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点绛唇

前些日子,古镇上来了一个会做皮影的手艺人。说起他的皮影可有不少独到之处。旁人的皮影只有巴掌般的大小,可他的皮影却有真人般大小,个个样貌不同且惟妙惟肖,而这些皮影的主角都是容貌不凡的妙龄女子,那些脸都像活的一样。

恰此之时,手艺人借宿的客栈好不热闹,客栈掌柜的,镇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围着这个有着锐利的眉,如幽泉般的眼睛,薄薄嘴唇的年轻皮影艺人。那个年轻人也见怪不怪,只是温柔含笑着问:“在下周游全国就是为了收集各地的美人图,然后制成皮影,请问掌柜的,镇上最美的女子是哪一位啊?”

一个胖乎乎的姑娘抢着回答:“镇上最美的叫,巧儿。”

“别骗人了,巧儿可不就是你嘛。”一个肤色黝黑的女孩言道。

“那也比你好看多了。”

面对一群七嘴八舌毛遂自荐的姑娘们,会做皮影的青年人只是有礼貌的笑笑。

忽而,客栈门口闪过一个身影,她虽衣饰普通,乌发松散,却是个侧颜如画,肌肤如玉,鼻梁秀挺的美人。行动如弱柳扶风,便是一副天然的美人图。

“真是个大美人啊!”青年由衷赞美起来。

不料在一旁的客栈掌柜面色凝重道:“她是个美人自是不假,但却千万不能接近。”

“啊?为何?”青年一脸的失望。

那个胖乎乎的姑娘说:“她叫阿月,据说她叫闹鬼。”

“还是离她远点最好了。”一群围聚的人又叽叽喳喳的说开了。

“她家里死了好几个人,肯定招鬼!”

“你莫要招惹她,会缩短阳寿的。”

“我美,画我呀,画我。”

青年微微一笑,说:“这朗朗乾坤,哪里有鬼?怪力乱神,不可信。”

青年手艺人不信邪仍是打听了阿月家的住址,在天将黑的时候站在了阿月家宅子的外面。

天色已渐渐昏沉,屋檐下的一盏风灯在北风里飘荡不定,闪着微微的光亮。青年走上屋前台阶,满阶的落叶在秋风的吹拂下四散飞去。他轻轻叩响兽头门环,“有人在家吗?”

“谁啊?”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她掀开一道门缝问。

青年感觉到门后透出的森森寒气,他定定心神说:“你好,我是个做皮影的手艺人,想为你画张像。”

门缝里那只黑白分明的眼珠打量了他一会,不作声。

面对阴沉诡异的女子,青年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说:“求你开门吧。虽然我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皮影艺人,可我对自己的工艺十分苛求,立志要画下九十九个美人制成皮影。”

言毕,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只听到风吹落叶的沙沙声。那女子突然从门缝里伸出一只修长惨白的手,示意手艺人可以进来。

青年在简单的行礼问好后,就摆开笔和颜料,这些颜料里墨白黄靛等等各色俱全,却唯独少了红色。不过,他好像并未在意,已经摊开皮子勾勒起端坐在对面的阿月的线条。这制作皮影要先用笔墨在上好的驴皮上勾线,再涂抹颜料,完全晾干后在用特制药水浸泡再晾干,如此反复方可剪裁成型。他边画边感叹阿月真是艳若鬼神。

阿月露出一丝凄然的笑意说:“方才在客栈,我看了一眼你的皮影,当真十分美丽,宛若再生。但是,他们没有告诉你,我的事?”

“莫非,是指,闹鬼?”青年捕捉到阿月脸上的古怪神情,惊悚的双手颤抖不已。

阿月缓缓开口:“那些话,没有错。我二十岁上便失去了丈夫,成了一个寡妇。第二年,我连儿子也没了。”

阿月脸上流露出非常悲伤的神情,“婆家说我克夫克子,娘家人也不管我。我以为自己只能这样孤独到老,没想到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青年一边画阿月的衣饰一边哆嗦。

“就在去年,公公和小叔突感恶疾而亡。”

青年听的是冷汗淋漓,在如豆的灯火下奋笔疾书,不时打量阿月惨淡的容颜。

“婆婆觉得我是鬼附身,怕我怕得要命,就在上个月,在这屋里上吊自尽了。”

阿月看着青年颤抖的双肩说:“你画的这么急,莫非你也怕我?”“也许我真的就是一个会害人的鬼魂,害了一家人。”

“不不不,我想您的家人去世只是因为疾病和意外吧。”青年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阿月低头看着皮子上的画像说:“为什么这图只画了服饰发型,却完全没有画脸?”

青年紧张的如同要抽搐起来,说:“马上就要画了。”

忽然一阵风吹过,如豆的灯火被吹灭了。

做皮影的青年还在皮子上奋笔疾书,原先没有画的美人面部已经完成了,简直是一模一样,甚为传神。他用饱蘸红色染料的笔轻点在阿月的唇上,那双红唇娇艳欲滴,似乎暗吐芬芳,美不胜收。

青年松了一口气,轻抚皮上阿月的面庞说:“你何必用这么痛苦的眼神看着我呢?这是我的第三十副美人皮影了。”他喃喃自语道:“我觉得这世上应当是没有鬼的。即便是这世上有鬼,还会比人更加可怕吗?”他心满意足地吹干抹在画中人嘴上的染料,得意地看着他的杰作,画中阿月的脸庞宛若活人一般的。

几天后。

“在下周游全国就是为了收集各地的美人图,然后制成皮影,请问,镇上最美的女子是哪一位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