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沈云发觉自己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这就结束了?

这个超能力有什么用?为什么感觉和之前没什么区别?说句不好听的,吃个馒头还能打个饱嗝呢!

而这个异能,除了浑身暖洋洋的,什么都没有。

而且暖洋洋的感觉也只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等等,自己的手指怎么会变成透明的?

难道,这就是穿墙术?

要不……试试去?

沈云回头,一个学校大门出现在他的眼帘里,校门口的最上方镌刻着一行大字——北雁市食品学院。

他的心里多了个主意,学校里有一个扒皮老师——孙大武。

大概一年前,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自己因为兼职迟到了,他竟然让自己跑二十圈,结果岔气差点没了。最后领导来查的时候,孙大武竟然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其他学生也是敢怒不敢言,谁让这货有一个开拳馆的弟弟,谁敢去惹他呀?

再加上自己这个班级是整个系学习最差的一个班,自己学习也不好。坏学生,好学生,在那些老师的眼里从来都是以成绩来评比的,坏学生的话,有几个老师愿意去相信啊?

慢慢的事情就此搁下了,沈云当时也没在意那么多,虽然孙大武让自己跑圈儿,最后整出了那么一大堆事情,但也是自己迟到在先。

没想到的是那天的事情被他记恨上了,自从上了他的课,天天有的没的找自己麻烦,烦都烦死了。

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的就是自己上完了大二,大三第三年需要外出实习。而自己的实习意愿都是相对来说好一点的食品公司。可是,这个孙大武竟然偷偷的做些手脚,说是自己填的那三个实习目标公司全部人满,然后调剂到这家公司。

(ps:大专院校都是三年制的。)

而且,孙大武还吃了自己一部分的实习工资和回扣,还让公司里的人处处针对自己,什么脏活累活都往自己身上扔。

那个萧风,就是和孙大武穿一条裤子的,还是自己大两届的学长。

如今有了这项异能,不去好好的整整他,都对不起自己。

沈云想到了这里,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也不再回公司了,有了这个系统,自己还怕挣不到钱吗?

很快,天便黑了下来,沈云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学校的小角落,这里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头,是不用担心被发现的。

环顾一圈,附近并没有人。

沈云以自己的意识驱动,身体慢慢的开始透明,最后直接进到了墙里边。

水泥呀,砖头之类很硬的东西,遇到了沈云之后,它们竟然变得像水一样柔软。

只不过进去之后需要憋气,每隔几分钟需要换气,和游泳有点相似。

他喵的,大意了。

下一次一定要准备一个氧气瓶,这样就可以长时间的在墙里边行走了。

孙大武是一个人住在教师宿舍的,正好赶上那几天电路老化,他那个地方暂时没有什么电,而且还在一楼尽头的拐角处。

再加上,学校里面多多少少有几个比较瘆人的传说,什么半夜还在写字的黑板呀,盖在坟墓上的学校啊,在宿舍里自杀的老师和学生,差不多的故事还有很多。

这里的环境,还没有等沈云下手,多多少少已经有了几分阴森的味道。

孙大武刚刚去食堂吃完饭,晚上没有他的课,便一个人躺在宿舍里扣着手机。

因为电路问题,整个宿舍非常黑,只有他的手机散发着微弱光芒。

“他喵的,什么时候才能通电?电路老化,这么小小的一个问题都修不好吗?”

沈云知道孙大武的住所,但毕竟是第一次在墙里边行走,时不时还得偷偷的露出眼睛,寻找一下地方。

小半个小时吧,终于是来到了孙大武的住所。

萧风仇恨值+1000,萧信仇恨值+3000

嗯?

为什么突然又多了四千仇恨值?

时间稍稍的向前回溯一点,在公司的萧风和张天刚开始只是拌两句嘴,后来越来越剧烈,最后扭打在了一起。

张天虽说家里比较有钱,但他就是一个执垮的富二代,酒色早就掏空了身体,怎么可能是萧风的对手。

被胖揍了一顿的张天立马给老爹打了电话,说明了事件原委,就这样萧风的老爹萧信的工作没了。萧信知道后,立马和儿子通了电话,萧风肯定是把事情推到了沈云的身上,就这样,父子两个莫名其妙的又贡献了一波仇恨值。

加上之前还剩下的三千,现在的仇恨值有七千多,看来马上又能换东西了。

没想到这个副经理还可以,最好能再坑他一波,多给自己贡献点,让自己多换点东西,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嘿嘿嘿——

每每想到了这里,沈云都高兴无比。

算了,不去管他们两个了,好经理,明天再去坑你吧。

沈云看了看前方,又向前走了两个房间的位置,然后将嘴巴放到墙外面呼吸呼吸空气。

到了,到了,前面就是孙大武的宿舍了。

走到他宿舍的墙里面,沈云的脑海听到了类似于刷小视频的声音,黑漆漆的房间里,沈云悄悄的露出了一张脸,孙大武正好躺在床上,一直盯着手机看,时不时的嘿嘿一笑,妥妥一个猥/琐男。

笑吧!你就笑吧!

