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我做的2

林梦颖一睁眼发现自己长出了腮,身上长满鱼鳞被关在一个大鱼缸里,她拼命击打着玻璃叫喊着,却只吐出一连串的泡泡。隔着鱼缸她听到弟弟在瓮声瓮气地唱一首儿歌,“一条小鱼游来了,游来了,游来了,一条小鱼又来了,快快抓住。开膛破肚,刮鱼鳞……”立刻她全身的鳞片逐渐脱落,像有把无形的刀子在刮来刮去,她痛得拼命翻滚,一使劲滚落到地上。

还好,只是一场梦。

林梦颖躺在沙发上却不敢再睡着,半梦半醒间生出一种幻觉:家是个鱼缸,长满鳞片的父母沉默的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生活在寂静中,永远带着无法超越的隔阂。她想要打破这种寂静,却在透明的玻璃前撞得头破血流。

第二天,父母照常上班,阳光一如昨天,只不过林梦颖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她时不时回头环顾四周,没有一丝异样。但潜意识中,屋里有一道目光正在窥视自己。这道目光正等待着她崩溃,好随时向她扑来。

他,到底躲在哪里?

映入林梦颖眼帘的,是一扇紧闭的房门。那扇门的后面,有一个朝东的窗户,躺在西面的床上能看见日出时翻腾的云海游鱼般的跳跃。如今和消失的云海一样,这间卧室不再属于自己。

林梦颖到父母的房间胡乱的翻找钥匙,记起父亲把它收起来放在柜子里。

林梦颖逆着天光向卧室走去,倒映在地板上的影子一如她受惊的心,凌乱不堪。

秘密在召唤她,她颤抖着手,打开房门。

卧室里的装饰早就全部更换,完全是一个小男孩的房间。看不出林梦颖曾经住过的痕迹。光洁的柚木地板上突兀的躺着一只昂贵的玩具熊。

林梦颖捡起那只玩偶,玩偶的胳膊被整齐的切断,在断口处的白色棉花里,赫然有一抹刺眼的血红,分外狰狞。

“是血迹!”林梦颖心下一惊。不过她定睛一看,断口处并非血迹,而是在白棉花里塞了一张字条。

她犹豫地抽出纸条。上写着:“如guo,我死了,一定是姐姐害了我。”

同样的字迹,同样的油画棒,这张纸片的内容比昨天那张更骇人。

蹲在地上的林梦颖吓坏了,她惊恐万状的扫视周围,发现桌子抽屉的缝隙处还有一张,她用颤抖的手抽出来,“杀死姐姐,我就neng回来。”

林梦颖丢开这张纸,状若癫狂地在卧室四处寻找其他纸片,椅子下面有,床底下有,窗台上有,书架上有,每张纸条内容各不相同:

“家是我的,姐姐才是多余的。”

“我不yao姐姐。”

“姐姐hai了我。”

每一张纸条上的字都是这么触目惊心,让林梦颖不寒而栗。

日光倾城,她却惊惧无依。阳光透过玻璃窗在地板投下斑驳光影。她身在日光,心却在暗影。

她好像能看见,死去的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走到书桌边写下一张纸片,又趴在地下写下另一张,每走到一个角落,他便会写下一张,写完后再换个地方写下一张。

林梦颖不敢再往下想,她跌跌撞撞的退出房门,使足劲把门拉上。这时,又有一张纸片飘飘摇摇的落到她眼前。

“我在你身后。”

她惊恐回头,什么也没有。

“千盏烛火明灭幽微。”林梦颖大叫一声。“就静候封喉之纯美……”

只是自己手机铃响了,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手机,颤抖着,“喂?”

“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笑声通过听筒传来,“咯咯咯,咯咯咯。”

是他的笑声!

林梦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把手机如同扔炸弹一样甩了出去。那原本黑暗的屏幕骤然亮起。

“咯咯咯。”他的笑声越来越大。

“不!”林梦颖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这笑声让她的心仿佛被利器划了一道大口子,自己就是一条即将被开膛破腹的鱼,而刀子就是他!

“他还没有死!”

林梦颖狂奔逃跑到门口,大门意外的开着。

她的弟弟在门外站着!他面色惨白,四肢僵硬,根本不是一个活人应该有的样子。

林梦颖惨叫着退回门里,突然弟弟飞起朝自己扑过来,林梦颖扭头逃跑时,头磕到桌脚,她无力的瘫坐在地,昏死过去。

三天后。林梦颖从医院回到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一张信纸。她拿起纸条,展开阅读:

你弟弟的离开对于我和你妈妈都是非常巨大的打击,所以我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你,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害死他的凶手。你对于你弟弟的离去一点都不悲伤,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当时事发突然,只有你一个人在他周围。所以,小纸片、带有笑声的电话和一模一样的仿真娃娃都是我们弄的。

不过,公安局在前天作出了结论,他的不幸离开,确实是一个意外的车祸。

你对弟弟的冷血无情让我们对你极度失望,即使你受了惊吓住院,也是对你冷漠的应有惩罚。

为了缓解我和你妈妈的悲痛,我们决定出去散心一段时间。

父亲

即日

林梦颖看到纸上短短的内容一声冷笑。没有道歉,没有安慰,甚至连个像样的解释都没有,有的只是指责。这才是父母,总以为自己都是对的。

她听见古怪的声音在屋里回响,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那是自己嚎啕大哭的声音,林梦颖原本以为自己这些年吞下的苦泪和伤痛都会随着弟弟的离开而逝去,然而一切并非她所想的那样,无论是谁都回不到过去。就像玻璃鱼缸一旦裂开口子,哪怕是再小的细缝也会留下斑驳的折痕。

此刻泪眼婆娑的林梦颖含着无边的恨将父亲留下的字条夹到从不给别人看的日记本里,忽的她仰头哈哈大笑。不论未来如何她这一生必然要沉溺在往昔的阴影中,被黑暗和绝望吞噬。这将是她一生的痛一如,龙之逆鳞。这种一厢情愿想要重获父母的爱,现在看来真是格外讽刺,格外……可悲。

因与果,逃不开那心里的魔。

林梦颖身后半开的门里刮来一阵穿堂风,风声呜咽如同哭声,阴风肆虐的游荡在房间里,风不甘心的疾速穿过还半开着日记本,胡乱的翻动了几页。

只见十天前的那一刻,亦是她下定决心的一刻,林梦颖在日记本上写上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

“我将引着他,走向车流如鲫的马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