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带着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沈云连忙跑回了自己的家里,放了满满一大池子热水泡了起来。

那个男子什么情况?

蓝色的可见光芒又是什么?

妖怪,吸血鬼?

还是什么神仙?

这个世界上有神仙吗?

还是说,那个男子和自己一样也是某一种系统的绑定宿主?

通过这个系统得到的宝贝。

对,对,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把所有的春天都揉进了一个清晨,把所有停不下来的言语,变成秘密关上了门。莫名的情愫啊,请问谁来将它带走呢?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这个时候,沈云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映入眼帘。

“喂,小玉,什么事情?”

电话对面是一个女孩,叫做宋玉歌,和沈云是一个村子的。

他们两个都是这个村子的孤儿,被同一家人收养,算是自己的妹妹吧!

后来自己考上了大学,来到了北雁市上学,妹妹则一个人在村子里生活,寻常干点农活,偶尔也出去打工。

最最主要的是,要在家里边照顾养父养母。

直到半年前,他们二老双双过世,这才闲了不少,妹妹打电话说过很多回,想要来城市打工,这样挣的钱比较多。

但都因为各种事情而耽误了下来,一直拖到了现在。

“哥,爸爸妈妈过世之后,留给咱们两个人的田地被人占了,村长带头欺负咱家,给的补偿款非常非常少,和别人的差的非常多。”

沈云听到后,想起了村长刘德良的样子,恶心死了。

这个狗屁村长,从小就不待见自己,可没想到背后竟然像这样的黑手,现在有了系统,正好可以回去收拾收拾他。

“妹,别急,我现在就回去。”

“哥,我就是打电话给你说一声,不用这么着急的。你还要实习,不能耽误你上学,我……”

听到妹妹的话,沈云摇了摇头:“有件事情我没跟你说,我退学了,上着学也没意思。”

宋玉歌听到后,着实是有点懵:“哥,你怎么能退学呢?我是实在是考不上,你虽然考的学校不好,但好歹也算是个大学,学习一门手艺出来之后,也好找一份工作,哥,你现在退学了,以后该怎么办?”

沈云扯谎:“我早都想告诉你了,我中了点彩票,有个几十万,想出来做点生意。我那个学校你也知道,专科,根本就不包分配工作,上个大学没你想的那么好,无非就是多耽误几年青春时光而已。”

宋玉歌高中毕业后,学习也不是很好,听到老哥的话,似乎也有点道理。

“行,哥,你自己看吧!我也不是很懂这个,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沈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才九点多:“你等着,我这就整个车回去。”

“哥,不用,明天你坐大巴车都行,做出租车太贵了。”

宋玉歌劝到。

“你忘了吗?你哥我中彩票了,几十万还是有的,不差这一点,等着,挂了啊!”

沈云连忙挂了电话,这种事情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妹妹只是学历不高,不代表她笨。

再说下去,早晚都得露馅儿。

系统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最好还是不要告诉其他人,自己可不想被某些大人物知道之后,拉到实验室里边切片研究。

在手机里面找了个顺风车,回自己的家不过才三百多,若是放在平常,自然是舍不得的。

可是现在和平常不一样了,直接包车回去。

沈云也不用收拾什么,拿上手机和充电器,等了二十分钟左右,这才悠哉悠哉的下楼,刚好赶上了顺风车到了,然后走上了回家的路。

梧桐村距离北雁市并不远,出了市区没多久就是,饶是如此,也有近两个小时的路程。

坐顺风车自然快得多,大巴车跑两个小时,那是因为路上走走停停,不停的上下着乘客。

村子里的路灯破旧不堪,昏黄无比,年久失修,也没有人去管。

市里每年拨下来的维修款,至于去了哪里,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却又不敢说出来。

宋玉歌今年十九,正是大好年华,身上的衣服并不算昂贵,但穿在她身上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美感。头发很长,但不及腰,白白的小脸总是挂着笑容,戴着近视眼镜,给人一种文化很高深的样子。

夏天的夜晚并不算是很冷,微风轻轻吹过,刮起了她黑色连衣裙的裙摆,仿若世外桃花源的天上仙子。

美不胜收。

滴滴——

顺风车停在了梧桐村的村口,沈云从车上下来,她直接扑了过来,亲昵的拉着沈云的胳膊。

现如今,他们二人是彼此的唯一亲人了。

“哥,锅里有饭,我刚给你做的。”

人还没有回到家里,宋玉歌已经关心起沈云的肚子了。

“嗯嗯,对了,你最近怎么样?”

沈云问她。

宋玉歌点头:“我呀,挺好的,要不是家里有这一亩三分地,真的想出去打工。正好这一次村地要被占,我寻思着也能有个好价钱,然后出去打工。可谁知道村长太黑,咱家五亩地,他一共也只愿意给五千块钱。”

沈云听到后,心里十分惊讶。

五千块?

就这点钱就想拿走五亩地?

他在中间到底是捞了多少的好处?

“不可能吧!这不是明摆着自己吃掉了吗?”

宋玉歌点头:“谁说不是呢?一亩地上面赔了五六万呢,但是人家只愿意给这么多,说有本事告他去。”

沈云知道村长刘德良的德行,这种人是吃硬不吃软,你越是和他杠,最后受伤的永远是自己。

毕竟山高皇帝远,这个村子里他什么事都说的上话,要是不小心在哪里得罪了他,还没有带着礼物去他家赔礼道歉。

以后人家有的是小手段整你。

沈云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脑海里的神秘商店:“妹,这一次,我让这个村长后悔,跪在地上向你忏悔,你信不信?”

宋玉歌知道这种事情完全就是不可能的,老哥说这句话,无非是在逗自己开心而已。

她捂着嘴巴,轻轻的笑了笑:“好的,哥,那我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沈云心里发誓,自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