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幼猫

幼猫

李如眉家的母猫死了,她看见自己的儿子不厌其烦的照顾那些幼猫。一边喂它们喝奶,嘴里还不住的念叨:“你们原来的妈妈不好,换我来照顾你们,一定超过原来的妈妈。”

她不喜欢儿子的手,像他早逝的父亲那样,抓住任何东西都像铁钳般夹住,也不喜欢他贪婪的看着家里的幼年动物,对它们极其宠爱,很像当年他的父亲对他那样。他常常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些幼猫,带着超乎常人的控制欲,让李如眉感觉到战战兢兢。

好在没过多久,儿子就结婚了,她为了照顾小夫妻两人的婚后生活,决定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去好好享受一下退休以后安详的晚年时光。似乎到了六十多岁,多年守寡的女人有了儿子、儿媳生活应该圆满了。

好景不长,孙子出生没过多久,他的儿子就因为一时的情绪失控,在一次夫妻俩日常琐事的争吵中,紧紧的掐住自己的妻子不松手,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了烙印般的掐痕,造成了妻子的死亡,留下了年仅三个月的可怜的小儿子。

李如眉去监狱里见她儿子的时候,他像是完全疯了一般,一直在唠唠叨叨的说:“她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为了保持自己的身材居然不愿意多吃一点,自己的奶水不足要让那么小的孩子喝牛奶。她怎么可以这样呢?”望着身陷囹圄的儿子,李如眉心疼不已,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

到头来最苦的还是李如眉,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要一个人照顾婴儿大小的孙子,时不时要抽空去探望监狱里被判无期徒刑的儿子,生活的重担都压到她一个老太婆身上。

退休金原本只勉强够她一个人生活,现在还要加上小孙子高昂的开销,因为生活拮据,她只好卖掉儿子的婚房还债,带着孙子住到阴暗的老房子。老房子里的老鼠猖獗,一如既往,她养起了猫。

一年一年的苦熬,等到她满头鬓白的时候,小孙子终于长成了英俊的小伙子,可是他的那双手却非常大,一点都不像年轻男子的手,倒像是他已经年老的父亲的手一样粗糙,像铁钳一样有力量。

最近,她常常听到自己的孙子抱怨家里的母猫,说:“咪咪真是个不称职的妈妈,自己的小猫仔都快饿死了,也不见它回来喂奶。”

忽然有一天,家里的母猫死了,李如眉看到母猫的脖子上有着掐痕。回头望见自己的孙子紧紧抱着刚足月的小猫,用奶瓶喂它喝奶,带着强烈的似笑非笑。

好在这种对幼猫神经质的关爱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孙子很快就要结婚了,也很快会有自己的小宝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