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反对

JD市。

盛世大酒店,七楼宴会大厅,一场豪华的婚礼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最边上的酒桌,一群穿着西装自己都觉得别扭的咸鱼吃吃喝喝,高谈阔论。

“哎,梦中女神就要躺进别人的怀抱了,你们怎么想的啊?”

说话的是一个长的有点磕碜的魁梧汉子,许是喝的有点多,不停的扯着那还有线团的领带伤感的样子。

“能怎么想,不躺那...那...小白脸的怀抱,难道还躺我们...我们这些万年咸鱼,混...混吃等死的保安怀里?”

“你...你说是吧,老大。”

旁边一个胖子有些亢奋,不停的往嘴里塞食物,说话有点结结巴巴,微微抬了抬手肘碰了碰旁边趴在桌上的短发青年。

“老大又在买醉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坐在青年对角的光头男子摸了一把亮铮铮的光头,瞥了眼短发青年,看着另外二人神秘兮兮的问道。

“女神嫁人?”

魁梧汉子八卦的目光异常火热。

“女神嫁人关他何事。”

“得了...不...不治之症?”

胖子脸色一紧有点慎重的问。

“去去去,有你这么诅咒老大的吗?”

“失...恋。”

胖子和魁梧汉子想了想突然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

“对对对,就是失恋,老大刚谈两个月的女友,又因为他的工作昨天分了。”

“这已经是多少次了。”

魁梧汉子迷糊的问。

“一..二...十...十次。”

胖子掰着手指头数完了十根手指头有点不确定道。

“真执着啊,要是我,早就心灰意冷,这辈子都不找娘们了。”

光头一口焖干杯中酒。

“那...那你都不用剃度了,正...正好出家做和尚。”

胖子笑道。

“呼呼呼...。”

趴在桌子上的卓坤突然扬起头来,他满头大汗,呼吸急促,一脸惊恐呆滞的眼神扫着四周:“火,好大的火...。”

“火,哪来的火?”

三人都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除了推杯换盏,喜气洋洋的宾客,哪里有什么火...。

卓坤喘息的声音渐渐缓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全身烧焦,溅射割裂而带来的疼痛感在像潮水般慢慢褪去。

脸还是那么俊朗,肺部也无不适。

“难道是一场梦?”

卓坤瘫坐在椅背上长长舒了一口气,正要拿起杯子倒杯水喝。

“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

台上传来婚礼司仪的声音,然后便是一阵剧烈绵长的掌声,掌声之中卓坤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什么口哨声。

这种口哨声,之所以卓坤能从吵杂的掌声之中辨别出来,那是因为这在水一方的旋律他在梦中也听到过,而他之所以熟悉,还是拜他刚刚分手的女友所赐。

“哒哒哒..。”

卓坤也跟着张嘴附和起来,只是才吹第二段,便见一股浓烟从四周漫过。

“失火了,失火了。”

宴会大厅开始有人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而卓坤猛然站起身,看着四周那如雷霆蔓延的火势,惊叫道:“那不是梦...。”

“别梦不梦了,老大,还是赶紧逃命吧。”

光头张超拉了拉发懵的卓坤就跟着慌乱的人群往出口跑了。

卓坤目光连忙看向对面那宴会大厅的出入口和左边的安全出口,陷入了沉思。

“曹经理,这安全出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锁上的,你知不知道。”

身为保安队长的卓坤应邀参加这次婚礼,本能的看到这大门紧锁的安全出口,便找到酒店经理询问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没办法,酒店这人来人往的,要是这门不关上,不知道有多少蹭吃蹭喝的客人混进来,这不仅耽误酒店的生意,也会增加我们酒店的工作负担不是。”

大腹便便的曹经理抄着些公鸭嗓的声音解释道。

“你酒店就没保安吗?找两个人守着不就行了。”

卓坤不悦道。

“每个出入的客人都要盘查?这不好吧。”

曹经理也摆起了脸色。

“那也不能锁上,要是发生险情怎么办,快打开。”

卓坤瞪着曹经理,指着大门。

“就一个小时,不碍事的。”

“你说什么。”

“老大...你在这呢,来来来,今天终于有空,你可得好好陪我们几个兄弟喝酒啊。”

卓坤正要发怒,但他那几个弟兄来了,被拉去喝酒了,他只能喝道:“你敢不打开,看老子不揍你。”

现在看来,曹经理将他的话当耳旁风了。

至于宴会大厅出入口,看着那些争相奔涌出去的宾客,卓坤瞳孔一缩,着急大喊道:“不要推门...。”

砰....。

火红火红的,漫天火光映入卓坤眼帘,所有人被吞噬在了火海和溅射而来的爆炸物中...。

“啊...呼呼呼。”

卓坤从酒桌上仰起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挤揉着自己那极度不舒服的眼睛。

“一..二...三。”

胖子才掰到右手第三根手指头,便看到了异常的卓坤,停止了数数关切的问道:“老..老大,你没...没事吧。”

疼,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又在缓缓褪却,卓坤挤揉的眼睛有些发红,摸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脸,又看着一切正常的四周呢喃道:“梦中梦?”

“不...这太真实了,真实的像是身临其境。”

卓坤站起身,看向安全出口,依然是大门紧锁的状态。

他再看向满厅的宾客。

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无不沉浸在婚礼的喜悦之中。

这时他们都站起来,注视着场中央。

似乎婚礼进行到尾声了,只听婚礼司仪对着新娘问道:“李芸菲,你是否愿意嫁给林涛为妻,无论他是富裕还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快乐还是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一袭白色婚纱的李芸菲深情款款的看着面前的新郎,嘴皮刚动。

“我反对。”

卓坤异常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宴会厅,同时脚步快速向场中央移动,而他的目光犀利的扫视着经过的每一位宾客,同时也被宴会厅所有人都惊愕的注视着。

卓坤,孤儿,初中没毕业的文化程度,会些拳脚功夫,痞气十足,工地搬砖都没人敢要,要不是李芸菲的知遇之恩,恐怕他现在不是被关进去就是被这个社会淘汰,而做了保安之后,痞气稍微收敛了些,而最近才刚升任保安队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