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连心态都变年轻了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679字
  • 2022-02-21 20:46:49

陆幽幽搞定了父母的意见,第二天的正式填报便没什么值得赘述的。

大家都顺利提交了志愿表,老师也核查了,半个上午就搞定全部流程,随后宣布解散。

毕竟,分数还没公布,大部分同学的心还是悬着,没到正式庆祝和吃散伙饭的时候,也没什么心思社交。

陆幽幽也有些神不守舍,或许是担心自己能不能顺利录取,所以一上午都没跟顾辙说话。

“还是先冷处理半个月,等正式结果出来了、确信大家还能继续做同学,再一起玩吧。不然要是滑档了、将来进入不同的世界,那多丢人。而且阿辙心理压力肯定也很大、会觉得害了我吧。”

她内心居然是如此想的。可见她跟顾辙都是闷骚爱面子人士,最怕在朋友面前丢人、怕多事。

顾辙是85年底生人,陆幽幽是86元月,两人只差半个多月,都是典型的摩羯座。

前世就是顾辙没发挥好、没进东海大学,主动隐遁不再联系。

如今两人分数逆转、情况也戏剧性地跟着反转。

出于同样的考虑,陆幽幽也有点躲着林静静,怕被最要好的闺蜜看到自己忐忑虚弱的一面。

在那几个能稳进东海大学的女生里,陆幽幽如今反而只敢和原本没多少交情的邵佳来往,想了解什么信息,也都跟邵佳打听。

宣布解散后,大家都打算吃完午饭再闪,陆幽幽就在食堂里截住了邵佳,单独请她。

邵佳有些意外,当然也不会拒绝,还不见外地拿了份酸菜鱼。

一边吃着,陆幽幽问道:“佳佳,你最近每天都跟顾辙他们一起做实验吗?我是想说,用这借口留校,是不是宿管也不查?实际上想住多久住多久?”

刚听到前半句提问时,邵佳还以为她是在食醋,眼神便有些促狭。听完后才意识到她关心的是别的,她也就如实相告:

“嗨,这种小事谁会管呢,宿管阿姨又不知道我们白天干什么,只要有延住批条就行。怎么,你不会突然想回校住吧?”

陆幽幽叹了口气,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我还真想住校两周,参加点社会实践,把这段日子熬过去。如果不找点事情充实自己,每天都在担心分数线,觉都睡不着。

我现在很怕见到亲近的人,越亲越不敢见,怕让他们失望,就想等结果出来、扬眉吐气了再说。”

邵佳想了想,拍拍她的手臂:“我理解这种心情,毕竟你的分数稍微有点悬。是该找点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忙起来就不会提心吊胆了。

那你直接搬到我寝室住吧,反正我已经办了延住手续。不过,你想好这两周要干点什么了么?”

陆幽幽:“没想好呢,先住到外面,总能找到事情做的,你们有什么活动,我帮你们打杂都行。

昨晚我也跟爸妈说了,他们也理解我,我爸还交给我几件跑腿的差事,让我先熟悉熟悉。下午我先去趟工商局。”

看得出来陆谨明对女儿非常关爱,倒不是他公司真差这点人手。

很多时候,一个人茫然闲着就会越来越颓,动起来之后说不定就找到自己要干什么了。

邵佳听了,半开玩笑地羡慕道:“呦,大小姐就是不一样,一毕业就有体面事做,我还想给你跑腿呢,只要有工资。”

俩女生便说笑着吃完午餐,又回寝室收拾了下、休息一会。

估摸着快到下午上班的点,陆幽幽才准备好材料,打车去了区工商局。

不过,一进工商大厅,她就有些后悔——自己太没经验了,该早点来的。

虽然确实下午两点才开工办事,但别人都早到了、提前领号排队。

她领完号才发现至少得排两小时,这就很郁闷。只好百无聊赖地拿着牛皮纸文件袋、坐在休息区等候,东张西望打发时间。

没想到,她刚四处打量,就发现了一个情况:其中一个注册/注销公司的办事窗口前,有一个很眼熟的高大少年在咨询业务。

她仔细一看,那不顾辙么?

“他来干什么?注册公司还是注销公司?”她忍不住好奇,凑上前去想听个究竟。

原本打算半个月内暂时不理顾辙的心思,也抛到九霄云外了。

……

顾辙今天来,其实也不干什么,纯粹咨询而已。

他连注册一家门槛最低的咨询公司的钱都拿不出来,却厚颜无耻地缠着柜员阿姨问这问那,

了解“已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如果要证明自己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注册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有哪些要求、需要提供什么材料”。

柜员有点不耐烦,先拿法条搪塞:“你得先证明你以个人劳动所得为主要生活来源啊。”

顾辙耐着性子刨根问底:“我知道法条,我就是问实际操作中,具体怎么证明你们工商才信呢?”

