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就当是积点德了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908字
  • 2022-02-25 12:51:49

为了低成本布局一颗将来搅局依视路和海昌眼镜的闲棋,顾辙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将来如果要开隐形眼镜网店,就要做明年第一批的淘宝店铺试水者。

当然,目前02年就已经出现、并且在小规模运营的易趣网,顾辙真到了有需要的时候,肯定也不会放弃在上面开个店。

反正淘宝和易趣这些平台将来谁生谁死兴衰如何、跟他顾辙没半毛钱关系,他只是利用一下平台。

但是淘宝要2003年5月才出现,据说还是跟SARS有点关系、当年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阿狸巴巴内部不少人因为瘟疫隔离了,痛定思痛决定加速消费电商布局,然后搞了两个月也就搞出来了,其实网站本身没多大技术含量。

回忆着这些历史知识,顾辙当然也想加速这个进程为自己所用、顺便捞一点微不足道的好处。

顾辙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几个码农,先写一点购物网站项目的基础代码,然后找个合适的时机,稍微溢价几倍——

如今易趣网已经做得有点眉目了,网购网站的技术含量真不高,无非是抢时间的时候需要堆的体力活比较多。

最后能不能成功,关键也是在于运营而非技术,所以代码本身真不值钱。

顾辙当时想到这儿,就第一时间找了最近一直安心读书无所事事的刘凯,跟他商量了一下,能不能在计算机院找几个技术还行的学长,他顾辙出钱,先花个万儿八千成本、个把月时间,写一点基础代码出来。

刘凯之前暑假里帮顾辙写过爬电邮地址的脚本,还有发邮件用的自动发帖机,后来就闲置了,顾辙也没新的计划找他合作。

看着其他几个老同学都跟着顾哥混,能赚点小钱学到点本事,刘凯内心还是挺急的。这次终于又被顾辙找上门了,他评估了一下之后,表示他自己可能搞不定,但是再稍微加点人,找点儿大四求职季的擅长网站开发的学长,还是能有所建树的。

顾辙当即表示,可以先给个万儿八千的预算,就当雇人接私活了。将来如果有其他情况,可以另算。

顾辙也没指望直接写出完整的网站来,但是等到阿狸巴巴明年三月初想搞电商的时候,找个借口把这些零零碎碎的源代码一卖,做到啥样算啥样。卖个十万八万还是很轻松的——

虽然这些代码阿狸的程序员也能轻松写出来,本身不值钱。但只要放到关键节点上出手,能帮着对方节约十天半个月时间,用钱换上线进度,对方也不会吝惜的。

还能搭上条线,以后得到更多电商推广资源,帮顾辙更好地搅局依视路和海昌。

……

做完这一切,顾辙在寒假前的布局,就算是彻底搞完了。

最后就是期末考试那几天,神经紧绷考完试、等着出成绩。

因为事业占用了更多的精力,加上前世学的那点基础课知识渐渐进入深水区,顾辙的期末考试成绩绝对分值和班级排名,都比期中的时候又有所下滑。

好几门课都沦落到了只有70几分的程度,而且考卷难度并不是很大,也没什么偏题怪题。全靠教学进度快、浮光掠影地教,大家都没时间认真深挖复习,才导致所有人都不是很高分。

即便如此,顾辙的排名,还是从期中的全班第五,沦落到了全班第八——按照这个趋势,到了大一下学期的时候,顾辙的卷面分排名,绝对会掉到班上十几名开外。

当然,考虑到一个班有60个人,顾辙至少能保证前三分之一还是稳的。

等到大二之后,全面通识教育结束、可以开始自由选课挑方向,顾辙就可以多选一点前世学过的材料化学课程、花最少的精力凑学分。

所以大一下学期估计是整个本科期间最艰难的一个学期,熬过就轻松了。

好在即使这次分数落到第八,但因为期中的时候,已经有李森然、冯涛等人质疑过顾辙下学期是否能继续拿邱成桐奖学金,最后还被顾辙的学术成果被打脸了,所以这次完全没人跳出来质疑。

尤其是大家都看到了《东海大学学报(英文A辑)》上那两篇顾辙第一作者的隐形眼镜材料行业综述文章时,所有人都彻底心服口服了,何必自取其辱呢。

……

话分两头。

陆幽幽那边,自从平安夜前跟顾辙深聊了那场,回校后她也每天琢磨着顾辙的建议,最后在月底之前,多次跟家里打电话,试图说服母亲接受那个技术转型升级的计划:

“妈,我最近找了不少本校化科院的专家教授私下聊过,听取了很多专业意见。具体分析内容我发邮件了,你看一下。

我觉得爸住院之前考察过的那几条技术升级路线里,搞聚丙烯熔喷无纺布就不错。这样也不用担心镇洋炼化陈总监那边卡我们的DMT后续扩产供货了。

爸不是一直说,那种打价格战拼成本的生意真没前途的。现在我们前有桐昆堵截、后有申洲追赶,索性跳出去吧,原来的产能维持现状就够了。”

陆幽幽说了个善意的谎言,她也没说这意见是来自于顾辙的,只说是请教了不少专家教授,试图提升在母亲那儿的可信度。

其母朱盈盈对公司日常把控还是可以的,但是真谈不上丝毫战略远见,总觉得兹事体大,不该贸然决策,死活非要陆幽幽先等考完期末考试、放寒假人回来再从长计议。到时候陆谨明应该也正式出院了。

朱盈盈还说:“不管怎么样,你先人回来,跟你陈伯伯家的孩子见一面。那小伙子我看过照片了,虽然成绩没你好,前途也不好说,但长得还挺体面的。我们这种人家,也不求多有本事,你过得幸福就好。”

