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农村的门大多是铁门,很高很宽,进去之后是一个小院子,一边铺着青石板,或者地砖,剩下的则是土路。

有条件的便在土路上种上几朵花,几棵树。

种的树都是桂花之类的,好看,也能吃。现在城市的人吃的较少,把面团揉成了蒸笼一样大小,将桂花混进其中,直接上蒸笼里蒸熟,再拿出来用刀切开,变成很大很厚的发糕,直接食用。

在现在看来并不算是好事,可在小时候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沈云走进去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大门对面的正堂,那里供奉着一对老人的照片,这是他们二人的养父母。进去上香之后,再说两句话,算是和他们说过了。

锅里热水还温热,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酸汤面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李玉歌不怕烫,直接将满满的一大面条端到了正堂里,沈云的面前。

“哥,吃饭吧!”

沈云是真的不饿,但是也不能辜负了妹妹的好意,便拿起了筷子吃了几口,便吃便问。

“对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玉歌回答:“没什么,还是村长那个德性,上来看不到咱俩这外来的。”

沈云一笑:“哪里算是外来的,有户口有收养证明,咱俩可是妥妥的梧桐村人氏。”

宋玉歌眨着大眼睛,趴在桌子上看着沈云:“哥,再和我说说以前的故事吧。”

沈云毫不在乎:“我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都听不够吗?”

“就是听不够。”

沈云想了一遍,随后开口:“我记得啊,老爹老妈差不多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抱起了还有半岁的你。天气挺冷的,你亲生父母把你放在了门口的麦垛上,哭声吸引了老爸老妈,身上有五百块钱,还有一张纸条。”

宋玉歌听到之后,双眼有点湿:“纸条,你以前怎么没告诉我纸条?”

沈云无所谓的样子:“纸条上也没写什么,只有一句话,女孩很健康,生日是一月二十四号,名字叫做宋玉歌。”

“这个我还是很清楚的,可是我还是觉得沈婉袀好听。”

“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已经改成宋玉歌了,这是老爸老妈的心愿,说是你小时候不应该替你做主。虽然你父母抛弃了你,但是这个名字还是他们给你的,留着吧,也挺好的。哪能像我一样,什么都没有,连张纸条都没有留下,就连我现在的生日也不是真的,不过是当时老爸老妈见到我的那一天而已。”

宋玉歌听到后:“哥,不管其他人,你至少还有我。”

嗯嗯……好吃…呲溜……

沈云将那碗面条吃得干干净净,习惯性用袖子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妹子,我去村长家打听打听情况,你在屋里呆着,哪都不想去。对了,村子里面的混混咋样?是不是经常来骚扰你?”

宋玉歌听到后,连忙阻止:“哥,你不要去啊,村长本来就不待见咱们两个,你过去岂不是专门吵架的吗?至于混混,他们最多见我就是语言上调戏几下,没有实际动过手,没事的。”

沈云摇了摇头:“我就是在门口偷偷的听几句,在附近几个邻居家里打听打听,坐一会儿,绝对不会和他们吵架的,你在家里放心吧!还有,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说完之后,沈云就要离去,宋玉歌赶紧拿出了钥匙:“哥,你把钥匙带上,要不晚上回不来。”

沈云茅塞顿开,怎么把这一茬忘了,自己是准备用穿墙术溜的,晚上也可以利用这个技能回来。

可是妹妹不知道了。

自己还不能告诉她,所以在明面上,还是需要带上钥匙的。

“放心吧!”

沈云拿了钥匙,打开的大门走了出去。

然后又花了许多的仇恨值,在神秘商店里换了一大堆好道具。

隐身卡片,缩土成寸卷轴(不可学习,打开此卷轴可以使用一次缩土成寸远遁,范围一公里),二十万人民币,分身卡片,治疗术卷轴,飞行技能——阳炎之翼(初级),还有一个烟雾弹。

好了,算上之前自己用的那几个,这一轮的神秘商店彻底结束。

就差几天之后的更新了。

看着最后只剩下几十的仇恨值,哎,突然这一瞬间有点想念萧副经理啊。

沈云用意念驱动了穿墙术,直接躲在了马路下面,向村长的家里走去。

路程不过行进到一半,便在一块田地边上听到了稀稀言语声。

“大哥,沈家妹子真的好看,如果不是大哥看上了,小弟我一定去追。”

另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就你这个样子,还去追沈家妹子,想的真多。”

另外一个小弟立马拍马屁:“就是就是,我撒泡尿照照我自己,还没有大哥一半英俊,所以都没敢开口说追沈家妹子说话。”

大哥听到以后非常满意,拍了拍那个小兄弟的肩膀:“兄弟,还是你懂事啊,没事,等我追上了沈家妹子,玩完之后就赏给你。”

那个小弟听到之后,连忙鞠躬表示感谢:“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小弟我感激不尽啊。”

那大哥听到之后,摆了摆手,表示这个都不算什么:“和我客气什么,有大哥我一口吃的,不说给你们分一口,让你们喝点我剩下的汤还是可以的。”

沈云听到后,这几个人他从小也认识,就是三个臭流氓。

他们口里的大哥,叫做陈伟,村长刘德良是他舅舅,平常在村子里边没少作威作福,横行乡里。

剩下两个小弟都是本村人,大名不知道,一个叫二狗子,一个叫铁柱。

这俩名字的来历倒也平常,二狗子是因为他家养了两条狗,慢慢的别人就开始称呼他。铁柱就更简单了,他爸是村子里唯一一个收废铁的,再加上小时候一个电视剧比较火,里边有个叫傻柱的,小孩们喜欢给他人起外号,他就变成了铁柱。

至于他们口中的沈家妹子,就是沈云的妹妹宋玉歌,从小叫做沈婉袀,村子里的大人和左右邻居都习惯了这个名字,以至于后来改名字的时候,人们还是改不过来习惯。

“一群不学无术的小混混,竟然敢打扰我妹妹的注意,不教训教训你都对不起你们的父母了。”

沈云正在脑海里思索着,如何给他们一个教训的时候。

那三人又开始商量。

“老大,刚才我去望风的时候,看见沈家妹子在路边上等人,好像是他哥。”

铁柱开口。

陈伟听到后,想了想:“听说他那个哥在城里混的不错,你们两个具体知道点啥?说说?”

