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痛扁一顿的萧风趴在地面上,满脸的灰尘,狼狈极了。

沈云,我势必要杀你。

沈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云,你……

大中午的,他一个大男人趴在路上,许多人用奇怪的目光瞅着他。

怎么现在的男的越来越不知廉耻了?

趴在地上干什么?

捡钱吗?

萧风一肚子委屈没有地方撒,对着四周人吼了一句:“踏马的,都在看什么?滚回去吃饭了。”

四周的路人发觉这个人,八成是个神经病,纷纷避让开来。

萧风看到如此识趣的他们,一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离去。

旁边,手捧着一破碗,头戴一个很烂的帽子,胡子拉碴,浑身衣衫褴褛的老头走了过来。走得近的才发觉他的头发很长,编成一个辫子,披在自己的身后,有点类似于晚清的装扮。

老头抱着自己的碗,来到了萧风的面前,仔细的盯了他几秒钟,然后围着他走了几圈,咂咂嘴巴:“小伙子,你与修仙有缘。”

萧风听到后,从自己兜里边摸出了一块钱扔在他的碗里:“老子心情不好,快滚。”

说完之后正准备离去,老头子轻轻挥手,远在五六米之外的萧风,只感觉背后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立马趴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起来。

老头点头:“我说了你与修仙有缘,这一拳当做你对我不敬的惩罚,若是有什么反悔的事,来建设路交叉口的公共厕所旁边找我。”

萧风听到之后,并没有认真,嘴里边嘟囔了一句神经病,便一个人离开了。

沈云拿着钱倒是享受了一番,如今钱来的容易,他也不需要像以前一样生活了,五十万要多不多,要少也不少。

租一个好点的楼房,也不用上班,找点女人陪着,每日好好享受一番,就这样度过余生,也不失为一种惬意的生活。

沈云一辈子不就想要这样生活吗?

现如今,既然靠着系统提前实现了。

上什么班?奋什么斗?

就这样躺着咸鱼不好吗,沈云看过很多小说,什么主角拥有了系统,各种人生开挂,走上巅峰,狂收后宫……

那样做有什么意思?

像这样的生活不好吗?

沈云并不是一个极度贪婪的人,有五十万就不错了,没钱的时候再想办法整点儿仇恨值,随时可以换点钱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小道具。

悠哉悠哉,就在这个城市慢慢的养老,自己现在年轻,再过几年娶一房老婆。

这难道不就是人生巅峰吗?

另一边,萧风中午被龙哥打了一顿,又被一个老乞丐恶心了一下,中午吃个饭,还和服务员吵了一架,憋了一肚子的火。

下午回到了公司,张天这个二货,居然伙同总经理还把自己开除了。

刚开除没多久,萧风又接到了女友的信息,说是不合适分手之类的话。

然后电话微信通通被拉黑,萧风欲哭无泪,看着公司高高的楼层,他只想一跃而下。

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必呢?

一脸失望的样子,萧风如同丧家之犬,无处可归。晚上回到了家中,老爸萧信却高兴无比。

“风儿,你小叔回来了。”

萧风听到这句话,看到了父亲旁边的年轻人,与老爸有八分相似,却又些许不同。

这应该是今天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小叔萧万,早些年当过兵,后来跟京都某个大佬攀上了关系,帮忙照顾一下他的人身安全,就是当保镖的。

这些年,小叔依靠着大老板早就发了财,爷爷奶奶早逝,小叔一直跟自己家非常亲,时不时还往家里边寄点钱,改善自己家的生活。

父亲萧信之所以高兴,那是因为弟弟的实力相当强大,这里边牵扯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普通人很难知道的。

其实也简单,只有两个字而已。

修仙。

每个人身上都有说不上来的能量,这种能量随着人出生而运行至全身,叫做炁。

炁随心走,游于五脏六腑,运行全身,上聚百会,下至涌泉。

这种特殊的能量,有点类似于游戏中的蓝条,是每一位能人异士所战斗的基础能量。

萧信经过弟弟萧万的劝导,也决定不再世俗做什么破工作了,到最后挣的那些钱有什么用?

