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陆幽幽的抉择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168字
  • 2022-02-21 20:34:29

能快速回本的生意,顾辙是暂时一件都没办成。

他也只能节俭一点经费,连当晚在会稽住宾馆的钱都舍不得花。

离开苏珀尔,就立刻赶回会稽长途车站、买票赶晚班车回明州,好不容易赶在学校关门前回到宿舍。

一天之内往返外地出差,这种苦换个真正的中学生,估计扛不住。

晚餐都没赶上在食堂吃,早上买的菜包又在中午吃完了。只能是回寝室后到宿管阿姨那说说好话,接点热水泡面。

谁让顾辙这肉身,原本是个非常遵守校规的好学生呢,绝对不敢在寝室里私藏热得快自己烧水的。

好在六月份天气还热,吃过泡面后冲了个凉水澡,顾辙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出路。

自己小时候家穷,读书比较早。小学的时候,又因为学区合并、换过一次学校。他成绩好,就在转校的时候趁机跳了一级。

如今别说未满十八周岁,便是距离十七周岁都还差几个月。

想直接卖那些简易的专利来第一桶金,估计是不现实了。

说到底,还是要想别的办法搞第一桶金,等将来能注册公司了,有个担保,再考虑卖专利的事情吧。

不过,因为年龄不到,开公司也不容易。工商局未必会允许他一个未成年人设立公司,到时候还是要绕到“证明你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上来。

“算了,瞎想也没用。明天上午先把志愿填了,下午稍微准备一下材料,去工商局咨询一下,缺什么就想办法补呗。”顾辙最后如是盘算,很快就累得睡着了。

至于开公司所需的钱,他连一千块都掏不出,纯粹先厚着脸皮去打听打听。

……

话分两头。

同一时刻,南郊,鄞城区,从顾辙家往东三条街的海滨别墅区,陆幽幽的家中。

明天就是正式填志愿的日子了,所以今天晚上,她还在跟父母商量、希望他们同意她赌一把。

过去这一周,陆幽幽也没干什么事情,每天就宅家锻炼身体。

高中三年,她压力很大,把所有精力都专注于学习,才勉强维持住班级前十名。压根就没想过恋爱方面的杂念,所以也不太注意形象。

她小时候练过跳舞,进过省少年队练体操,但初中时退役了。因为运动量明显下降,高中时丰满了不少。

只是仗着天生丽质,加上镇洋中学的女生普遍成绩好、长得不怎么漂亮,她才依然能保持颜值担当的地位。

如今高考考完,即将面对新的人生阶段,是时候再次注重健康管理了。

而刚刚恢复大强度运动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八天里她就瘦回来四斤,整个人精神状态都更阳光了。

连跟父母说话的时候,都变得有主见了些,不再一味乖乖女。

这天晚上,做完瑜伽洗完澡后,她又开始游说父母:

“爸,妈,我仔细想过了,今年按我的估分,真的很有希望进东海大学的,填志愿的事儿,你们就让我自己做主一次吧。”

其父陆谨明正坐在电脑前,看东京交易所的纺织品期货行情呢,一时没有反应。

妻子朱盈盈看不过去,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幽幽跟你说正事儿呢,别看了!”

陆谨明这才回过神,脸色不太好地揉了揉太阳穴:

“家里也不需要你一个女孩子将来抓研发、技术这些。大学还是选个好专业比较重要,去京城找个985读个商科、管理类的就不错,嫌远就魔都。咱给自己干,稳一点,招牌真不重要。”

显然,陆谨明对女儿能考上东海大学,还是支持的。但如果只能读环境工程,那就有点浪费时间了,不如用招牌换专业。

给自己家做事,招牌差点不寒碜。

好在陆幽幽已经不是第一次提了,她今晚找了新的说辞,便继续诚恳阐述:“爸,我知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我进了东海大学后,也未必要只专心本专业嘛。

听说这两年一直在讨论转专业的政策,万一有机会呢?实在不行,我可以花钱托关系辅修双学位,只要本专业不挂科能毕业就行了嘛。”

陆谨明揉了揉太阳穴,看样子女儿是想得很明白了,计划如此周全,似乎没道理反对。

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女儿本来不是那么有主见的人。

他和妻子对视了一眼,投去一个探询的眼神。朱盈盈立刻心领神会,理解了丈夫的担忧。

朱盈盈便委婉地旁敲侧击:“幽幽,你是不是受了谁的影响?是王老师非要你这么填的么?爸妈不是干涉你,是怕你乱听不靠谱的建议。只要你实话实说,爸妈就不反对。”

陆幽幽咬了咬嘴唇,脑内飞快挣扎了一下,决定还是直说:“是顾辙给我分析的,我相信他不会害我的。”

陆谨明立刻有些警觉:“顾辙?这名字有点熟,是你同学吧?我知道了,不会是那谁自己能考进东海大学、所以拉你冒险吧?”