柜员:“最低连续缴三个月社保、拿缴费凭证过来就行。”

顾辙:“这个……如果是应届要读大学的,好像不能交吧?”

“当然,全日制在校生不能再有全职劳动关系,当然也不能交养老——

这个问题你该去问社保局,不是我们工商管的。请你快一点,那么多人排队办正事呢。”柜员强忍着不耐烦说。

顾辙却脸皮依旧,飞速追问:“那对于只能做兼职的人,要怎么证明呢?这可是你职责范围内的。”

“那就拿三个月劳务报酬或者稿费的纳税记录——这两项相当于业余兼职性质,全日制学生也不影响,每月800块以上就要缴税!

你确保连续三个月收入有资格缴税,就能证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了!到时候再来注册公司当法人代表!够清楚了吧!”

她的语气越答越冰冷,想想都郁闷。

今天真是亏!只拿工商的工资,却帮税务和社保多回答了那么多问题。

都怪这刁民太事儿了,就该让他分三天跑三个局才问清楚!

顾辙也知道自己惹人嫌,但无所谓,能搞清楚问题就好。

看来,得想办法弄三个月兼职纳税记录了,不管什么手段。

刚重生,起步阶段还是难呐。

……

顾辙办完事,刚一转身,就看到背后一个漂亮女生,那不陆幽幽嘛!

他立刻大大方方打招呼:“你怎么在这,办什么事么?”

陆幽幽刚才也是偷听得入神了,没来得及闪,见状便硬着头皮回答:

“我来帮我爸注销一家公司。你也知道的,公司没业务了还一直不注销,每个月还得找人做账,怪烦的。”

“这样啊,那还真是可靠,刚毕业都能帮家里做大事了,你先忙。”顾辙说着,便细心地主动告辞,免得打探别人家的生意隐私。

不过,刚走几步,顾辙余光瞥到妹子手足无措的样子,又有点怜惜。

他经验丰富,一下子就猜到了:“你是不是来晚了、所以要排很久?”

陆幽幽总算找到了倾诉郁闷的机会:“是啊是啊,我还提前十分钟到的。”

顾辙不由笑了:“有你这么办事的么。拿去,我十二点半就来了,中间出去逛了一圈吃个饭,怕过号,回来时又多拿了一个,刚好没用上。”

他说着把一张叫号纸塞过去,那上面的号已经快叫到了。

机关办事窗口叫号,都是到号的时候人不在、就过号作废的。所以老江湖有时会多拿一个,留个保险。

陆幽幽如释重负,第一次办事受挫的郁闷也一扫而空:“太谢谢了,少排一个半小时呢。”

妹子谢完,原本还想邀请顾辙陪她办事,怕自己第一次没经验,不知道如何应对工作人员的问题。

但顾辙已经帮了她忙,她也不好意思得寸进尺,就暂时忍了,一步步往窗口挪。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

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从顾辙侧后方伸来,坚定地扭住了他。

顾辙一惊,下意识反抗,还以为遇到了歹徒:“你干什么?”

“不要反抗!这种时候还敢顶风作案,门口的横幅都吓不住你是吧。”

顾辙一脸懵逼,下意识朝大厅门口的横幅看去,原来上面写的是“严厉打击黄牛号贩”。

真是冤呐,说白了,还是工商局办事太难、催生了帮人排队的灰色产业。

顾辙又没注意这些,在大厅里当着保安的面把号纸递给陆幽幽,结果就被当黄牛抓了。

“我不是黄牛,我跟她一起的!”顾辙连忙高声抗辩。

“少废话,我看你早就来了,还反复领号!那女的才刚来!”保安也是丝毫不松,一看就是侦查经验丰富。

好在陆幽幽还没走远,短暂的懵逼之后,立刻意识到一切跟她有关。便立刻冲过来抓顾辙胳膊:

“警察叔叔你别误会,他真是我同……同事,我只是路上耽搁了。”

对方一看陆幽幽的形象气质,便有些心虚,觉得这样的女生应该不至于为黄牛出头。

意识到可能抓错人了,他只能松开手给顾辙道歉:“不好意思,不过我也是在执行公务……”

顾辙揉了揉手腕,也是语气僵硬地见好就收:“行了,误会解除就算了。”

