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沈云看了看他们二人,双手轻轻搓着:“嘿嘿嘿!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二狗子和铁柱吓得连忙后退,两人相互抱暖,依偎在房子的一角处。

最后,沈云抬手一道道奇异的光芒出现在自己的手心,直接跟他两人大脑深处,很快二人便没了意识,晕厥了过去。

一千五百仇恨值兑换三张卡片。

失忆卡。

可以让你一个人失去五分钟之内的记忆,一个月同一个人只能使用一张。

陈伟看到这个情况,立马大喊大叫:“沈云,你知道吗?你这个可是违法的,你对他们两个到底干了什么?”

陈伟仇恨值+2000,+3000,+5000

怕了,这个陈伟真的害怕了。

“你说呢?像你这样的人如何去改变呢?没有办法能改变你这种人,只有一个死字,只有让你的内心感觉真正的害怕,你才会为你当初所做的事情而会感到忏悔。”

“云哥,我错了,你都已经把我变成烤鸡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求求你云哥,求求你了………”

陈伟仇恨值+1000,+2000,+5000

又是八千仇恨值到手。

加上之前的,差不多又是两万仇恨值左右。

第三张失忆卡片使用,沈云嘿嘿一笑,将一个打火机扔在了他们的旁边,随后将陈伟带来的一瓶酒打碎,嘴里边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都是你们自己应得的报应。”

说完之后,他一个人离去了。

回到了家门口,沈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一个人之后,直接启用穿墙术异能,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沈家院子里,宋玉歌一个人来回踱步,心里一直担心着自己的哥哥,刚才老哥交代过,无论门口任何人说话,哪怕是自己都不用给他开门。

但是他又没有拿钥匙,他是如何进得来呢?

家里四周围墙特别高,水泥灰糊在墙面,十分光滑,凭空想翻上来是根本不可能的,墙头上还有许多玻璃瓶做的防盗,哪怕像猫咪和猴子这一类的动物也要费上不少的力气。

当然了,专门搬个梯子还是可以轻松上来的。

可附近哪里有梯子呢?

宋玉歌这个时候,正好看到了院子里的墙上,老哥沈云从墙里面走了出来。

她,懵了。

墙,老哥竟然从墙里走出来了?

这个是真的?

假的?

还是自己看错了?

对,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宋玉歌揉了揉眼睛,没错,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进来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哥——沈云。

“哥,你……”

沈云听到后,立马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巴,把老妹带到了一旁:“嘘——”

宋玉歌听到之后,点了点头,意示自己不会大喊大叫。

沈云放了心,轻轻松开了宋玉歌的嘴巴,她缓缓开口:“哥,哥,你,你………”

沈云是打死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幕竟然能被发现,还以为她会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呢!

怎么会在院子里乱转呢?

沈云拉着她胳膊:“妹子,你进屋子里,我与你一说便知。”

宋玉歌也是迷惑不已,不过在她的内心里还是相信自己的老哥的,便和他进了屋子。

屋里,沈云坐在床边开口:“这个事情,我希望你们当做看不见,因为这个件事情非同小可,一旦被别人知道了,恐怕会有许多麻烦。”

宋玉歌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嗯嗯,哥,我知道,你是不是拥有超能力之类的?”

沈云点头:“差不多,类似吧!”

“像是蜘蛛侠之类的?”

“差不多吧!”

“毒液?哥,我看见你直接从墙里面跑出来了。也很像是海贼王里的门门果实。”

沈云黑着脸:“外国片子看多了,少看点。”

“那也就是说……我的老哥的超人啊!”

沈云一头黑线:“差不多…也算。”

……

另一边,陈伟的父亲陈大龙等了一天一夜,还以为自己儿子跑到哪里去疯了,可是却没有一个消息。

连打电话都没有人去接,这让陈大龙多多少少都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虽然自己的儿子执垮不堪,但自己打电话,他多多少少都会接一下,告诉我自己他在哪里,不至于让自己这么担心。

最起码微信也会回一下。

为何到了现在却没有消息呢?

第二天,陈伟迷迷糊糊的醒来,就感觉自己脑子晕晕沉沉的,浑身没有任何力气。

二狗子和铁柱在自己不远处,也是躺在地上。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伟脑子如同装了水和面粉,一摇起来就是浆糊,稀里糊涂的。

“嘶——,好疼。”

陈伟说到。

疼痛点竟然来自自己的裤裆,他低头看去,只看到自己哪里一片焦黄……,焦黄……

“我的小鸟啊!”

他对天嘶吼,欲哭无泪。

“老大,老大,怎么了?”

二狗子和铁柱听到陈伟的嘶吼声,立马反应过来。

“我的小鸟啊!”

二人听到之后,纷纷愣住了,这个大哥是什么情况?

“你们干什么?愣在那里当什么,冬瓜吗?快去告诉我爸啊!”

听到陈伟的话,二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从破屋子里跑了出去,直奔陈伟的家里。

“我靠,你们两个别都走了,留下一个陪陪我啊!”

“你们真………”

身后处,到处是陈伟的哭喊声。

梧桐村,陈伟的家中,二狗子和铁柱直接冲了进去,陈大龙听到后,还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立马出门迎接。

院子里,陈大龙看到他们二人,立马询问:“我家儿呢?”

二狗子气喘吁吁:“陈…叔,我……,他……,伟哥,……他……,我……,那个啥……”

陈大龙听到之后,根本就没有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铁柱听到后:“叔,我来,那个陈伟出事了,好像是被打火机烧了鸡机,我们………”

陈大龙听到后,惊呼一声:“不可能,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的儿,你可是我陈家唯一的独苗啊!”

