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我想回家

  • occ警告
  • 酷爱被子君
  • 2004字
  • 2022-03-15 00:00:35

难道因为自己的影响,导致剧情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吗?

要是这样的话,没有剧情的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混好?

于歆然迟来的感受到了迷茫。

对于一个人回来的时牧尘,爷爷忍不住又开始吹胡子瞪眼。

“怎么回事?两个人出去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你对得起爷爷我对你的一番苦心吗?”

“她两天没回家了,要是再不回去家里人要担心了。”时牧尘熟练的开始敷衍,“过两天我在找个机会把人接回来,这样可以吗?”

“都订婚了!你们两个的效率真的是我见到的最低的!”爷爷相当的愤怒,“你这样我什么时候能抱上重孙子?”

完蛋,话题一不小心就回去了。

时牧尘赶紧把话题往回拉:“话说爸爸妈妈不是说最近回来吗?我怎么还没有得到消息?”

“他们两个?”爷爷相当不屑的冷哼一声,“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养了一个孩子完成了任务,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边潇洒呢!”

说起来就让人生气!

“这样啊。”时牧尘点点头,赞同,“他们两个果然还是那么不靠谱。”

所以关键时候用来挡刀真的不要太好用。

“别提他们两个了,说起来我就来气!”爷爷还是相当的不爽,“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个孩子,除了不靠谱还是不靠谱,最主要的是我以为他结婚之后就可以收心了,结果他倒好,找的媳妇比他还能折腾!”

所以即使还有着管理公司的重任,但是时牧尘爸爸能做到的也是在时牧尘能够管理公司之后飞快撤职,然后带着自己的媳妇逍遥自在。

美其名曰,都是为了孩子好,要让孩子学会成长。

还真是会胡说八道!

“爷爷别生气,他们两个这次没回来应该也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成功转移话题的时牧尘开始安抚爷爷,“没关系,他们不想我们我们也就不想他们,这样很公平。”

“对,他们不配我去想,生个孩子都能丢下就走,就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说到这里,爷爷很快又想到了时牧尘,“你以后可千万别给我整这个幺蛾子,重孙子我是着急,但是他的作用可不是用来摆脱你的工作的。”

完蛋,怎么又回到自己身上了?

“好的爷爷,你看我也不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害怕话题衍生的时牧尘想要开溜,“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房间去了,我答应于歆然到家和她打电话的。”

“去吧去吧,哎,现在的年轻人。”爷爷摇摇头,到底没阻止他打电话,“你给我动作快点,都要订婚的人了。”

所以我都要订婚了,但是爷爷你怎么就还没有变回来呢?

“好的爷爷,我会尽快的。”时牧尘依旧嘴上答应,反正最后到底做不做主动权还是在自己手上,“到时候孩子给爷爷你带,还希望爷爷你不要嫌弃孩子烦。”

“哟,我会嫌弃孩子烦?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被谁带大的了?”爷爷相当的嚣张,“要不是我,你以为你现在能活得那么潇洒?早不知道被你那对不靠谱的爸妈折腾成什么样。”

很好,爷爷的注意力应该完全被转移走了。

“爷爷你说得对,那我以后的孩子可就都靠你了。”时牧尘点点头表示满意,“爷爷你加油。”

至于孩子什么时候出来……

这东西随缘,不着急不着急。

“说的好听,你倒是把我重孙给我啊,不然我给你带什么?带空气吗?”爷爷不满的看着回房的时牧尘,“跟你爸爸一个样,都是说的好听,真的做起来,没一个靠谱的!”

爷爷摇摇头,也回自己房间了。

真麻烦,又没有小孩给自己玩……不对,是养,天天只能养这些花花草草,还真是遗憾啊。

时牧尘看着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于歆然打了一个电话。

于歆然正好不在忙,电话接的相当的快。

“怎么了?”

“我到家了。”时牧尘有些紧张。

虽然说两个人现在在谈恋爱,但是两个都没有经验的人谈起恋爱来,的确是有些许的尴尬。

“到家了?”于歆然重复了一下,也开始干巴巴的回答,“挺好的,安全到家。”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最后还是时牧尘先开的口:“我想问问你,我什么时候能行使一下男朋友的正当权益?”

时牧尘一这么说,于歆然瞬间想到了今天晚上那个有些荒唐的吻。

“暂时不可以。”于歆然有些慌乱,“你晚上不经过我同意就偷亲我这个账我还没有跟你算呢,你倒是想起来和我说了。”

“我只是想行使一下男朋友的权力和你约会而已,你在想些什么?”时牧尘说的话听起来相当的正人君子,仿佛想错的真的是于歆然而已,“还想着今天晚上那个吻呢?看起来相当的回味啊,这个意思是还想要一个吗?”

再要一个?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于歆然赶紧否认,“约会好,约会好啊,所以你这次应该没有看什么不靠谱的网站吧?”

“我能是那样的人吗?肯定是没有看啊。”时牧尘说的相当的自信,“但是我怎么感觉你情绪不太对啊?”

刚开始打电话两个人都比较尴尬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发现,于歆然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似乎不是很有活力的样子。

明明回去之前还不是这样的,所以是在家被欺负了吗?

不应该啊,自己都把合同给于歆然了,合同上面的让利是懂行的人都能明白的,其实根本就是自己公司成本价。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于歆然还会情绪那么低落呢?

“没事,没人欺负我。”于歆然当然不会承认,“还有谁说我情绪不对,我情绪好着呢,你可不要乱说,乱说小心我赖上你。”

“赖上我没关系,但是我是真的在关心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