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沈云开口:“萧风?你有什么事情呢?”

萧风呸了一下:“沈云,你这个啥比,我本来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不过你小子现在完了,正如你看到的。小叔,揍他。”

萧万向沈云靠近,一步,两步,三步,随后他瞬间飞起,右手由掌变拳,直接砸了过来。

如果是寻常人看到了这种架势,必定害怕不已,还没有交手,便已经心慌了。

然后落于下风,直至战败。

可是,沈云不是一般人,他躲闪过去,背后正好是一堆破砖头。傻屌,人类的拳头再硬,也没有办法跟砖头相比,这一拳砸上去,疼死你丫的。

砰——

沈云脑海里想象的惨叫声并没有传来,反而是一堆破砖头被拳头打的粉碎,变成了无数碎块。

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将砖头打的粉碎,沈云借着微弱的灯光,瞄了一眼他的拳头,几乎没有任何的伤痕,只有一点脏兮兮的灰尘。

这……

这也太强大了吧。

难道他是练散打的?也可能是练跆拳道的,刚才看他的身手,一瞬间便能将自己围了起来,多半是练过。

甚至有可能当过兵。

此时此刻,沈云的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后悔,没有想到萧风竟然还有一位这样的亲戚。如果自己知道,之前绝对不那样对他。

等等,自己不是拥有穿墙术吗?

那还怕个鸟啊。

沈云咂咂嘴吧:“萧风,你也是没断奶的孩子吗?挨打了,竟然回去叫家长,小学生都不屑的这种行为,你竟然做了起来。二十多岁白长这么大,跟小学生有什么区别?”

若是在平常,这一句话倒是能刺激萧风不少,毕竟他这个人心眼儿小,听到这种话几乎是零容忍的态度。

然后会给自己贡献仇恨值。

可是今天却不一样了,小叔在他旁边,无论此时此刻的沈云说什么话,在他的眼里都变成了死前的痛苦呻吟而已。

“沈云,你这个辣鸡,小叔,上。”

萧万听到了侄子的话,捏了捏自己的双手,骨头与骨头之间发出了咔咔声响,正准备抬手的时候,沈云给了他们一个鬼脸:“小兔崽子们,爸爸我走了。”

说完之后,沈云的意识暗自驱动了穿墙术,直接对着旁边的墙跑了过去。

萧风还以为他脑子傻了,难道要撞墙自尽?

可令他们两个人意想不到的是,沈云靠近墙面的那一刻,并没有撞上去,而是神奇般的进去了。

就像进入水里面的那样简单。

这………

萧风懵了。

这是人类吗?

难道,沈云他也是修仙的能人异士?

“小叔,我……”

萧万脸色沉闷,这个侄子的脑子怎么长的?还是说他和自己大哥同时给自己下套?

不是说好来对付一个普通人吗?

为什么是一个修仙者?

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修仙者,如此年龄便能修仙,如果没有遇到贵人或者某种宝物加持,那么背后必定有很厉害的师傅,势力或者家族。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毕竟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最初的修仙者,也就是一级。修仙之路长夜漫漫,往上有百级之多。

目前还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实力如何?

萧万自己不怕,但如果惹到了一个惹不起的势力,这不是给自己身后的老板找麻烦吗?

同时得罪两个大势力,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杀人,灭口。

萧万抬手,以炁御形,蓝色的可见气体瞬间包围在他的右胳膊上,然后将手伸进了沈云消失的地方:“给我出来。”

躲在墙壁里的沈云,莫名其妙的被他的大手从墙里面活活拉了出去,萧万使劲把沈云扔在了前方,萧风的脚边。

萧万松了一口气:“我当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原来只不过是个半级,恐怕是机缘巧合走出这一步的,实力弱的很呢。”

萧风看到沈云趴在自己的脚边,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他丫的,让你得瑟,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萧万看到了此处,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喊了一句:“不好,大侄子,快跑。”

可是话音刚落,沈云抬手迅速抓住了他的脚脖,然后一使劲,直接把萧风摔到了一旁,狠狠的磕在墙壁上。

“啊——”

“小风。”

第一声是萧风,第二声是萧万。

沈云擦了一下嘴边的血迹,掏出了一张卡片,三千仇恨值换的,力量增幅卡。

可以将力量提升五倍,不过只能持续十分钟。

沈云抬手,将卡片的力量全部吸收,然后准备冲上去,嘴里大喊一声:“死去吧!”

拳头即将落在萧风的身上,一双干枯的手凭空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拦下了沈云的攻击。

动作很随意,看着非常轻松。

是一个老人。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

一个拿着破碗,衣衫褴褛的老人。

他是谁?

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来的?

没有一个人知道。

萧风看到他之后,恍然大悟:“老家……,老爷爷,是你!”

老人回头对着他轻轻说了一句:“小家伙,是不是准备喊我老家伙?老夫说过了,你与修仙有缘,与我们门派有缘,老夫出手,帮你也是帮自己。”

萧风听到后,大为震惊,他还以为这个老人只是骗自己,没有想到他说的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谢谢,前辈。”

萧万也在一旁说道。

老人摆了摆手,表示这个不是问题,随后回头劝沈云:“小伙子,事情到了这里,看在我的面子上,结束吧!”

沈云双眼死死的盯着老头,实在是不愿意算了,可是脑海里的警报再一次的提醒。

警报,警报,此人深不可测,建议宿主跑路。

再说一遍。

警报,警报,此人深不可测,建议宿主跑路。

既然系统都这样说了,自己再不跑路,恐怕就真的走不掉了。

沈云默默退了出去,老头也没有为难的意思,就这目送着他离开。

走出了这个巷道,沈云飞快的跑去,来到了大路上,打了一个出租车,目标直接龙湾小区。

可怕,可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可见的蓝色光芒到底是什么?

这个老头又是什么样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