再等一会儿,你要是能笑得出来就好了。

沈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就站在墙里面,打开了一个小女孩儿的笑声音频。

哈哈哈——

刚开始,这个孙大武还真没有感觉到什么!

然而这个声音一直播放,他似乎意识到了不是自己手机发出来的,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趴在了窗户门口:“谁在哪儿玩手机呢?”

在窗户底下一个学生都没有。

他这样想其实也没错,为了防止学生们上课偷偷玩手机,整个学校也只有老师宿舍和办公楼可以收到无线网,办公楼没有学生敢去,所以很多学生都会选择偷偷来老师宿舍附近连上无线网玩手机。

孙大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打开窗户,看看旁边有没有玩手机的同学。

可是那里一个人也都没有。

墙壁里边,沈云一个人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将手机音量开到了最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女孩瘆人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宿舍,孙大武听到后,开始有点紧张,额头上竟然冒出了点虚汗:“谁?快出来,这样恐吓老师可是会被记大过的,现在出来我保证不再处理这件事情。”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这个时候,躲在墙壁里的沈云把音频关掉了。听到声音戛然而止,孙大武一抹头上的虚汗,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我就知道是有人恶作剧。”

吓老子一跳。

沈云一阵坏笑,又打开了一首比较惊悚的音乐。

那种气氛感油然而生,再加上,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害怕的东西,听到了那种音乐立马就能联想出来……

孙大武身上的汗毛炸立,总感觉背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妙东西。

呼呼呼——

窗户一直关着呢,大门也不在那个方向,孙大武的背后却感受到了风。

这,这明明是室内啊。

为什么会有风呢?

墙壁里面,沈云捂着自己的嘴巴,忍不住笑了两声。

刚才的风,自然是自己的杰作。

“哪里有那么多鬼,肯定是自己吓自己,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玩意儿?再说了,我孙大武为人光明磊落,又不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会害怕鬼呢?”

孙大武一直在一旁不停的暗示自己。

沈云听到后,捏着自己的脖子,故意变了声音说:“孙大武,你,确定你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吗?”

其实这句话,沈云是在炸他,毕竟人活一辈子,不可能十全十美。

“谁?”

“快点给我出来,躲起来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站在我面前,让我看看你是人是鬼?”

“是哪个同学?如果是你搞的恶作剧的话,现在出来向我认错,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让学校查出来,可能就是劝退处理了。”

沈云听到后,又重新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不断的播放女孩哭泣的音频。

呜呜呜——

“谁在哭?谁在哭?”

沈云故意拖着沙哑的声音:“孙大武?你回头看一眼我?”

孙大武默默的回头,看到了墙上似乎有一张人脸,但是又分不清楚,只好用手机的微弱灯光照着那面墙,一张恐怖的人脸就那样刻印在墙上,眼珠子还能翻来翻去,嘴巴和舌头不停的舔舐着。

“你……,你是……谁?”

孙大武看了看墙上的那张脸,总感觉有点面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沈云缓缓的开口:“是我呀!”

“啊——”

这一刻,孙大武彻底崩溃了,一阵腥味传来,四十多岁的他竟然尿裤子。

“鬼呀!鬼呀!”

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换,孙大武直接一股脑儿的冲了出去,在学校里大喊大叫,很快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十几名老师在副院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孙大武的宿舍里。

孙大武一个人指了指墙壁:“里边有张脸,一张人脸,没有身子,而且嘴巴还会说话,他知道我叫什么,很恐怖,很恐怖。是鬼,一定就是鬼……”

这时候,旁边的两个女老师捂着嘴笑了笑,而大家也都不愿意靠近孙大武,毕竟那个味道太难闻了。

副院长黄权回头瞪了一眼:“孙老师,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们应该都是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破除迷信,相信科学。你怎么能在学校里边大喊这种封建之语呢?还为人师表呢,今天这事情要是没有个一二三,我要考虑对你进行暂时停课了。”

说到了这里,副院长黄权打了个电话,叫来了几个施工队的师傅,把那面墙拆的干干净净。

结果,什么狗屁人脸,就是几张小广告纸而已。

至于沈云呢?自然是不可能站在墙壁里边等他们拆,要不然早就暴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