陆幽幽眼神一白,转向朱盈盈撒娇:“妈!爸什么都不关心,你跟他解释解释嘛,你知道的,顾辙怎么可能是这种心思?

他要是想对我有……想法,初中时就该暴露了,能等这么多年?那两年要不是他每天帮我答疑,我能考上镇洋中学?”

朱盈盈因为工作上不如丈夫那么忙,对女儿的关心也多些,所以了解跟女儿关系最好那几个同学的情况。

她连忙帮女儿解释了一下,好让丈夫稍稍安心。

……

这事儿说来有些话长。

陆幽幽家也不是从小就有钱的。

她家原本是做官的,她爷爷是齐省人,南下干部来的东海,后来离休。

陆谨明是老爷子最小的儿子,他几个兄、姐至今还在省城混机关。

陆谨明是80年代的大专生,读的魔都海关学院,毕业后老爷子托关系把他分配回省里,在明州海关供职。

后来,陆谨明跟其他“九二派”的下海经商干部一样,在那个春天的讲话激励下,怀着一腔热血放弃了公职,在当地开了家外贸公司,搞化纤贸易。

他刚开始经商时,陆幽幽都已经读完小学二年级了。

所以陆幽幽小时候也不算富二代,也过过穷苦日子,是后来才慢慢有钱的。

而陆幽幽从小就有艺术天赋,刚上小学的时候,朱盈盈就陪她报了不少琴棋书画的兴趣班,跳舞弹琴都很好。

她学了几年舞后,父亲的生意渐渐做大,这才觉得“女儿该走名媛淑女的路子,文静一点儿”,就想跟她商量别学了。

陆幽幽正在兴头上,当然不乐意了,后来父女一番冷战,总算妥协折衷:陆谨明让女儿改学艺术体操。

那玩意儿看起来更正经,也没有取悦男人的嫌疑,适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陆谨明内心实则还有一层深意:他知道学体操可比学跳舞辛苦多了。学个一阵子,等女儿热度过了,受不了苦,自然就回去文文静静读书了。

没想到,女儿居然也有体操天赋,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练,练了两年多,还一度进了省少年队。

陆谨明见状无奈,也就由她去了,想着大不了家里出个运动员。

但世事难料,陆幽幽练到初一时,命运给了她重重一击,打断了她的运动员生涯。

原因是她发育长高了。

众所周知,女体操运动员,其中一项很重要的职业优势,就是长得矮,尤其是那种需要快速旋转的项目,越矮重心越低、旋转半径也越短、动作难度越低。

所以很多国家体操和跳水这些项目都喜欢找年纪尽量小、卡着赛事年龄下限的年轻运动员来完成高难度动作。

陆幽幽发育晚,一直到12岁时,都还个子娇小,胸也没发育。

但随后忽然就压不住了,一年之内长高了20厘米。胸也大了几个杯,重心愈发不稳,训练时几次摔下来。

省少年队的女教练很负责任地跟家长解释:

“她太高了,而且偏偏都长在腿上,上下身旋转扭矩差太多。胸也太大了,平衡木上一转圈就晃荡,站不住的,放弃吧。”

家里本来也是倾向于她好好读书的,就顺水推舟了。

好在当时也才刚要初二,陆幽幽读的初中要分快慢班。陆谨明就塞钱托关系、把女儿弄进最好的快班,想让她尽快把练体操拉下的文化课补回来。

而老师对这个给了赞助费的学生也挺“负责”,把全班成绩最好的顾辙安排为她的同桌,带她一起上进。

初二初三两年,她每天有跟不上的功课,都找顾辙答疑,顾辙也挺照顾她。她自己也争气,最后中考时居然与顾辙考了全校前两名,都进了镇洋中学。

这些过往,陆谨明不是很了解,但朱盈盈是心里清楚的。

她知道女儿的那个男同学是个坦荡之人,不至于对女儿有邪念,因为要下手早下手了。

此刻,她把前因后果恩怨跟丈夫细细说清楚了,让他别担心对方的企图,填志愿就事论事就好。

陆谨明仔细盘问再三,这才稍稍放心,最后犹豫半晌,首肯道:

“罢了,你也长大了,既然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就让你自己做一次主吧——不过你得保证,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真心的决定,不是一时被人忽悠!”

陆幽幽总算松了口气:“爸,我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

陆谨明一抬手:“行,我不说了。”

随后他就又回去看东京交易所的化纤期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