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蓬莱之名
  • 我有一家修仙大学
  • 渔香茄子
  • 2047字
  • 2022-02-17 16:03:49

八月十二日。

这一天或许是中部行省乃至于整个星河联邦都会铭记的日子。

在这天,他们见证了什么叫做仙!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明明那位绝色女子只是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但整片天地都为之色变!

虚空层层破碎,剑气撕裂长空,这一刻原本晴朗的天空被分为两半!

与此同时磅礴大气的特事局总部大楼也被一分为二,留下一道光滑的切面。

而原本浇灌着钢筋混凝土的地面也是一样。

深不见底的沟壑延绵上千米,就像是一道血淋淋的伤疤被烙印在了赤阳城之中!

死寂。

死一般的寂静!

在阮红衣绝强的控制下这一剑没有伤到一个人,却又比屠万人来的冲击更大!

“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吗?”

在场的人包括林舟脑海中尽是这个念头。

这样的破坏力即便是说战争机器也不为过。

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人啊!

一个活生生的人。

但就是一个人却做到了人类不应该做到的事。

或许应该称之为仙?

林舟看着周围匍匐的数百人心里出奇的平静,就好像在看蝼蚁一般。

当然这是因为阮红衣的原因让他产生了错觉。

再看向由剑气撕裂而出的巨大裂痕,林舟忍不住闭上了双目。

深吸一口气,他缓缓睁眼,“这感觉,真他妈的爽!”

作为当事人的阮红衣却有些嫌弃地瞥了一眼裂痕,好像对自己的这一击并不满意。

她把灵剑递还给了林舟,缓步走到了罗洪跟前。

跪倒在地的罗洪狼狈不堪,满脸污垢,与他身上的板正西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抬起头长大嘴,神色甚是慌张,好像在呐喊着什么。

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好像根本说不出话来。

恐惧将其双眼填满,众多高层的身子如同抖塞子一般疯狂颤抖。

生怕面前这“女魔头”大下杀手。

不过阮红衣明显并不准备杀人。

她冷眼看着罗洪,悦耳的声音传遍了整片区域。

“再有下次,你这赤阳市就一起跟着消失吧!”

留下话阮红衣便带着林舟离开了。

而赤阳市作为中部行省的龙头城市发生这样的剧变自然会被迅速传开。

一场风暴正在悄悄酝酿!

果不其然,在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整个联邦的网络以及各大社交平台都炸裂了。

尤其是一些短视频平台,更是被阮红衣一剑开天的视频刷屏。

哪怕官方竭力压制,但那些视频还是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向外流传。

一时间风云悸动!

但纸包不住火。

赤阳市那道难以修复的剑气切面就那么摆在原地,是无可掩盖的事实。

经过这一次时间蓬莱大学的名字也在星河联邦高层彻底传开!

天临市特事局总部。

赵峰清看着电脑里的加密文件握着鼠标的右手都在微微颤抖。

尤其是当他点开了一个视屏后直接瞪大眼睛呆坐在了座椅之上。

这样的震惊持续了很久,半晌他才哆嗦着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猛吸了一口尼古丁将失控的情绪压制,赵峰清抽了一口冷气自语道:

“蓬莱大学,你究竟是个什么来头啊!”

没人回答他。

也没人能回到他。

至少现在没有,林舟阮红衣也不行。

蓬莱大学存在的原因意义都还是一团迷雾,等待着它的新主人林舟前往探索。

而赤阳之变后蓬莱大学的名声也彻底传开。

所有知情者纷纷选择让自己的儿女后辈报考了蓬莱。

毕竟俗话说得好,打不过,那就加入他。

修炼在如今的联邦高层早已不是秘密。

无论是超越自然的力量还是修炼之后悠久的寿命都会让所有人疯狂。

但修炼法断绝的断绝,被掌握的掌握,真正能修炼出名堂的修炼法少之又少。

想要得到用难入登天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但如今出现了一所修仙大学情况就不一样了。

不谈阮红衣那种非人哉的实力,即便是林舟在遗迹中展露的实力就已经让无数人眼热。

于是蓬莱大学彻底火了!

当然这种火爆是在星河联邦各大高层之间。

但很不幸的是蓬莱大学在三天前就已经停止招生了。

那些大佬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

但当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之后却发现原本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权势在蓬莱大学这几个字面前毫无作用!

“扩招的事我们是做不了主的,要不您去找林老师或者阮老师商量商量?”

这句话是那些大佬这段时间听过最多的话。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让所有想要走捷径的人乖乖放弃。

毕竟赤阳市那道上千米的伤疤可还摆在那。

让他们去找林舟阮红衣那不是茅厕里打灯,找屎吗?

而作为本次事件的受害者,中部行省也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一张五米的长桌前坐着七道人影。

他们年龄差次不齐,有老有少。

“我早就说过了现在是关键时期,低调低调,这下好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很有可能会影响接下来的计划,你们谁来负这个责!”

说话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他的目光阴翳,让人不寒而栗。

而他的身份便是掌控整个中部行省亿万苍生的行省总长,李立业!

当李立业说完后其余几人面面相觑,纷纷看向了罗洪的方向。

作为本次事件的当事人或者说罪魁祸首,罗洪的脸色可并不好看。

相比前些天林舟看到的他,如今的罗洪已是满头白发!

他杵着手里的红木拐杖神色阴沉,“总长大人这次的行动可是您亲自拍板,怎么现在出了差错就将责任全推给我了?”

“也是,这中部特事局总局长责任重大,岂是我罗洪一个半截身子埋土之人能胜任的,还请总长另请高明!”

见罗洪有了情绪李立业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言语不当。

他长叹了一口气安抚道:“罗局长说的哪里话,我刚才也是说的意气话,当不得真。”

“只是这蓬莱大学的出现的确让我们很被动啊!”

闻言罗洪同样缓和了脸色,但想起那天的场景他抽搐着脸庞感叹道:“谁又能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非人的存在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