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他急了
  • 我有一家修仙大学
  • 渔香茄子
  • 2000字
  • 2022-02-21 23:22:26

自从林舟下达期中考试的通知后整个校园内的环境更卷了。

本来学分制就已经让内卷达到了高潮,但期中考试的出现直接让这场内卷行动卷上加卷。

丰厚的奖励以及年级前十的排名彻底激发了所有人的胜负欲。

没人想垫底,相应的每个人都想进前十!

然而正当气氛被点燃的时候林舟又给众人泼了一盆冷水。

带冰块的那种。

“无论是理论和实践哪一门分数低于60通通算作挂科!”

“而成绩好的有奖励,那么挂科自然也有惩罚!”

这一消息瞬间让很多人开始心慌了起来。

毕竟第一的幻想人人都有,但实际上谁比谁拉胯还未曾可知。

不是所有人都是优等生,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万岁分。

有了挂科这一说法后内卷的氛围更加严重了。

短短半天时间,亭子里,过道上,山崖边全都是手拿小本本在期中复习的学生。

原本安静的校园内竟升起了读书声!

广场上,修炼室内全是奋力修炼的身形,哪怕脱力也在所不惜。

当林舟走出办公室看到这些场景,不禁低声道:“卷起来了!”

……

在学校火热的气氛下时间都好像变快了许多。

二十四小时一晃而过,转眼间便来到了新老师入职报道的时间。

当倒计时归零,不同于当初阮红衣冷不丁的出场方式,这千年大妖秦书剑显然性格有些张扬。

学校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当漩涡形成后竟犹如一个黑洞,盘旋在了校园上空。

大风开始升起,一时间无尽的风刃将学校包裹!

异变自然引起了学生们以及林舟的众人的注意。

来到教学楼楼顶,林舟看着天地间产生的异变不禁皱眉自语,“这气息差了点意思。”

不是他飘了,主要是的确没法比。

哪怕现在异象的看起来很唬人,但其中蕴含的力量比之阮红衣似乎还差了些。

这种差距在见过阮红衣出手的林舟眼里十分好辨认,那种直面死亡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就在他对比二者实力之时,他猛地发现天竟然黑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大中午的,这突然天黑确实有些奇怪。

于是林舟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

不,那不是天空。

那是一只鸟,一只巨大的鸟,一只遮云蔽日的鸟!

严谨一点它或许应该被称之为鹏,毕竟它实在是太巨大了。

看着眼前这毁三观的大鹏鸟林舟失神自语道:“这特么叫小乌鸦?”

而这还没完。

天空中的大鹏鸟出现后俯视着地面,神情似乎有些不屑。

当它听到下方传来阵阵诸如“好大的鸟”这种污言秽语后更是升起了一阵怒火。

它一震双翅,细密的风罡竟化作利刃向校园内激射。

当然这些风刃并不会造成多严重的破坏,只是会让众人吃一些苦头罢了。

但别忘了,在校园内还有一尊大神在坐镇呢。

“这么多年没见,你皮又痒痒了?”

清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红光升起,风刃全部破碎,化为了虚无。

天空中大鹏鸟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扑腾着巨大的翅膀盘旋一圈化为了人形。

还没等秦书剑落地一道倩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伸手揪着了秦书剑的耳朵,一阵惨叫声在整个校园中回荡。

“姐,我错了,你先松开,同学们都看着在呢!”

一边修理着秦书剑,二人一边降落在了楼顶。

这时林舟才看清了秦书剑的模样。

这是一个好看到有些妖异的男人。

剑眉,星眸,薄唇,一切都十分的完美。

这秦书剑也是第一个在相貌上让林舟有些嫉妒的男性。

甚至他和阮红衣站在一起竟然还有那么一丝相配。

这让林舟不禁将双目微微眯起。

“红衣姐不和我介绍介绍吗?”

闻言阮红衣松开了秦书剑的耳朵,走到了二人中间。

看着捂着耳朵的秦书剑说道:“新校长,实力弱了些,天赋还不错。”

林舟收拾了一下表情道:“你好,在下林舟,请多赐教。”

秦书剑同样也在打量着林舟。

虽然大学对他们这些“招募”的老师有限制,但这并不影响秦书剑看不起林舟。

“校长?有没有搞错!”

“我堂堂蓬莱大学的校长竟然只是一个炼气九层的弱鸡?”

闻言林舟并没有生气。

反而他露出了一个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道:“我刚修炼四个月。”

秦书剑听了嘴中传出一道不屑地嗤笑。

“四个月就这?想当初本大少四个月已经……”

“四,四个月?”

“你确定你没说错?”

看着眼前一脸难以置信的秦书剑林舟双眸带着笑意肯定道:“就是四个月!”

随后秦书剑懵逼了。

看呆呆地看向了阮红衣,好像在寻求答案。

一旁的阮红衣见状只能耸了耸肩,抿嘴点了点头。

得到阮红衣的确认秦书剑的眼神一变再变。

有震惊,有惊讶,但唯独没有了刚才的轻视。

“乖乖,四个月的炼气巅峰,放咱们那个时代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

说着他竟上前在林舟身上摸索了起来。

好一会他的双眼放光,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般。

“恐怖的修炼速度,夯实无比的根基,红衣,说不得我们真的有机会了!”

兴奋之中秦书剑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于是他连忙收声不语,只是眼中的兴奋始终难以掩盖。

阮红衣踱步上前,平淡地轻声道:“是龙是虫还得等以后,现在快不是快,日后快才是真的快。”

说完她竟然和秦书剑一同消失在了天台之上,只留林舟一人在风中凌乱。

见二人离开林舟心中竟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郁闷的他坐在天台边上愤愤不平地自语道:“不就是老熟人吗,就先让你们好好叙叙旧,再有下次,哼哼!”

急了眼的林舟独自一人突然有些悲从中来,他掏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修改着什么东西。

“心情不好,那就把期中考试的难度再提一提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