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门讨债
  • 重生先亏一个亿
  • 月正南
  • 2016字
  • 2022-03-08 09:17:06

“你现在高三,还剩几个月高考!”

“脑袋让门夹了?听你表哥吹两句牛逼,就想着退学出去闯荡!”

“钱是那么好赚的?你别看他穿的人模狗样,其实兜里比脸还干净!”

“老子还没死呢!家里出了事,自然有老子顶着!”

“别犯浑,钱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

恍惚之间,李林洋只觉得周围一阵吵闹。

耳边传来熟悉的男子呵斥声,粗哑低沉的嗓音之中,夹杂着压抑不住的郁愤和怒火。

恨铁不成钢!

恨其不志,怒其不争!

又做噩梦了吗?

这一段沉痛的记忆,以前也曾经出现在李林洋的梦境中。

2003年1月1日,元旦节。

父亲在310国道上拉货返程时,因为躲避横穿马路的老人,车辆发生严重侧翻,他也当即昏迷不醒。

车中满载的货物洒落的到处都是,被附近闻讯而来的村民,哄抢一空。

连个纸壳子都没剩下!

万幸的是,父亲伤势并不严重,只是两根肋骨轻微骨折,被好心人给救出驾驶舱,并且通知了120救护车。

货车后期的维修费用,父亲住院期间的治疗费用,都由保险公司全险报销。

问题就出在那一车价值二十多万的货物上,保险公司可不赔。

这笔沉重的债务,在2003年,直接压塌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啪!啪!啪!

“哈哈哈,真是父慈子孝,太精彩了!”

突然响起不和谐的声音,一个流里流气的黄毛拍着巴掌笑嘻嘻的说道。

“李建中,别在这里演戏了!二十二万的货款,少一毛钱,就让你们连年都过不成!”

李建中闻言怒火中烧,攥紧拳头,看了看儿子,想想跟着老婆回娘家借钱的女儿,最终悄悄的松开。

虽然觉得非常委屈,但是那批货物确实是从自己车上丢掉的!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李建中颓废的瘫坐到椅子上,仿佛被抽空了全部的气力。

这个时刻,这个声音,这个场景,让李林洋刻肌刻骨,一辈子都忘不掉!

他清晰记得,2003年1月17日,农历腊月十五,离春节还有十五天的时候。

三个地痞无赖,大早上追到家里讨债,然后就不走了。

他们也不动手,就是骂骂咧咧的恶心你,到饭点就轮流出去买饭,夜里直接打地铺住在客厅。

就这样死缠烂打的守着李建中,拿不到钱就不离开。

报警也没多大用处,欠款要账属于民事纠纷。仅仅行为不妥,谈不上犯罪,警察也是无可奈何。有一次把他们赶出去,但是很快返了回来。

李林洋的母亲王新慧,不得已四处筹钱,亲戚邻居全借了一遍,最后凑了六万元也只是杯水车薪。

但是,这已经不少了。

毕竟去年买货车的时候,就借了亲戚朋友不少钱。

货车是去年首付十万元贷款买的,事故车要折损不少,再加上卖的着急,出售只到手八万现金。

一直等到春节过后,低价把院子卖了八万元,才勉强还清账款。

铮!

李林洋脑海中突然泛起一声轻响。

声音不大,却直击灵魂!

犹如一柄不世出的宝剑,猛然间苍龙出鞘!

李林洋精神为之一震,神智瞬间变得无比清明,周围的一切渐渐与记忆变得融合!

面前的一切,竟然正在真实的发生着!

我重生了!

重生回到2003年,三个地痞无赖上门讨债的第一天!

一切都还来得及改变!

李林洋扭头看向父亲,李建中耷拉着脑袋,右手大拇指的指甲深深嵌入食指中。

微微一丝红色的液体,悄悄泛了出来。

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父亲,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双鬓竟然全是白发。

通红的双眼布满血丝,无神的盯着不远处地面上的一个烟头,憔悴的如同五十多岁的老人。

在这一刻,刚强一生的父亲,原来也有脆弱的时候。

让李林洋说不出的心疼。

上一世,自己竟然没有察觉父亲的无助。

当年,他瘦弱的身躯,是如何撑起这个家的?

是从哪里迸发出来的力量?

“爸!”

李林洋嘶哑着嗓子,轻轻的喊出一声爸。

我李林洋重新回来了!

以后的家庭的不幸、父亲早亡,绝对不会再发生!

李林洋用力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忍住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

“爸!儿子已经十八岁,我也是男人!”

李林洋声音突然大起来,异常的坚定,“这个家不能只让你一个人顶着,我也能抗起来!”

二十二万罢了!

这些钱即使放在后世,也不是小数目,更何况现在的2003年!

尽管直到重生之前,李林洋的银行账户里面也没有二十二万。但是,这不影响李林洋的淡定自若。

因为,李林洋不止一次的设想,如果自己能够重生,该如何挣钱改变家庭的命运。

感谢老天爷成全,让自己重生到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

“焦亚军!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李林洋刚才简单复盘欠款的事情,跟后世分析的差不多,其中有一些细节是可以操作的。

他箭步跑出客厅,转身不见踪影。

“我去!这小子跑了?!”

那个流里流气的黄毛,直接被这一幕惊呆,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才还说的那么牛逼轰轰,下一秒就这样溜之大吉?

可是,这小子第一次见面,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道,自己在小小的信陵县,已经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号?

儿子跑掉没关系,反正他老子还在。

让人费解的是,李建中瞪那么大眼睛做什么?

“军哥,小心!”

焦亚军还没寻思过来怎么一回事,耳边突然传来小弟的呼喊,身后隐隐略有风声。

凭借多年街头打拼奋斗的经验,应该是有人偷袭自己。

焦亚军连忙弯腰侧身躲闪,几乎同时耳边“哗”的一声,一柄黑乎乎的菜刀劈砍过去。

这一幕把他震惊的无以复加!

“李林洋!你疯了!”

李建中连忙夺步跑过来,按住挥舞菜刀的李林洋,大声喝问,“你小子不想活了吗?想去吃牢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