“不知道啊,老大,我们一直跟你在村子里面,外面情况不太清楚,不过我有一个好主意。”二狗子神秘兮兮。

陈伟对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下:“有屁还不赶紧放,装什么深沉。”

“大哥就是有文化……”

“快赶紧说。”陈伟催促。

二狗子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大哥,这种事情不可硬攻,只能智取,明天我们去请她哥过来吃饭,就说是接风洗尘。然后由我和铁柱缠住他,你去家里面告诉沈家妹子,说她哥犯了事,进去了,她肯定会打电话查询真相,我们把他灌醉之后,自然是没人接电话的。到时候,老大,你就可以摆出自己的关系,沈家妹子还不是躺在床上,任你收拾。”

陈伟听到之后两眼放光,色心大露:“好主意呀,到时候我还可以趁机以此为要挟,逼着她嫁给我,岂不是美梦成真了。”

铁柱在一旁点头:“大哥英名啊,大哥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到时候赏给我,让我……”

陈伟听到后,点了点头:“暂时还得让你叫几声大嫂,不过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大哥怎么可能会食言?等我玩够了,一定让你也舒服舒服。”

“大哥威武,大哥霸气。”

两个小弟异口同声的喊道。

陈伟打了个哈欠:“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回去睡吧,对了,明天去买点酒,再买点安眠药之类的,再给我整一点蓝色小药丸,明天大哥我要一展雄风,让沈家妹子知道哥哥我在床上的风采。”

二狗子点头:“哥,你就放心吧,小弟我这点事情还是能给你办好的。”

三人说到了这里,便各自回家,各找各妈了。

沈云躲在他们不远处的地底下,把这一切计划听的清清楚楚。

三个二愣子,居然还有这样的头脑?

明天你沈云爷爷,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智勇双全。

他们三个人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并不是沈云今天晚上要办的大事。

村长刘德良,他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通过穿墙术,沈云摸到了村长家的房子墙内,照着开灯的房间内走去,刚刚走到哪里,便听到了屋内有几个人的声音传来。

“刘先生,只要这一次的事情办好,好处少不了你的。”

这个声音听着似乎有点熟悉,沈云悄悄的探头进去,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萧风,居然是他?

没想到他也连夜来到了梧桐村?可是自己在公司的时候,曾经负责打印过文件,看过他的老家籍贯,并不是在这里呀。

为什么他们连夜来到了这里?

旁边还有一个男子,正是他的小叔——萧万。

容不得沈云多想,村长刘德良开口,咂咂嘴:“二位先生来这里的意思我很明白,可是你能给我们什么呢?说的不好听点,二位的身家似乎还不如我吧。”

萧万听到后,悄悄的在刘德良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刘德良双眼放光,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萧先生,你这个承诺可是当真?”

萧万点头:“如果你有天赋的话,我绝对说话算话。”

村长刘德良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敢问萧先生,年年益寿可能做到?”

萧万正色回答:“远远不止,如果能修炼到最高境界,甚至可以长生不老,羽化成仙。当然了,这一切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信不信的话,就由刘先生自己选择了。”

刘德良点头:“这件事情,我怎么会怀疑呢?毕竟年轻的时候,我可是亲眼见过你们这一类人存在的。好,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全部答应。希望我把事情办完之后,萧先生不会食言才好。”

“哪里,哪里,刘先生,尽快要好,一定要将全部的土地收回来,毕竟我们暂时不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

刘德良点头:“萧先生,请您放心,这一点我刘某还是能保证得了的。”

沈云听到了,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剩下他们三个人说的都是一些废话。

毕竟一直待在墙里边儿,空气是越来越稀薄的,沈云光是听了刚才那几句话,就将头伸在外面呼吸了好几次。

当然了,肯定是外面的墙,如果伸到他们房间内的墙肯定会被发现的。

刚才他们三人说的是什么事情?

听他们几个人的话,似乎和土地有关系?

至于那个萧万答应刘德良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将他带入修仙的世界。

可是土地里埋的到底是什么宝贝?

竟然让萧氏二人,大晚上的跑到这个地方?

沈云一时半会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偷偷的溜了回去,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也不想用钥匙开门,也直接穿墙进去。

宋玉歌的小屋里泛着微弱的光芒,她一个人闲来无事,玩着手机。

偶尔也翻看点什么招聘信息之类的东西,父母已故,及早出去找份工作才是正经事情,不能让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哥一个人身上。

沈云敲了敲她的房门,她吓得一激灵,赶紧关上了手机,看向了门口的方向:“谁?”

沈云回答:“是我,你哥。”

她听到后,穿上了拖鞋,打开了房门:“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我没有听到大门的声音?”

农村的老旧铁门,开门的时候会发出很大的声音。

沈云笑笑:“在家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她摇了摇头。

沈云解释:“可能是你看手机太认真了,所以没有听见。”

这种理由算不上真,但是真要是说起来,许多人还是信的,毕竟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遗忘一点习以为常的事情。

“或许吧!对了,哥,村长哪里怎么样?事情会怎么说?”

沈云转了转眼珠子,顿时有了主意:“妹,明天无论如何,不管给多少钱,都不要卖咱家的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