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都没有民事行为能力,凭什么卖专利?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149字
  • 2022-02-21 20:31:02

高考后的第一周,就这么平淡无奇地渡过了。

顾辙每天白天混实验室,把要考的实验练得烂熟于胸。

早晚则在操场上跑步健身,收拾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星期下来,整个人精气神都比刚重生时有所改善。

后天是6月18,周二,也是正式提交志愿的日子。

而高考出分、第一批录取工作、录取后的特招,这三个环节也各自需要一周左右。

所以周日这天收工时,顾辙觉得练得差不多了,就跟邵佳他俩商量:“后续两周我暂时不打算练了,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再最后突击一下吧。

你们要是不介意,我就先把实验室钥匙还了,寝室倒是不忙退,你们看怎么样?”

他俩当然没意见,反正他们的实力也不可能真的进竺可桢学院。

这一周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打着做实验的名号放羊,接触久了交情还有所升温,发展到打情骂俏,顾辙还得吃他们的狗粮。

想到这点,顾辙也就没什么利用他人的负罪感了。

暂时遣散了队友后,顾辙就拿出这一周里,他梳理出来的几个小专利,开始琢磨自己的赚钱大计。

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顾辙的心着实有点大了,有点过于乐观。

实际动手推进后,才发现问题一个接一个,哪怕重生了,赚钱依然是不容易的。

首先,他前世专精的方向,那些新材料、增材加工工艺等高精尖技术,如今连前置科技树都还没点亮,属于空中楼阁。

另一方面,做过专利律师的他,非常清楚:专利分两大类,发明和实用新型(外观专利不考虑)。发明的申请门槛和审核标准更高、周期长、申请费也更贵。实用新型便宜一些,周期也短平快。

但根据《专利法》,实用新型的申请对象只能是实物专利,不能针对方法、工艺。

那些没有实体的技术,你只能申请发明专利。而涉及新材料的发明申请,对配方的审核非常严格。

而顾辙不可能记得住全部细节,所以他只能是指明一个研发方向、具体还得反复做实验、充实数据,才有可能申请下来。这一切还得等自己开公司、有了实验室才好搞。

最后,顾辙也很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朴素道理。

在自己实力还很弱的时候,好东西拿出来也守不住。

尤其专利这玩意儿是按国别保护的,真拿出一个中外都值钱的干货,顾辙现在还没渠道同时在全球主要国家都按PCT条约申请,也付不起申请费。

而如果只在国内申请、先卖先赚钱,一旦被注意到了,在国外就会被别人仿造侵权,那不成便宜老外了嘛?

顾辙这一周里,空下来的时间,就是在这样静心“做减法”,把自己如今还不能走的路,一条条用排除法排掉。

减法做完后,顾辙手头就只剩下两个只是在机械结构方面有点微创新的小物件,属于那种画个结构图就能直接申请下来的实用新型。

比如前面提到的“分液漏斗加连通器原理的撇鸡油汤勺”,就是典型代表。

另一个,则是“基于滴定管原理的夹层鸡尾酒滴管”,便于水平比较次的调酒师也能调出某些密度分层鸡尾酒。

滴管材料特地选用了一种疏水毛细材料,所以刺破分层液面的时候,不会导致张力破溃、酒水提前混合浑浊,非常适合后世酒吧里常见的“深海水母”、“外星人脑花”。

至于灵感,顾辙也是在做“分层萃取实验”时,联想到的。

要是让金萍知道她的得意门生,这些日子鼓捣的副产品,就是把高大上的分液漏斗、滴定管都魔改成厨子和调酒师用的工具,不知会作何感想。

……

第二天是周一。

顾辙知道,一直闭门造车也不行,所以他一大早就拿着那几件小玩意儿的设计图、他自己刚刚连夜撰写的技术说明书、权利请求书等,去了趟科技局,排队咨询。

了解下如今的专利申请办事流程,再问问怎么汇款付钱。

随后就把全部申请材料快递邮寄到京城,再汇款了一下申请规费。

国内所有的专利申请,都必须直接递交到京城的国知局,地方上没有派出机关受理。

02年也没有网上递交材料的渠道,顾辙也没钱没路费跑京城,就只好寄EMS。

申请一个发明专利,国知局起步就要收一千块受理费,实用新型五百起步。

再加上权利请求书条目如果比较多、超出一条加150,技术说明书超一页加50到150。

实用新型只用接受形式审查,不用实质审查。而发明还要实质审查,一旦到了实质审查阶段,还要再交2500。

所以综合算下来,一个发明至少要给国知局四千多,实用新型也要一千块左右。这对于如今还在为“暑期要赚到两万块还按揭”的顾辙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开支。

