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背叛
  • 炼狱龙神
  • 王三狗
  • 2109字
  • 2022-04-01 16:05:18

枫城监狱。

锈迹斑斑的铁门缓缓打开。

韩枫一袭风衣,胡茬窸窣,晨光透过树荫照在脸上,有些刺眼。

“这便是自由的味道吗!”

双臂张开,感受着风吹过脸颊的感觉,韩枫那星辰般的瞳子微微有些迷离。

三年前,为好兄弟顶罪入狱,三年期满,重获自由。

双瞳逐渐恢复焦距。

韩枫目光扫过那空荡荡的街道,眼中不由生出一丝落寞。

兄弟没来,老婆同样不在。

他眉头皱了皱,旋即转身朝着远处的公交站走去。

嗡嗡……就在此时,刺耳的引擎声响起。

一辆火红色保时捷自街尾疾驶而来,带起落叶蹁跹。

吱的一道脆响,保时捷一百八十度漂移稳稳的停在韩枫身前。

“咔啪……”

车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而白皙的大腿,让人目光忍不住往上看去,细腰纤肢,一袭乌黑长发披肩,好似弱柳扶风一般,白皙的玉颈高高扬起,那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生人莫近的清冷气质。

她就如同冰山中的雪莲,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你就是韩枫,医仙门这一代的入世人?”

“云家人?”

韩枫眉头微皱。

“云倩雪!”

少女声音清冷,一双高傲的瞳子打量着韩枫,眼中闪过一抹怀疑。

“太年轻了?你真是神医?”

韩枫扫了云倩雪一眼,淡淡一笑。

“你每晚一点到三点,某处会莫名瘙痒,让你辗转难眠,尤其是每月十五号左右,这种感觉会越发强烈,我说的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

感受到韩枫目光的位置,云倩雪脸色一红。

“这是血虚之症引发的阴阳失调,似病而非病,你应该看了不少医生,都毫无作用吧!”

“你……”

云倩雪难掩惊异之色。

她纤腰弯曲,微微躬身。

“韩先生,是我失礼了,医仙门果然名不虚传!”

“走吧,送我回家!”

韩枫笑了笑,翻身跳上车子。

看着那俊朗的侧脸,云倩雪眉头皱了皱了。

“不是去给我爷爷治病吗?”

“不急,既然是老头子答应过的,阎王老子亲至,也带不走你爷爷!”

韩枫枕着左手,慵懒的躺在副驾驶上:“对了,手机借我用用!”

接过手机,韩枫快速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嘟

铃声响起,却是久久没有回应。

韩枫不由的眉头微皱。

“如果你是想给你老婆打电话的话,我劝你还是算了!”

“你什么意思?”

韩枫一愣。

云倩雪脸色微微有些复杂。

“我调查过你,也查到了一点东西,你老婆跟你好兄弟之间……你懂的,就是外面那个颜色!”

她说着看了一眼车窗外的草丛。

“不可能,那是我最好的兄弟!还有七月这么爱我,她绝对不可能背叛我的!””

韩枫脸色阴沉,自己跟张鹏情同手足是最好的兄弟,不然他也不可能为了张鹏去顶罪,还有七月,更是对自己无微不至,他绝不相信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会背叛自己。

“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但现在你的家,你的公司,以及你有的产业都已经被转到你好兄弟张鹏的名下!”

云倩雪干咳一声:“另外一年前你女儿突发怪病,现在还在第一医院之中,昏迷不醒!”

“你说什么?”

韩枫如遭雷击,大脑嗡的一声,犹如刀绞。

五年前前妻死亡,父母不知所踪,他只剩下小月这一个亲人。

入狱之前,张鹏拉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女儿的,那一刻他彻底怒了。

就在此时电话接通。

“啊……哦……”

一道急促的喘息之声从话筒中传来。

听到这声音,韩枫大脑一片空白。

“我是韩枫,你在哪里?”

韩枫强压愤怒,沉吟一声。

“韩……韩枫……你出来了?”

电话对面之人声音明显有些紧张。

“你不要误会,我在跑步!”

“跑步?”

韩枫冷笑一声,究竟是跑的何等激烈,才会发出那种声音。

“韩枫,不好意思,我是忙糊涂了,现在马上去接你!”

“不用了,去医院,我等你解释!”

韩枫冷喝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麻烦送我去第一医院!”

说完,韩枫闭上眼睛,冷着脸一言不发。

云倩雪张了张嘴巴,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碰到这种事情,韩枫到现在还能保持理智,已经很不错。

她旋即一打方向盘,朝着医院方向行驶而去。

第一医院,人头攒动。

走廊之上放着一排病床,来往人生喧嚣,刺鼻的烟味,药水,腥臭味交织在一起。

在靠近厕所位置的一张小床之上,躺着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这女孩脸色惨白,嘴唇开裂,身体干瘦犹如骷髅,好似一阵风都能吹散一般,她头发之上还有几只苍蝇在嗡嗡乱飞。

“小月……”

看到这一幕,韩枫拳头紧攥,额头青筋暴起。

踏踏……踏踏……

就在此时,一名穿着包臀裙,身材前凸后翘的风韵少妇,挎着lv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正是韩枫妻子七月。

看到韩枫,七月目光微微有些躲闪。

她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韩枫,最近这几天公司上市,我都忙晕了,连你出狱的日子忘了……”

“废话少说,七月,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韩枫冷脸打断了七月。

“韩枫,你别急嘛?”

感受到韩枫那冰寒的目光,七月缩着脖子赶紧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年前小月突然就病倒了,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努力给她治病,照顾她!”

“呵呵,好一个照顾!”

韩枫睚眦欲裂:“我入狱前给你留下上亿家产和公司,你让我女儿住在厕所旁边的走廊?”

“这……”

七月一脸心虚:“韩枫,这不能怨我啊,为了给小月治病,你留下的钱已经花光了,公司这几年经营又不好,我就把公司卖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是吗?买下公司的不会恰巧是我的好兄弟张鹏吧!”

韩枫冷笑一声。

“你……你都知道了!”

七月脸色更是惊慌,她刚要解释,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抓着文件面色冷漠的走了过来。

“八号床韩小月,眼角膜捐赠手术已经准备好了,家属签个字!”

“嗯?”

韩枫脸色一寒。

“捐赠眼角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