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果不其然,沈云说的一点都没错。

第二天,天气刚刚大亮,村长刘德良就通知了全村一起去谷场上开会。

谷场,就是平常准备在那里打谷子麦子的空白场地,有点类似于广场,平常有什么娱乐活动也在那里举行。

全村子的人都搬着小板凳过去了,不过大都是大人,梧桐村的沈家就剩他们两个了。宋玉歌带着沈云一起去了,还特意去早了一会儿,在前方占了一个好位置。

九点多的时候,刘德良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了上方,坐在了喇叭前开始讲话:“各位乡亲们,为了响应国家的政策,从今天开始,将对北猫山山脚下的所有田地,统一的进行征收和开发,至于如何开发,我在这里不多讲,这是国家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坐在这里的都是乡里乡亲,听到村长说到了这句话,立马就有人起哄。

“村长,直接说每亩地给多少钱?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说其他废话干什么?”

有人起哄,立马就有人跟着大笑。

“就是,就是。”

“……”

村长伸出双手,意示大家先安静一下:“大家静一静,这个问题,很简单,每亩地每个人可以拿到三千块的赔偿,怎么样?”

村长刘德良这句话刚刚落下,底下的村民们先是死一般的沉静,随后纷纷爆发。

“什么,这根本就不可能。”

“我听说赔偿是五,六万一亩,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三千块?”

“真的假的?五六万?你吃的也太多了吧?”

“……”

看到底下的百姓们怨声怨道,村长立马发怒,对着前面的桌子狠狠的拍了一下。

“请大家安静安静,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听到了什么小道消息?五六万,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就没有人动脑子好好想想呢?不要听那些不切实际的谣言,以我手里的文件为主,大家明白了吗?三千一亩,对你们有些人来说已经不少了,基本上已经是快是一年的收入了。”

刘德良这句话说的的确很对,住在村子里的大部分都不愁吃喝,所以收入自然不多。

三千块,的确是有些贫困户将近一年的收入了。

宋玉歌听到后,直接站起来询问:“村长,我家地基本上是我们家的主要收入了,你看,能不能不要是我们家的地?你总不能把我的饭碗给砸了呀!”

村长刘德良听到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很简单的沉默,随后缓缓开口,将手中的白色文件袋举了起来:“沈家的,你们家的地全在北猫山山底下,这个是必须要收的,而且是你不能阻止的,如果你觉得会关系到你的收入,那你可以选择不要拆迁款,我可以批给你一块鱼塘,或者一个养殖场,你专门养点鱼呀,或者鸡呀,鸭呀之类的,那些东西养好了,收入不亚于你种地。再说了,你现在就一个人在村子里,你哥在外头上学,又不经常回来,五亩地,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如果是雇人去种的话,种子,化肥,人力,到最后一年到头是赔的,你忙着一年图什么呢?再说了,你也看见我手里的文件了,咱们就是一平头老百姓,享受着政府的红利,国家的政策,不能国家有了问题,咱们不但不帮国家分忧,反而迎头而上对着干吧?沈家的,我说的对吧?”

宋玉歌听到后,看了看旁边的老哥,沈云原来是不打算卖地的,可是村长就是村长,当过官的就是不一样啊,几句话,先礼后兵,说的非常完美,让人找不到一点错误和漏洞。

沈云没有办法,只好摇了摇头。

宋玉歌没有办法,只能默默的坐下,可谁知道上面的刘德良又补充了一句:“对了,沈家的,有一件事情我忘和你说了,你们家里的地啊,不是很平整,又处于山窝窝里,二老走之后你也基本上没种过,所以杂草较多,也很贫瘠,你们的自然不能按三千一亩来算,最多五百。”

“什么!”宋玉歌怒了,重新站了起来,很生气的盯着刘德良。

“沈家的,你这样盯着我有什么用呢?就是这样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

宋玉还想说什么,突然口袋里一声震动,她立马坐下打开了手机,是一条短信。

上面只有一句话。

上来坐的可是我舅,想要和别人的价格一样,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这个电话号码,宋玉歌打死都不会忘记的。

她暗自下劲咬着牙,半天从她的嘴里面蹦出了两个字。

陈……伟!

沈云轻轻将手放在妹妹的手腕上,什么话都没有说,但仅仅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足够让宋玉歌安心了。

分明就是他们两个人故意的。

沈云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个事情,这点钱和他的相比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是这口恶气一定要出,敢指染自己的妹妹,这几个人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大会剩下的都是一些屁事,基本也没几个人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几个,沈云也和妹妹离开这里,刚刚回到自己的家里边,便听见有两个人在门口喊了几声。

“云哥,在吗?”

“沈云哥,陈伟哥让我们叫你,说是你好久都不回来一趟,请你好好吃一顿,唠唠家常。”

说这两句话的人是谁?

自然是铁柱和二狗子了。

沈云听到后,心里微微一笑,看来这个陈伟果然是等不及了,今天不好好收拾他,自己今天就跟他一起姓陈。

“妹,待在屋子里边儿,谁都不要开门,不管外面的人说什么,哪怕是我在外面说,你都不需要开门。”

沈云交待到。

“啊?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宋玉歌疑问:“是不是你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情?躲回家的?”

沈云把昨天听到的话,全部和妹妹重复了一遍,当然了,对于自己拥有穿墙术的事情,自然是多多少少的有一点隐瞒。

宋玉歌听到之后,脸色煞变,直接抱住沈云的胳膊:“哥,救我,救我………,呜呜呜——,我早就和陈伟说过,我又不喜欢他这一类型的,为什么就这么纠缠着我不放呢?”