他的语气也没法不僵硬,因为陆幽幽情急之下抱着他的胳膊证明两人的关系,他的上臂被一侧韧实的组织压迫着,整个人短暂眩目了几秒。

“谢谢。”顾辙礼貌地感谢妹子的解围。

陆幽幽还没反应过来:“这有什么,本来就是你先帮我的嘛。”

顾辙怕自己会有反应,便急于结束话题:“那你快去办正事儿吧,别过号了。”

说着,他微微往外抽手臂,却引起了更多的摩擦。

陆幽幽这才脸色一红,连忙松开,手足无措地说:“我……我第一次办业务,要不你跟我一起吧。再说,刚才不都说了我们是同事嘛,你要是马上走,反而让人觉得你真是黄牛……”

顾辙坦荡诚恳地一笑:“这有什么难的,我是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商业机密……”

陆幽幽松了口气,连忙说:“没机密没机密,就是个没用了的皮包公司啦。”

经过这番波折,两人也没什么好矫情的了,就大大方方一起去办业务。

陆幽幽那点业务也不麻烦,那要注销的公司本来就没什么复杂债务关系,审核很快,该提供的资料也都齐全。

只是最后柜员提醒她去登报公告45日,这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她理解错了,急切地解释:“这家公司没有债权人啊,你看外账多清晰。”

柜员耐心地说:“这是法律规定。”

顾辙也帮着解释:“别急,随便找家最不值钱的省级小报,登一次,然后等45天就行,花不了多少钱的。没债权人异议,你就可以回来把最后的流程走完。”

陆幽幽这才松了口气:“话说清楚嘛,我还以为要打45次广告呢……那得多少钱。”

在懂法人士顾辙的协助下,她那点业务当然是转眼就办完了。

过程中,尽管顾辙非常克制,能不打听就不打听,但还是免不了猜出了这家皮包公司的用途和注销原因。

说白了,这就是国家加入WTO之前的历史遗留产物——90年代的时候,国内外贸公司要做纺织品和化纤出口,最大的麻烦在于有出口配额。

给你的配额用完了,哪怕你产能过剩,也不许再往国外卖了。所以,很多老板会想办法弄各种有配额的壳子占坑,每年自己主营公司的配额用完后,就借壳出口。

只要壳的成立手续合法,这一切就是完全合法的,无非相当于多了一道中间商过桥。

陆谨明自己就在海关干过七八年,对这些操作当然门清。不过随着2001年加入WTO,配额制度出现了大改,这些失去了利用价值的空壳也会被逐步清理掉。

顾辙虽然很需要一个公司,但他现在一点钱都拿不出来,所以也就只能想想,根本没实力把这个要注销的空壳弄过来。

……

离开工商局后,陆幽幽松了口气,对顾辙也更是感激,之前的疏离决心已经彻底抛到九霄云外了。

她觉得,这半个月等成绩的煎熬期里,还是跟着顾哥找点事做吧。毕竟他好像很懂,只是跟着他跑趟工商局都能学到不少东西。

两人说笑着拐出巷子,陆幽幽随手拦了辆出租车。顾辙也没矫情,就一起回校。

关好车门,陆幽幽看着车窗外,主动找话:“你回校还要天天练实验吗?我听佳佳说,住校还挺自由的,我也打算住两星期。”

顾辙:“练得差不多了,下个月考前再突击一下吧。中间我打算找点别的事做,练实验只是个留校借口嘛。”

陆幽幽听了挺高兴:“那你觉得做什么比较有意义呢?我从小都是爸妈安排的,突然让我自己安排,觉得好迷茫啊,帮你打杂都行。”

顾辙一愣,这是真的有点为难了:“这……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干啥呢。现在就想搞三个月的劳务报酬纳税记录,但我又不可能真的去打工。

写点技术科普文章赚稿费,我倒是有信心,但审稿、结算周期太久了,一暑假都搞不定。我打算这几天去人才市场随便晃悠。如果有灵感了,一定和你说。”

顾辙现在是只想要快钱,几乎跟“三和大神”差不多心态了,“不是日结的都是黑厂,都该提桶跑路”。

可哪来又体面又来钱快的活儿呢?

顾辙要求不高,暑假里赚两三万先把危机扛过去就好。

要是能再结余几万、给他开咨询公司弄个首期注资,那就更完美了。

陆幽幽社会经验不多,也不知道怎么劝,只能是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哪天你去的时候,我拉上佳佳她们,大家一起见见世面好了,就当互相壮个胆。”

顾辙差点被逗乐了:去个人才市场,还需要兄弟一起壮胆?

不过他的情绪倒是真的好了一些,跟陆幽幽混在一起,心态都重新年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