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没啥,就是彩票中了几十万,你说运气好不好?”

沈云冷不防的整了一句。

他们三个人听到后,反而一愣,都没有想到沈云回来这一句话。

陈伟赔笑:“那还是云哥坚持买,所以才会中奖,我们三个都不买,所以没有中。”

沈云摇了摇头:“哪里呀!我就在地上捡到了两个钢蹦,我寻思着也买不了什么,便去买了一张彩票,结果中奖了,你说巧不巧?”

陈伟三人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陈伟仇恨值+3000

二狗子仇恨值+2000

铁柱仇恨值+2000

爽,七千仇恨值进账,舒服。

二狗子看到如此尴尬的场面,心里吐槽,这个沈云还真的不会聊天啊!

为了缓和这个场面,他微微一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个是云哥命里该有的。”

沈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哪里哪里,后来才知道当时彩票机坏了,好多人都是一等奖,每个人都是几十万。”

虽然这句话特别容易被怀疑到底是真的假的,但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彩票店的内幕之类的。

所以……

陈伟仇恨值+4000

二狗子仇恨值+1000

铁柱仇恨值+1000

又是六千。

一共一万三仇恨值,舒服,真他丫的舒服。

“那也是云哥运气好,没办法,我们都遇不到这样的好事情。”

铁柱在一旁说到。

沈云继续:“不是,后来听说当天晚上所有的机器都有毛病。”

他们三个人都知道这句话,就是谎话,可是为何沈云要一直显摆自己呢?

陈伟一拍手:“云哥,不说这个了,喝酒,喝酒,这个可是我爸珍藏的好酒。”

说完这句话,陈伟还向两个小弟使了一个眼色,表示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让他们赶紧行动。

“是啊,云哥,来,喝。”

“云哥走南闯北,酒量肯定不小,来。干一个。”

他们二人说罢,每个人举起了酒杯,直接站了起来,来到沈云的面前,挨个敬酒。

此时的沈云视线被完全遮挡住,根本看不见陈伟的任何动作。

沈云心里一笑,终于开始了吗?

“警报,警报,有人正在给宿主下药,请宿主小心。”

警报技能终于开始了。

沈云整在想着良策,警报系统再一次提醒:“宿主拥有穿墙术,也就是说宿主可以把自己变成分子状态,可以直接把喝下肚子的酒通过分子,转移到身体之外。”

沈云听到后,琢磨了半天,这才搞懂了系统所说的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可以把酒直接从自己身体的任何地方放出去,不向普通人,只能通过出汗,呕吐和尿液。

自己拥有异能,可以从身体的任何地方。

不管了,先试试。

沈云接过二狗子的酒,直接一口闷了。

二狗子看到后,直夸沈云:“云哥就是豪爽,来,继续。”

一口白酒入喉,辛辣的味道传遍了全身,沈云启动异能,让那口白酒穿过自己的血液,器官和细胞,直接来到了右手食指指尖处,然后放出。

一小杯酒,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好了。

随后,沈云脑子清醒,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白酒的味道。

这个恐怕就是异能的另一种用处吧!

真是个实用的异能,有点像是天龙八部的段誉一样。

等等,沈云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己拥有这个技能,可以去专门代喝,肯定能发财呀!

铁柱看到后,也凑了上去:“云哥,来,我这里也有。”

一杯,

两杯,

………

陈伟有点慌,怎么这个沈云没有一点要醉的意思?

自己好不容易偷出来的高度酒都快喝完了,他要还是生龙活虎的,那这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不行,沈云,我原来想灌醉你,可是你却偏偏不遂我的愿,那我只能下药了。

第一次用,把握不住量,你要是痴傻了,可不要怪我呀。

想到了这里,陈伟心里一狠,无毒不丈夫,直接把自己面前的酒杯端了过去:“来,云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沈云刚刚碰到酒杯,系统立马提醒。

“警告,警告,这碗酒已经被下药。”

沈云听到了这句话,并没有动容,而是接过来一口饮尽。

两个狗腿子拍着手。

“云哥,豪爽。”

沈云喝下之后,开始吃菜,他们三个也劝着,不过五六分钟,沈云假装捂着自己的头,嘴里轻语:“头好晕啊!”

