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三,二,一。”

寂静的雨夜中,趴在窗户前的一个黑影,安静的数着,似乎这不是数字,而是一个人的催命曲。

两个杀手同时踹下了门的一侧,踹的时候还用上了炁,本来就是木头做的大门直接被踹倒在地上,门板咔嚓而碎。

就在他们踹开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的灯瞬间又灭掉了,迎接他们的是一片漆黑。

看不见目标,稀奇古怪的灭灯,作为多年的杀手,他们二人的心里涌上了一阵恐惧。

天空中一道炸雷,直接奔进了他们的心里,顿时冷汗直流,也可能是雨水。

与此同时,二人的背后飘过来一个声音。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人是在找我吗?”

二人不愧是职业杀手,转身,回头,拿出武器,攻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任何的卡顿。

可他们这样的反应,不过只有短短的几秒钟而已。

由此可见,他们二人作为杀手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沈云站在雨地,安安静静的看着前方二人,另一个漆黑的小屋子里,宋玉歌趴在窗户口,此时的他瞪大了眼珠子,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在这法治的土地上,持凶器而入,竟然还能使用那种神秘的力量。

那种光芒似乎偏黑色,和哥身上的差不多,但是颜色有所不同。

.除了颜色还有气质,或者说不是气质,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和感。

看到他们二人感受到的是害怕,是恐惧,来自心里的害怕和灵魂上的恐惧。而哥身上的,则温和的许多,有眷恋,依靠,还有安全。

这些人是超人吗?

还是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这真的存在吗?

他们这样的人?

如果拥有这么神奇能力的人对普通人出手,岂不是再方便不过了?

真的没有人能管得住他们吗?

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哥,他没事吧!

他一个人如何打得过这两个人呢?

院子里,沈云向后退去,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业火焚烧。”

院子里出现了一抹光明,不是灯泡,而是在空白的土地上,燃起了一堆红色的火焰。

没错,就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引燃物,就在这磅礴的大雨中,竟然烧起了一团火焰。

这……

那二人发觉了事情不对,转身就要逃走,反正钱已到手,就算任务失败,多多少少也能拿点辛苦费。

可火焰似乎像一团生命体,根本不给他们二人机会,立马追踪上去,拦在他们的身上,如一块牛皮糖怎么拍都拍不灭,怎么甩都甩不掉。

“啊——”

“啊,烧死我了………”

在他们二人的凄惨喊叫中,被火焰吞噬掉,消失在了这个院子里,几乎没有留下一点的痕迹,似乎不曾来过一样。

沈云看到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自己可是真真正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然后很早就感受到了有人来杀自己,便卖掉了自己的所有道具,用掉了所有的仇恨值,是指还让系统陷入了沉睡,这才换到了业火。

此火威力巨大,哪怕遇到了二十多级的绝世高手,也能轻松秒杀。

之所以花费这么大的心思,主要是沈云还想是来个保底,毕竟这种事情如果保底不行,一旦赌输了,小命就没了。

这个院子里除了自己,还有宋玉歌。

她基本上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可不能再出什么事情。

如今系统陷入沉睡,会不会消失还是一种说法!

穿墙术也没有了,唯一留下的只剩下危险预知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外挂,只剩下一个异能,还有之前用仇恨值换的钱也在。

如今再被人追杀,恐怕就真的只能逃跑了。

刚才那一群人在自己门口讨论,似乎提到了什么地下杀手榜,显然这一群杀手最多只能是喽啰,和在榜杀手相差的远。

自己动手杀了两个人,也不知道后续还会有什么麻烦的事情。

所以,自己必须走,必须得连夜得走。

什么房子土地啊,这些都不要了,以后有机会了再回来说这些事情。

宋玉歌看到了一切,哥哥杀人了,这是自己亲眼所看见的。

警察,会不会把他抓走?

不对,是他们两个先闯进来杀人的,哥哥最多只是防卫过挡。

砰——

沈云这个时候直接闯了进来,在屋子里随便装了点东西收拾着:“你这傻姑娘在看什么?快来收拾东西,咱们要连夜离开,如今惹上了地下杀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报复我们,至此危险之际,你还在这里发什么呆?快点收拾东西啊。”

宋玉歌听到了哥哥的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拿出了背包,简单收拾了一下,跟着老哥连夜离开的这个地方。

路上,她心里有许多不解。

“老哥,家里的房子和地怎么办?”

“没事,就扔在这里,有时间了回来再说。”

“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让我那么多奇特的能力?”

“我们?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现在似乎失去了许多,恐怕不能像之前那样了,所以才要带着你赶紧连夜离开,万一被仇家追到此地,明年的今天就是咱俩过周年的日子。”

“哥,我怕……”

沈云有些亏欠:“我原来以为只是和陈家的一点争斗而已,真的没有想到,竟然稀里糊涂的被卷入了这么大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做事比较冲动,害得你要和我一起逃亡。”

宋玉歌摇了摇头:“不,老哥,我就不会怨你的,或许,命运如此吧!”

他们二人连夜离开了这个地方,重新回到了北雁市,在一个郊区租了一间小小的房子,有两个卧室,他们二人便暂时居住在那里。

然后,宋玉歌每天无所事事,做做饭,洗洗碗。至于沈云,每天大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跑到图书馆,或者各种各样隐匿的旧书摊,偶尔也坐在某个地方和一些老头拍着闲话。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异能者,或者说是修炼者,能人异士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