二狗子补充:“这个,陈叔,我们几乎也想不出来了,总之你先跟着我们去看看伟哥吧!”

陈大龙听到了之后,对着屋子里喊了一声:“孩他娘,赶紧去,咱家伟儿出事了。”

听到了这句话,从正堂中间冲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红色大衣的中年妇女。

一上来就是哭腔,嘴里不停的喊着:“孩他爹,我的儿子怎么样了?”

陈大龙听到之后,本就心烦意乱,被老婆这一折腾,怒火直接充了上来:“哭什么哭,娘们家家,除了苦,你还会别的吗?还不快去找伟儿。”

蔡百花被男人凶了一顿,这才跟着二狗子和铁柱离开了。

破屋子内,陈伟的下身疼痛无比,可是他却死活想不起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是自己在喝酒,然后中间就有点记忆想不起来了,再一次醒来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到了旁边的那个打火机。

陈伟推理,难道?

难道是自己喝醉完之后耍酒疯,不小心点燃了自己的裤裆,然后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晕了过去,最后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

哭的是,自己居然变成了太监?笑的是,自己的运气似乎还不错,毕竟意外的大火,自己居然活了下来。

相比于自己的老二,这个结果还不错。

“喝酒误事啊!喝酒误事啊!”

陈伟越想越气,甚至直接用手边的石头砸向了酒桌。

趴——

趴——

“……”

没有几下,整个酒桌上碎的七零八落,毕竟这个桌子本来就不稳,有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外力。

“我的伟儿……”

“儿子,儿子……”

破房子门口,有人喊了两声。

陈伟听到熟悉无比的老爸老妈的声音,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了。

“妈——”

破屋子之内,陈伟的声音撕破天空。

………

第二天,沈云一个人窝在房间内,用了三张失忆卡,昨天的事情绝对没有一个人知道的。

毕竟,陈伟三个人摆的是鸿门宴,本来就是用来做坏事的,怎么可能让别人看见留下话柄呢?

要不然,位置也不可能选在破房子里了。

宋玉歌直接冲了进院子。

“哥,哥。”

沈云听到后,放下了手机,塞在了自己的声音口袋里,出了门:“怎么了?”

宋玉歌直接把沈云拉进了房间:“哥,我听说,陈伟喝酒之后抽烟,不小心把自己的衣服点着了,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变成了太监,老二切除了。”

沈云对于这种事情,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意外,太平常了。

因为,就这件事情就是自己做下来的,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宋玉歌看到老哥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莞尔一笑:“老哥,这些事情是不是你搞出来的?不过,为什么陈伟和他的狗腿子都没有记忆呢?”

沈云十分平静,用手指在自己的嘴边轻轻一嘘:“安静,安静,这个事情,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做不知道,要不然容易出事。”

宋玉歌自然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老哥做的事情是为了谁,点了点头:“我明白,老哥,我会守口如瓶的。”

夜晚,镇医院。

刘德良带着两个人来到了医院的病房里。

两个人有八分相似,年龄差别有点大。

一人二十岁左右,另一人三十多岁,浑身精壮,满身的肌肉,气质不凡。

正是萧万和萧风叔侄。

刘德良来到了病房:“表姐,伟儿怎么样了?”

蔡百花听到后,又哭了起来:“德良啊!你说,上天怎么不放过我们家的,小伟可是我们家独苗啊!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后可怎么结婚啊!呜呜呜——”

刘德良老板陈伟:“他,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陈大龙无奈:“有什么办法呢?意外呀,这个是意外呀!哎,天意如此!”

刘德良说:“我请来了一个大师,他去过伟儿出事的地方,似乎有所发现。”

陈大龙和蔡百花听到后,或有所悟:“你是说,我儿的事情可能不是个意外,而是人为的?”

刘德良转身,毕恭毕敬:“萧大师,你来说说。”

萧万听到后,一步跨上前,开始解释:“经过一天多的调查,我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虽然陈伟和他的两个朋友没有了那个时候的丁点记忆,但是我在他们吃饭喝酒的桌子上,找到了四人份的餐具。”

陈大龙听到之后,立马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还有第四个人和我儿子在一起吃饭?”

萧万点头:“只能说这个说法不错,也不一定是绝对对的。也可能是他们三个人谁用了两套餐具,这也是有可能的。”

蔡百花脑子一灵:“去,把餐具上的DNA提出来,从我们梧桐村开始,把附近几个村长的所有人都叫过来,一个一个验,我就不信找不到那个凶手,我要让凶手赔命。”

刘德良看了看萧万:“大师,你觉得如何?”

萧万摇了摇头:“不行,已经二十四小时了,早就没有任何证据了。”

陈大龙听到后,直接跪了下去:“大师,萧大师,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们家吧!求求你了,只要你愿意帮助我们,我们一定重金相报。”

刘德良听到后,立马扶起自己的姐夫:“姐夫,你先起来,我和你一起去求萧大师。”

“萧大师,我们………呜呜呜——”

“萧大师,………,您来个数,我们家给你凑……”

萧万看到他们之后,点点头:“行,我就出手帮你们瞧瞧,但是我也就是看看,不敢保证能解决啊!”

陈父听到之后,热泪盈眶:“如此这样,大师,太好不过了。”

萧万来到了陈伟的面前,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吃了镇定药,昏睡了过去。

萧万运转体内的炁,附着于自己的手指之上:“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当做手指器官所使用,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探索人体。就如同用手指触摸石头一样,无论是谁?都可以感觉出来。”

说完后,萧万抬手,用自己的炁在空中形成一个蓝色的巨大手爪,轻轻伸进了陈伟的脑袋里。

一秒,两秒,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