陈伟听到这句话,按耐住心里的喜悦:“怎么了?云哥?”

“不知道,头好沉,晕乎乎的。”

陈伟听到后:“没事没事,可能是喝多了。”

陈伟听到后,直接对着二狗子和铁柱踹了一脚:“他丫的,你们也不注意点,竟然把云哥灌成这个样子,动不动分寸?”

二狗子和铁柱听到之后,连忙辩解。

“哥,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对呀,大哥,我们许久没有见到云哥了,太过于热情,所以才……”

陈伟听到后:“云哥,你趴桌子上睡一会儿,一会儿我让他们两个把你抬回去,放心吧!这都不是问题啊!”

沈云听到后,点了点头,直接趴在桌子上假寐。

陈伟看到沈云趴在桌子上不动了,轻轻趴在他的耳边喊了一声:“云哥,云哥?”

没有人回答,陈伟这才放心,直接露出了他本来的面容:“他喵的,喝了老子多少好酒,酒量还真的是大。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快去搜身找钥匙啊!”

二狗子和铁柱听到之后,直接开始搜身,可是哪里能找到什么钥匙呢?

因为沈云根本就没有拿钥匙。

“伟哥,我们找不到,他好像根本就没有拿钥匙啊!”

陈伟听到后:“不可能,他出门怎么可能不带钥匙?那一会儿,他怎么回家?”

二狗子提醒一句:“伟哥,他可以直接让他妹妹开门呀!”

陈伟听到后,直接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喵的,我都忘记了这个事情,走,直接去沈家。”

陈伟说完后,直接带着小弟准备离开这间破屋子。

沈云用刚才得到的仇恨值更新了神秘商店,数十个神秘道具重新出现,看着剩下的仇恨值。

三千,似乎也能换取其中的一种东西。

“咳咳——”

陈伟三人正想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咳嗽声,三人同时回头,只看到沈云一个人站在酒桌旁边,没有丝毫的醉意。

“你们三个准备去哪里?”

沈云询问到。

三人没有一个人说话,总不能说现在准备去欺负你妹妹吧!

陈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云哥,我们能去哪里?肯定是去找人啊!你一个人睡在这个破屋子里,着凉怎么办?”

夏天,天气燥热,这间屋子有树荫的缘故,悄悄凉快点。

沈云抬头,看了看这个天气,说着凉,还不如说中暑呢!

沈云看了看他们三个,鬼魅一笑:“你说,我会相信你们三个吗?”

陈伟虽然心里十分疑惑,这个沈云为何没有一点事情呢?

那杯酒下的药可不少啊!

难道,自己做的这一切已经被发现了吗?

陈伟想到了这里,看了看桌子下面的地面,果然有点湿,应该就是沈云把酒到在了哪里。

陈伟不想在说什么了,如今脸皮已经撕破,没有必要在伪装成原来慈善的样子了。

“你爱信不信,我还就实话告诉你,沈云,我舅舅是村长,你最好别惹我。你若是不听,你信不信我让你滚出梧桐村,你信不信?”

听到了陈伟的威胁,沈云露出了一个好怕怕的样子:“这又如何?陈伟,你信不信我让你永永远远不能人道?”

陈伟丝毫不在意:“你觉得呢?老子不信,我不单能人道,我还要你看着我上你妹妹,你信不信?”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而沈云的逆鳞就是自己的妹妹——宋玉歌。

尽管,自己和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可是,他们两个确实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们之间的亲情,是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

沈云怒了,真的怒了。

“系统,我要兑换东西。”

“什么东西?”