说到了深处,宋玉歌忍不住眼泪,直接趴在沈云怀里痛苦起来。

“妹妹,没事的,没事的,有哥在这里,他们绝对动不了你的。”

沈云此时此刻除了安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老哥的话,宋玉歌的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轻微点头:“嗯嗯…,我知道了,哥。”

“云哥,在吗?沈家妹子,在吗?你们在的话,就在屋里知应一声?”

大门口,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沈云听到之后立马回复:“在在在,你稍微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去。”

大门口,二狗子听到有人回应,点头:“好嘞,云哥,我在门口等着你啊。”

沈云说罢之后,便准备起身出去,宋玉歌立马拉住他:“哥,你不去不行吗?我们就在家里好好的呆着,谁也不惹,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城里打工,也不回来,眼不见心不烦,这样不好吗?”

沈云听到后:“妹,我若是不去,他只会觉得咱俩好欺负,到时候他们只会越来越过分,根本就不会放过我们两个。”

说到了这里,沈云神秘笑笑:“况且,我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陈伟呢,作为这么长时间的回报,如果不去的话还怎么去送礼呢?”

宋玉歌十分不解:“什么礼物?哥,你说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沈云低头轻语,在她的耳边讲了半天。

直接把宋玉歌说的不好意思了,连忙低着头:“哥,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沈云摇头:“欺负我妹妹这么长时间,整不死他,我走了,还是我和你交代的,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哪怕门口的人怎么劝说都不行。我的钥匙也不拿了,万一丢的话就不好了。”

其实钥匙是根本不会丢的,就是害怕被那两个混混偷走,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宋玉歌虽然不知道哥哥一会儿会怎么进来,但是她还是会相信老哥的话,毕竟哥哥是自己唯一的亲人,怎么可能会害自己呢?

想到了这里,宋玉歌从沈云的身上离开,整了整自己的碎发:“我知道了,哥,你去吧,你自己要小心点。”

沈云点头,走进了院子里,站在门口的两个狗腿子看到之后,立马跨了进来,二狗子笑笑:“云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我们两个说一下?要不是伟哥知道你回来了,我们还蒙在鼓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铁柱点头:“就是就是,下一次回来之前和我们两位兄弟说一声,我们好准备给你接风的酒菜。”

沈云知道,他们两个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但是明面上却又不能说些什么,正好跟随他们两个笑了笑:“肯定,都是一个村的,乡里乡亲的,只是这一次回来的匆忙,就不打扰你们两个。”

二狗子连忙过来搂住他:“云哥说的哪里话,下一次再说这种话,别怪兄弟,我翻脸不认人了,走走走,已经备好了酒菜,吃两口,喝两杯。”

一路上,那两个小弟不断的夸着沈云,说他在外面混的好,有社会地位,挣到了钱,还有女人陪之类的马屁话。

沈云知道他们没有安好心,但是为了好好的对付陈伟,为了让他付出点代价,对于他们两个狗腿子的话,只能暂时的享受着。

“二位,咱们都是一个村里的人,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若是有什么好机会,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们两个的。”

沈云许诺他们二人。

铁柱和二狗子心里怎么想的,沈云就不知道了,但是他们二人表面上只能不断的感谢。

酒席摆在一座空旷的房间里,这个房间破烂不堪,是很早的一家搬走之后,留下来的房子风吹雨打,慢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这样弄?

主要还是虽然陈伟他们几个已经成年,但是天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大吃大喝,一遇到什么事情只会回家要钱,如果在家里摆这么大的酒席,还开了几瓶好酒,在酒桌上抽着烟,聊着女人。

家长怎么可能不管?

就算不会管,嘴里面总会叨叨几句,这是哪个孩子都不愿意听的。

所以宁愿把酒席摆在这里。

再说了,陈伟三个人从前到后都没憋什么好屁,那种事情又不能拿在明面上说,要不然那个村长舅舅也保不住他自己。

所以综上所述,那桌酒席就安排在这里了。

陈伟看到沈云来了,立马来到门口,笑脸迎接到:“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昨天都回来了,竟然也不过来找我,要不是我看到你,你还准备瞒几天?”

沈云心里边真的对这个陈伟赞叹了几分,这货从外表看来,一点儿都不像那种比较坏的人。如果不认识他,恐怕都觉得他是个眉慈面善的好人吧。

就陈伟这个演技,不去演电视剧那真的是屈才了。

沈云只能接下去:“哪里,哪里,还得感谢伟哥对我的牵挂。”

陈伟直接拉住沈云,对着后面二狗子和铁柱说:“来,把我兄弟带到酒桌上,你们两个今天哪都不要去,好好跟我在这里陪着我兄弟。”

“好嘞,大哥。”

“知道了。”

话说到了这里,沈云被他们三个客客气气的请到了酒桌上。

陈伟客气:“来来来,兄弟尝尝这只烧鸡,刚买回来没多久,我妈留着带客人的,我都拿出来让你尝尝了,怎么样,够意思吧?”

沈云也毫不客气,如果他们几个真的在某种饭菜里面下药了,自己的警报技能立马就会提醒。

可如今这只烧鸡自己都拿到了手边,警报没有任何的反应,说明完全是安全的。

沈云撕下了一块肉扔到了嘴里,咀嚼品尝着,最后点着点头:“南德楼的吧!”

陈伟听到之后瞪大了眼睛,嘴里赞叹道:“不愧是云哥,只是在外面混的多好,天天大鱼大肉吗?怎么一口就能尝出来?”

沈云微微一笑,心里面说了一句,买点东西仇恨值都用完了,你们三个人不贡献一点,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退后,我要开始装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