导致他根本不敢碰发明,他现在连申请费都交不起。

而且顾辙已经算很省了,至少他的材料都是自己写的。这就相当于打官司自己给自己辩护、只用交诉讼费不用交律师费。

如果请代理机构的话,哪怕是最便宜的,那也要至少新型两三千、发明七八千。

……

尝试着提交了两项实用新型申请材料后,走出科技局大院的顾辙,摸着干瘪的钱包,觉得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试试看能不能尽快把它们卖出去。

实用新型的审核授权至少要半年,不过这并不是说专利技术必须授权下来之后才能转让或授权。

只要你会谈判,能让买家相信你能顺利授权,协议也做好一点、消除买家的后顾之忧,那也是有可能操作的。

反正顾辙暂时也没想到别的来钱路子,就死马当活马医呗,试试又不亏。

好在东海省也算创新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重视技术研发的民营中小企业也比较多。

顾辙知道邻市会稽就有一家做得不错的厨具企业,叫苏珀尔。或许会对他的撇油鸡汤勺和花式鸡尾酒滴定管感兴趣。

所以从科技局出来,他就直奔长途汽车站,花二十块钱买了张去邻市的车票,一个小时后就到了会稽。出站前又买了张地图,风尘仆仆找上门去。

至于午饭,他就在长途车上,吃了两个早上食堂买的菜包解决了。

而他手头的材料,只有两份邮寄给国知局的材料的底单、以及早上去明州科技局时弄的一张咨询受理函。

这说干就干的执行力,也是没谁了。反正他没有偶像包袱,厚着脸皮试试又没什么损失。

大不了被人当骗子赶出来嘛,几十块车费还是赔得起的。

……

民营企业就是一点好,午休比较短,不耽误访客办事。

顾辙到客户单位门口的时候,本来是午休时间,他费了一番口舌,拿出在科技局搞的咨询受理函,说自己是来找研发部卖专利的。

最后居然被他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混了进去,脸皮也是够厚。

甚至还忽悠到了一个前台小姐带路,领他去厨具事业部的研发部,见到了一名负责人。

顾辙看了一眼对方的胸牌,名叫石韬晦。

那石韬晦还算客气,给了顾辙几分钟陈述,还浏览了一下他的材料:

“你发明了一个新式鸡汤勺和鸡尾酒滴管,想卖给我们?不过顾先生很年轻啊,你是什么单位的?”

作为一家大型民企研发部的中层干部,石韬晦也是比较忙的。

对这种随随便便找上门来的家伙,他只能先用履历筛一遍。如果人不靠谱,那就没必要看了。

这社会异想天开的民科太多,浪费时间。

顾辙也不想说谎:“我是明州镇洋中学的,虽然今年才毕业,但我的分数能稳进东海大学。

这种小玩意就是捅破一层窗户纸的事儿,跟学历资历没关系吧。我还参加化学奥赛拿过奖。可以给你看证书。”

石韬晦听他只是高中毕业,差点儿笑出声来。强忍着耐心看了下顾辙的证件,又发现不少问题:

“你是提前读书的吧?怎么高中毕业了还不满18周岁?你压根儿就属于民法上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

你不会是什么科二代、拿了家里长辈的成果挂自己名下刷资历的吧?我实话说了吧,你那几个专利,没什么投产价值,买来也是刷指标充库的。

我们没时间为这点小事折腾,也不想冒险。你要真想谈,正儿八经成立个公司来谈,否则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实力。你那两个申请,根本不能保证拿到授权。”

顾辙厚着脸皮,又想方设法劝说了很久,无奈绝对实力太弱,对方怎么都不肯相信他的潜力,只好暂时作罢。

不过,顾辙也算是有所收获。

碰壁之后,他至少知道了自己需要解决哪些问题:要么等专利授权先下来,等自己年满十八周岁、或者等自己能开一个公司、以公司出面承担缔约责任。

创业,不就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嘛,本来就没指望一蹴而就。

顾辙调整了一下情绪,不卑不亢地收起材料:“那就多谢指点了,等我开了公司,或者拿到授权之后,我还会回来的。”

石韬晦看着顾辙的背影,也是暗暗有点佩服。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么有韧劲、脚踏实地办事,在年轻人里不简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