沈云平静一言:“一千仇恨值,拥有特种兵的身手,五分钟。”

“成交。”

一千仇恨值扣除了之后,神秘商店的十个道具其中一个位置变成灰色。

沈云移步向前,慢慢的靠近了陈伟三人。

二狗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沈云,冷静,可怕,冷静的可怕。

铁柱更惨,连忙向身后躲去,如果不是陈伟在这里,恐怕早就跑路了。

陈伟对着他们二人的屁股蛋直接来了一脚:“怕什么怕?怂什么怂?他在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我们有三个,怕什么,给我上,揍他。今天,我要他亲眼看着他妹妹被我玩。”

二狗子和铁柱不敢违背陈伟的意思,纷纷从地面上就地取材,找到了一根木棒和一块砖头当做兵器,冲了上去……

“啊——”

“云哥,饶命啊!”

“别打头,云哥。”

“是陈伟让我们上的,云哥,你揍他去,我们不过是被逼无奈的。”

“对对对,我们都是跑腿的的狗腿子而已。”

“………”

十分钟后,陈伟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一个个鼻青脸肿的,狼狈极了。

沈云也懒得和他们说什么,直接开口痛骂他们三个人一顿,最后来了一句。

“你们三个想干什么事情,我清清楚楚,今天的事情不能这样算了。”沈云蹲了下去,看着他们三个人:“你们说,我该拿你们怎么办?”

二狗子听到后,立马交待:“云哥,云哥,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也就是个跑腿的,这个事情不关我们哥俩的事情啊!”

铁柱立马附和:“就是,就是,这个都是陈伟的主意,刚开始后的时候,我一直是反对,可是结果呢?没用啊,我们两个兄弟说的话也不顶用啊!”

陈伟听到后,怒骂:“你们两个瘪三,当初跟在我身后的时候,怎么不说这句话?现在落井下石,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你们,你们两个………,啊——,我弄死你们。”

陈伟可能也真的是气急了,直接掐住二狗子的脖子:“我杀了你……”

沈云见状,直接一脚踹开陈伟。

二狗子瞬间解放,不听的咳嗽着,待歇息好了,这才开口:“谢谢云哥救命之恩。”

沈云没有理他,而是看着陈伟:“陈伟,你寻常作恶多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我就给你净个身。”

“什么?净身?我不要当太监啊!”陈伟领导这句话立马怂了,沈云哪里会放过他,太瘦一把抓住了他,直接来了一句:“没事的,你不想净身也行,我送你一只烤的。”

陈伟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沈云嘿嘿一笑:“你仔细想想。”

“烤………不要啊,云哥我错了,错了,我保证以后一定改邪归正,再也不会打你妹子的主意了,真的,我可以发誓……”

陈伟鬼哭狼嚎,死活不愿意。

五分钟后………

“啊——”

“沈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属于故意伤害,我要报警,让法律制裁你。”

,陈伟仇恨值+18000,+20000………

这么多的仇恨值,这个陈伟心眼也太小了,竟然这么恨自己?

哎!

至于吗?

两个跟班,二狗子和铁柱一直看着这一幕,心里害怕极了。

……

突然,沈云的眼睛一撇,他们二人冷汗直流,他居然是这个笑容,绝对没有好事……

“云哥,饶命啊!”

“我们错了,都是陈伟逼我们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他们二人再一次求饶。

若是在平常,肯定没有人会相信,可是现在有陈伟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在这里,在不服个软,难道等着变吗?

听到他们二人的话,沈云也没有打算动他们两个人,正如他们所说,他们二人不过是从犯,又不是陈伟这个人渣。

可是,沈云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

“万一你们出去嘴巴大,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我该怎么办?岂不是放虎归山?”

听到沈云的话,二狗子立马发誓:“云哥,我在这里发誓,绝对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

铁柱听到后:“我也是,我也是,我也发誓,不会说出这里的任何事情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