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破坏世界应该怎么做?

  • occ警告
  • 酷爱被子君
  • 2004字
  • 2022-02-13 00:00:40

于歆然的介入?所以于歆然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所以自己这个世界的确是有问题的?

怪不得自己总是绝对觉得好奇怪有点变扭,原来真的是有原因的。

“对,她说你根本不可能和我在一起,最后喜欢的一定是她。”心里不管想什么,时牧尘脸上依旧不忘扮可怜,“唉,你说我找的这是什么秘书。”

“没有没有,这个人善于隐藏能把你忽悠了也是很正常的事。”于歆然解释,“把人开除了不就好了。”

【就是啊,这是什么智障秘书,不说别的,就说她那业务水平,怎么进来的就很成问题的好吧!】

“不行,人是我招进来的,签了合同的。”说到这里,时牧尘的悲痛变得更加真实一些,“也就是说我要是没有证据证明她有问题,我连开除都做不到。”

应该不会再有比他还惨的老板了吧?

于歆然:……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女主骚操作不断但是老板还拿她没办法的原因啊,感情不是因为女主光环太重,而是被合同保护了啊!】

“真惨。”于歆然真心实意的同情时牧尘,“有这样的员工,的确让人挺心塞。”

【毕竟人家女主存在的意义就是作妖和和你谈恋爱,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要人家有业务能力,可不就是在为难她吗?】

“没关系,早知道秘书也应该安排一个实习期。”时牧尘一边说一边飞速消化于歆然头顶上的弹幕,“至少就不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了。”

所以咱就是说,为什么于歆然头顶上的每个字自己都能看懂,怎么组合在一起自己就看不懂了呢?

于歆然对盛夏所有的评价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进行着点评和自己的看法,就像是……看小说一样。

时牧尘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他变得有点紧张。

“你怎么了?”于歆然看时牧尘说完话表情就变得恐慌,有点不明白,“是刚刚说了什么让你不舒服了吗?”

【妈耶,不会女主崩坏了男主也崩坏了吧?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接下来的剧情要怎么走才好哦!】

“没事,就是刚才世界观被重组了一下,震撼到了。”时牧尘摇摇头,“没想到这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好好的自己就变成小说当中的人物了,换谁谁不烦?

怪不得总感觉这个世界哪都不对,小说哪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发展,分明就是他需要你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

【哟呵,男主是不是不行了?那这个世界的逻辑还能被证明吗?算不算世界自我投降了?我还能不能回去了?】

“没关系,毕竟谁也想不到你会遇到这样的员工,都是意外。”于歆然配合的叹口气,“没关系,总能过去的,找到她工作上的失误把她辞退就好了。”

“重点就是我什么工作都不敢安排给她。”时牧尘一说起来就开始生气,“责任不够大的不能作为开除的依据,够大的我赔的也多。”

一想到就为了开除一个盛夏就要花那么多钱就感觉不值得,所以只能由着盛夏在这边碍眼。

“哈哈哈,那么惨的吗?”于歆然没忍住乐出声来,“这就是老板的痛苦吗?”

【女主能活着,全部靠的是完善的合同制度,还有老板舍不得花钱干掉女主的心。】

“这就是你安慰人的态度?”时牧尘震惊,“你乐的我都听到了。”

这大概就是于歆然为数不多的心口一致的时候了吧,真可惜,居然用在了嘲笑自己身上。

“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太惨了,招个人居然会面临这种事情。”于歆然毫无诚意的道歉,“我错了,这个事情下次绝对不会发生了。”

【唉,下次我还犯,到时候在道歉好了。】

“算了,不想看到你了,你走吧。”时牧尘觉得自己接收到的世界观需要被消化一下。

“真是无情,说好找我来安慰你的,还没安慰几句就要赶我走了。”于歆然遗憾的耸耸肩,“算了,谁叫我喜欢你呢?除了原谅你,我也找不到其他办法了。”

【今天这趟门出的划算,这个瓜真的是太好吃了,我能笑一年!】

“是是是,等我什么时候把她处理掉了再请你吃饭。”时牧尘毫无诚意的接受,“现在我脑子有点乱,我要单独呆一会消化一下。”

所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盛夏和于歆然有剧本自己没有剧本的问题了,问题是自己居然活在一本书里?

而且看样子周围人对自己的认知就是剧本的认知,所以自己才觉得很奇怪,因为从盛夏和于歆然出现的时候开始,周围的人都开始往剧本方向靠拢,自己没有出现人格分裂。

但是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好烦人,所以这个世界忽然就变得如此虚伪?要是这样的话,还有没有希望变回去呢?

“真烦人。”时牧尘相当的郁闷,“这个世界我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

不管是朋友还是家人都变得相当的陌生,明明自己是自己,但是在大家的记忆里自己都变成了不一样的人。

要是把这个小说世界破坏掉,是不是自己就能回去了?

时牧尘开始合理猜测。

盛夏是女主,于歆然是女二,自己是男主。

所以根据剧情,自己应该要和盛夏在一起,但是自己要是执意靠近于歆然呢?

时牧尘开始猜测,靠近于歆然比让他靠近盛夏要简单的太多。

不说于歆然有多优秀,至少不像盛夏一样没什么能力还能盲目自信。

但是于歆然显然不想和自己在一起,心口不一于歆然。

唉,好烦!

时牧尘坐在老板椅上,表情严肃。

这直接导致过来汇报的员工相当的惶恐:“老板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汇报一下工作。”

“嗯,你说吧。”时牧尘回过神来,“我在听。”

老板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好,我不敢汇报啊!就不能直接让我走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