还不如去学修仙,凌驾于普通人之上。

萧信给儿子说了大概,萧风根本就没有听进多少,看着自己的小叔,恶狠狠说:“叔,能帮我教训一个人吗?”

萧万听到之后,紧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开口:“按理说能人异士是不能打扰普通人的,要不然会被国家组织盯上,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被杀掉。”

萧风听到后,摇了摇头:“没那么严重,就是想让你出手揍他一顿,以解我心头之恨而已。”

“行,这一点小叔我还是能做到的。那个人在哪里?咱们这就去,回来之后我教你感悟先天之炁,尽早的脱离普通人的范畴,成为真正的一名能人异士,然后小叔这次回来是有任务的,你跟着我去好好的做任务,到时候我在老板面前为你美言几句,你就真的飞黄腾达了。”

萧万对着侄子承诺。

“谢谢叔,我知道那小子在哪里,咱们现在就走。”

萧万点头:“行。”

话音不过刚落,两个人先后出门。萧信看着二人,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微笑:“这一回,也轮得着我萧家翻身了。”

另一边,龙湾小区。

沈云在这个地方租了一间屋子,三室一厅,虽然他自己一个人住不了,但是这个房租贵啊。

只要贵,住着就舒服。

反正五十万够自己花好久,现在还有三万多的仇恨值,到时候再换点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可以了。

况且神秘商店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更新,下一次再换点现金就行了。

足够自己潇洒一阵儿了。

夜晚,微风徐徐,刮在脸庞上,十分舒服。

沈云从床上骨碌下来,穿上了自己的鞋,走出了小区,准备找个地方吃点饭。

在公司的时候,吃惯了公司附近一家小饭店的面条,虽然说如今现在自己也算是一个有钱人,但是那种味道还是比较让人怀念。

沈云打的来到了饭店附近,十分钟之后,心满意足的出来。

还是这个味道,好吃。

远处,两个身影不停的盯着这里,如同狩猎的眼镜蛇一般,死死的盯着猎物。

沈云吃完了饭,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十分满意的散着步,顺便消消食。

那些家庭条件不好的,每个月为了几千块钱不停的奋斗,一个月下来累成一条狗,却又挣不了几个钱。

那些家庭条件非常好的,每天就为了家族各种事情,公司的各种麻烦,也是忙得头焦烂额,明明那么有钱,却还是闲不下来,到了月底也是累成一滩烂泥。

他们那些人,哪里有自己现在这样逍遥快活?每天吃吃饭,消消食,打个游戏,回到家里,在浴缸放满热水,舒舒服服泡个澡。

想吃什么就买,想喝什么就喝。

不用像条件不好的那些人一样,每个月担心各种各样的钱财得失。

也不用像那些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富二代一样,为了公司,家族的事情,活活把自己累倒。

如今这样的日子,给个皇帝都不换。

看着沈云,萧风开口:“叔,就是这小子,他最喜欢在这个面馆吃饭,没想到真的让咱们碰见了。毕竟他被公司开除了,还不一定会来这么远的地方。”

萧万听到后:“看他的样子就是一个学生啊,你也太丢人了吧,白长了一米八的大个子。”

“叔,这种事情不要当街拆我台。”

“你就是个废物,今天小叔帮你揍他一顿,断他一条胳膊如何?”萧万十分自信,虽然自己只是最初级的能人异士,但是收拾一个小老百姓,还是一个大学生,太容易不过了。

更何况,这个萧万还是兵出身,身手自然是相当了得。

“那就谢谢小叔了。”

“跟上。”

两人立马跟上了前方的沈云,而沈云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舒舒服服的向前行走着,丝毫没有注意身后的事情,他更想不到副经理萧风,不对,是前副经理,竟然是一个如此心眼之小的人。

还有,令沈云更想不到的是,今天晚上只不过是他们两个死对头的开端而已。

正在悠哉悠哉散步,脑海里的系统突然提示。

“检测到宿主可能有危险靠近,是否花两万仇恨值,兑换危险感应能力,每天无数次使用,使用期限终身。”

沈云听到这句话,茫然的停下了脚步,两万仇恨值,换一个先天警报器?

