西,非要做个CT检查。

徐墨又是急的骂娘,“你们再这样,我就跳窗户了!”

方池和孟飞这才作罢,但是要求徐墨留院观察,万一哪里不舒服呢。

徐墨无奈,只能再躺回下午刚离开的病床上。

那漂亮的小护士都看的一愣一愣的,“你,你不是刚出院么?”

方池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去去!”

徐墨也是真无奈,方池这老爷们,眼里恐怕只有自己了。

只能对那委屈的小护士歉意一笑,“对不起,麻烦你了。”

没多大会,孟飞提着一大兜的水果和营养品,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

“徐墨,我以后叫你爷爷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以后不管我遇到啥事,你别管我好不好。”孟飞满脸恳切。

方池冷冷的瞥了孟飞一眼,“你这个没出息的废物,自己被揍就算了,还连累到徐墨,幸好他没什么大事,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孟飞点头哈腰,“是,是,是我的错!”

现在,孟飞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正常情况下,孟飞才是方池的大爷!

就算方池的侦察连是精锐,但他们的武器装备供给的命脉还是在孟飞手上的。

所以一般来说,方池得哄孟飞开心。

可是现在,不行!

方池对他又踹又骂,他只能虚心受着。

徐墨苦笑道,“够了没,我没那么娇弱,给我点自由清新的空气吧,我快受不了了。”

方池正要说话。

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方池脸色一正,连忙站了起来。

孟飞也听到了,不敢有丝毫怠慢,也连忙站起来。

徐墨好奇的看着两人,“怎么回事?”

话刚问完。

只见一个魁梧的身影,直闯了进来,“徐墨,你又住院了?你怎么样?没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