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看到面前这个老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说着废话,沈云直接开始打断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又没说不帮你,不过这件事情可说定了,你若到最后敢反悔,最好出手,把我一块杀了,要不然我必定下半生追你到天涯海角,绝对不会放弃。”

张敬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立马保证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虽然你刚才才认识我不久,但是我这个人说话,一向是向来遵守诺言的。唯一一个缺点只不过是话有点多,但是我这个人人品好呀,道德上也绝对不是有缺陷之人。碰到我这样的人,也算是你的运气了,如果要是遇到一些比较阴狠的老头教你们修炼,那到时候说不定偷偷的把你们当炉鼎给祸害了,你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呢。”

宋玉歌从小在农村生活,哪里分得清真正的坏人是什么样子?

就她这个样子,遇到最坏的人,也不过就是那个陈伟,以及村子里一些街溜子,话语挑衅一番而已。

和真正的坏人比起来,那些人根本就不算是啥,甚至连小流氓都算不上。

沈云转身问自己的妹妹:“妹子,你是怎么想的?要不要回宋家?刚才你也听到这个老头说了,你的家族,如果你真的是宋家的啊,你的家族可是妥妥的修炼家族,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进了那个门,你可就一步登天,彻底成为真正的修炼之人,成为真正的人上人了。不必跟着我,在农村这里瞎晃,甚至连下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

宋玉歌听到后,眼泪晶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如梗在喉,却又说不出来。

过了好久,她才缓缓开口:“哥,你这是打算把我撵走吗?”

沈云听到后,立马摆了摆手:“妹子,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真的,我从来都不会有这个想法。现在父母也走了,我就剩你这一个亲人了,我怎么可能把你往外面撵呢?”

“那你刚才说那些话什么意思?哥,你是觉得我跟着你吃不了苦吗?还是觉得我就是个累赘,你根本不想管我了?真的没有想到呀,老哥,十几年前我爸妈抛弃我一次,没想到今天你也说了同样的话,那么我明天一觉醒来,是不是就已经躺在大街上了?我……,呜呜呜——”

宋玉歌越说越激动,最后她泣不成声,哭了起来。

张敬德听到后,也开口劝:“妹子,你不要太伤心了,我也可以教你修仙呀,你的天赋比你哥还要好呢,如果你真的是宋家人,说不定还能学会宋家人的血脉技能呢。”

宋玉歌直接回怼:“我不学,我就要当个普通人,让我哥保护我一辈子,是不是我学会那个臭技能之后,你们两个就要商量着把我送回去了?”

张敬德一辈子在修炼的方面造诣很高,但是刻苦修炼了半生,没有娶妻,更没有谈过恋爱。如今的他差不多也小五十岁,还是那个啥。

通俗点说,就是处男。

面对女孩这个样子,这个张老头还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应对。

只能默默的看着旁边的沈云:“现在该你上了小子,快去哄好你妹妹吧,以后有了她,在宋家的时候,你会得到取之不尽的好处。当然了,前提是她真的是宋家的人。对了,你们和她相遇的时候,就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吗?比如说玉佩之类的?”

沈云不太明白张敬德的话,似乎妹妹身上的秘密有很多。

沈云摇了摇头:“我那会儿还小,记不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应该没有,我记得我父母和我说过,遇到我妹妹的时候,她身上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名字和出生日期,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不过至于我父母有没有和我说实话,那我就不知道了。”

张敬德立马说:“那二老现在在何处?咱们去问问不就明白了?”

沈云的神情略微悲伤:“这个,他们在前一段时间已经双双因病过世,这个,恐怕已经没有办法了。”

张敬德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失了言,给了一个抱歉的表情:“抱歉,我不知道这个事情。”

话音刚落,张敬德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纸呢?那张纸你见过吗?”

宋玉歌在一旁摇了摇头:“没有,我也是前几天才听说这件事情。”

沈云点头:“这个,我见过,当时那张纸好像还挺漂亮的,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图案,我父母当时也寻思着是我妹妹的唯一念想,就把那张纸留了下来,除了那张纸,还有当时襁褓。不过,都在我的老家,现在恐怕已经拿不到了,毕竟我惹上了地下杀手,一时半会儿肯定不可能放过我,现在回去只不过是自投罗网而已。”

张敬德摆了摆手:“这种事情有何难,我说过,你妹妹的天赋在你之上,我现在就带你们两个走入修仙的大门,到时候你们两个也算是能人异士,还怕他们那个地下杀手?分分钟灭了他们都没问题。”

沈云听到这句话之后,心里面是非常高兴的,如今自己已经是一级,也算是一名修炼者。可是妹妹还是普通人,遇到了那些可怕的地下杀手,肯定没有招架之力,如今张敬德说了这句话,那说明妹妹的实力,很有可能在未来是会超越自己的,面对那些杀手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也不用自己时时刻刻的在他身边保护她了。

“张老师,刚才你为我引导起了身上的先天之炁,那我妹妹呢?要不你也帮帮她?”

听到是沈云的话,宋玉歌脸色骤变,立马开口反对:“我不学,我不学我就是不学,哥,我知道你是想把我送回去,我告诉你,我是完全不可能回宋家的。就算他们真的是我的家,我最多就是去问问他们为什么当年抛弃我?无论是什么样的答案?无论他们以后在我面前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原谅他们,更不可能和他们回去。哥,所以我求求你别再逼我了,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