这个交易似乎不错呀。

确认兑换。

系统自动扣除了仇恨值,还剩下一万左右。

沈云总是感觉这个能力,似乎在哪里见识过,想了半天却没有想起来。

突然,他的脑海里一阵感应,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向前迈一步就有危险发生。

沈云迟疑了,收下了脚步,距离前方不过半步的路上,一个花盆从天而降,落在他的面前。

趴——

摔在地上,花盆全碎,里边的土壤撒在了路边上。

好险啊,好险。

真要是再往前一步,脑袋真的就开花了,看来这个危险感应能力换的是真没错。

似乎和蜘蛛侠里的彼得帕克拥有的蜘蛛感应能力一样,说不定以后这个系统也会给自己吐丝的能力,那自己岂不是中国的蜘蛛侠了?

爽!

万万没想到,也有自己做超级英雄的一天?

看来这个系统比傻妞的能力还大呀。

“没想到,这个小子运气还挺好的。”

萧风说道。

萧万看到后,似乎觉得事情有点奇怪:“这个事情也太巧了吧,走了一路上,偏偏就在这里停下来了?”

“小叔,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萧万解释:“侄子,之前大概和你说过,炁,那是能人异士的基础,对吧!”

萧风点头。

“可是,炁的使用方法有很多种,有人用它来攻击,有人用它来防御,也有人用它来制作某种东西,法宝和兵器,它的用处数不胜数。每天都有不同的能人异士对炁进行开发,也就是说它每一天都能诞生不同的用法。俗话说的好,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个炁,就是相当于水一样,容器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当然了,也有一些奇怪的能人异士,用炁作为占卜之道具,甚至有些高超之人可以短暂的预测未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去领四合彩大奖都会带上面具的,因为领来领去很有可能都是集中的那一波人,很多人会说有黑幕,但其实严格来说并没有,只不过有些占卜之人算出来的而已。”

“小叔,你们能人异士也喜欢凡间的钱财吗?”

萧万呵呵一笑:“你以为他们是野人吗?每一个能人异士都自命清高吗?不,你想的太多了,哪怕修炼出了炁,说到底也是普通人呀,无论是思想还是精神,都离不开钱呀。”

分,分,分,学生的根。

钱,钱,钱,这可是所有人的命根呀!

“所以,小叔,你怀疑沈云也是能人异士?”

萧风惊讶,扭头看了一眼小叔。

“或许吧,具体问题我也不太清楚,走,先试试他的身手。”

萧万跟了上去。

远处,一僻静无人的巷道中。

沈云走了进去,没有办法,要想走近路到前面那个繁华的街道,这条昏暗的小巷道是唯一的选择。

只不过向前走了几步,立马感应到了危险,沈云停了下来,猛的回头,两个身影站在他的后方。

其中一个人他倒也认识,正是他的学长,公司的副经理萧风。

另一个人和萧风有点相似,八成是他的亲戚。

“叔,就是他,揍他。”

萧风开口,沈云也不敢说什么,危险警报已经闪过自己的脑海好几遍了,说明面前的这个男子,绝对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男子嘿嘿一笑,连忙向前跨了两步,来到了巷子的墙边,对着墙上蹬了两下,整个身子非常轻易的向前跑去,最后一个跟头翻到了沈云的身后方。

默默转身。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生疏,绝对是练过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

希望我的书在今天没有一个人看,大过年的,如果你还在看小说,想必一个人也是孤零零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