朱盈盈话里话外,似乎还觉得自己很为女儿好,都不要求将来女婿有多大本事,只要门当户对还长得帅、就能让女儿幸福。

陆幽幽在这个问题上当然是很反感的了,她暗愁母亲头发长见识短,太保守稳重不敢做决策了。想来想去,只好冒险打越洋电话,跟还在扶桑住院的父亲直接联系。

她很清楚,这种时候,只有父亲直接拍板,才能扭转局面。

不过,她也不知道如何找更多的理由说服父亲,只好再抽时间跟顾辙委婉地商量了一下,暗示顾辙教她一些说辞。

顾辙当然是心领神会,而且也当仁不让,帮陆幽幽又运筹了一番。

最后在元旦前,陆幽幽鼓起勇气给父亲打了电话,把事情前前后后修饰说了一遍。

陆谨明听了女儿分析的那些技术优劣比较,直觉就顿时告诉他这个策划似乎很有可行性。

他在这一行淫浸了十年,虽然不能亲自操持研发工作,但对技术绝对是懂行的,眼光很好看得出什么技术有前途什么没前途。

陆谨明当时躺在病床上,内心非常欣慰:“幽幽,你真是长大了,没想到你都能为这个家操心到这一步,这女儿我算是养出头了。

不过,你为什么时间上这么急呢?非要现在就开始着手引进?再拖个半个多月,等我回国慢慢商量不好么?过完年再下单也不急啊。这种设备最小型的也要几十万一台,每天才喷一百公斤熔喷布,还是要好好核算才对。”

陆家父女这番切磋,没有一点行业背景不太容易听懂。

用人话稍微翻译一下:2003年初的时候,熔喷布在国内也算是先进产业,跟2020年不能比,当时国内用量很少,主要靠进口,国内民用防护主要用更便宜又透气的纱布口罩。

后来2020年口罩熔喷布产能能有保证,就是因为03年这波吃了亏,才吃一堑长一智的,国内熔喷布产能都是03年瘟疫之后才布局的。

因为机器设备本身没有实现国产化,都要买扶桑进口的,所以熔喷布机如今非常贵——

华夏制造是典型的卖啥啥贱、买啥啥贵。一样东西华人不能自产的时候,国际市场上价格都是很高的,华人进场之后,直接能把价格打骨折。

二十年后日喷四五百公斤的大型熔喷机,六七十万人民币就能搞定了(抢购厉害的时候不行,是产能满足之后恢复正常的价格)。

而如今的扶桑货,日喷一百多公斤,就敢要三四十万美元,如果算单位产能的话,比二十年后的国货贵二十倍。

当然如今熔喷布的价格,也比二十年后的正常时期要贵几倍,因为这算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面料。

眼下熔喷布大约是三万块一吨,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聚丙烯则是四千多一吨,再算上厂房电费人工这些成本,除设备以外的生产总成本在六千块一吨。

换言之,陆谨明买来小四十万美金一台的设备,折人民币要三百万。

每周喷一吨布,除掉材料人工,毛利是两万四。喷120周也就是至少两年半,才能收回机器本身的投资,这还没算财务成本、资金占款利息呢。

在02/03年这种刚加入WTO、外贸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这绝对算收益慢的高风险重资产了,随便干点别的啥外贸也都能赚。

甚至你买房捏在手里两年半、到05/06年都能涨上天了。

陆谨明光卖熔喷布是没前途的,他主要是把宝压在“利用熔喷机开发同类原理的新面料”上面,所以不得不慎。

但陆幽幽却知道顾辙肯定有办法,他劝她尽快入局,肯定是有道理的。顾辙都帮了她这么多次了,绝对不会害她的。

所以陆幽幽用上了顾辙最后教她的一些说辞,跟父亲打打感情牌:

“爸,你这一拖就不是二十天了,中间还有过年,大家都忙别的,一拖至少是两个月。这熔喷布虽然做无纺面料销路不大,但我听专家说还能做高吸附性的口罩,比纱布好用多了,还能做其他个人防护设备。

有些事情,你得信命。我就很感激命运,这次让我读了环境工程,以后我要是掌舵了,我一定要更好关注员工的工作环境、健康保障,绝对不会再让化学实验室的工程师因为工作落下肝病了。

我就当为你积点德,感谢这次你最早期就被医生及时发现了,做点回馈社会的事情,好不好?大不了熔喷布先引进来,销路不好我们就先给化工厂工人造防护设备,提升同行技术人员的劳动保障,好不好?”

陆幽幽最后这番话,总算是从根子上打动了陆谨明。

他这次肝病极早期发现、及时住院治疗,对他的性格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有些人,大病一场之后会看透很多东西。

而且他的体检,就是女儿自己人生中赚的第一笔钱、给他交的体检费,有些事情他忽然觉得真是很宿命。

“好吧,既然是你的坚持,就当积点德了,不就是几百万的投资么,听你一次。不过要是最后证明不怎么赚,下次就绝对不许你再任性了。”

陆谨明亲口拍板,这事儿当然就算敲定了。他在自家公司有75%的股权,这些日常投资经营决策没什么好反对的。

他人也正好在扶桑,立刻就跟那些熟悉的供应商了解了一圈。最后大笔一挥,还拿到了点小折扣,合计550万人民币,拿下了两套设备,总产能日喷300公斤熔喷布。

再多他也没闲钱,就这已经是稍稍问银行贷款了三成,他自有资金才付了七成,已经把他这两年攒的余钱都花出去了。

搞实业哪有不拿公司净资产去抵押贷款的,不负债根本就没法经营。

估计个把月之后,就能把设备采购调试到位。过完春节,差不多就能进入量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