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搞互联网的本事没有,但借机薅羊毛的胆子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159字
  • 2022-02-25 14:40:23

陆幽幽今天原本真的只是想请顾辙吃个饭、为他庆祝生日为主,

其他咨询什么的倒是次要的,只要能挑起了由头、此后一个多月里,双方有借口经常碰面,让各自安心,她也就满足了。

没料到顾辙竟能真的说出那么多干货、还有很多细节的分析,当场值回票价。

两人聊得深入,不觉忘了时间,到后来直接对着企划案指点江山起来。最后彻底梳理清楚时,才发现已经快晚上九点了,餐厅都要打烊了还没吃完这顿烛光晚餐。

陆幽幽感激之余,愈发觉得不好意思,给同学庆生,结果聊了那么多煞风景的俗事。

为此,她亲自给顾辙斟红酒,算是致谢,两人草草把东西吃完,才一起坐车回学校。

坐在车上,光线昏暗,也看不了文件,两人才有空聊些生活气息的话题,陆幽幽也温柔地关心了一下顾辙的身体。

顾辙联想到陆幽幽这两个月瘦得挺多,发自内心地随口自嘲:“真是三个月河东三个月河西呢,记得期中刚回国的时候,你还羡慕我减肥成功。现在轮到我羡慕你了。”

陆幽幽温婉一笑:“怎么又提这个,刚才都夸过了,全靠你教我冥想静心。再说你自己也做得很好啊,再假谦虚我就当你是在酸我了。”

顾辙:“真没谦虚,我是没复胖,但是学校里明显比暑假辛苦,又不靠海边,没时间游泳。每天那么忙,闲下来都快半夜了,只能夜跑。还挺不习惯的,最近膝盖不太舒服。”

这话撩到了陆幽幽的专长,她立刻来了精神,还毫不见外地撩起顾辙的裤管,仔细摸了一下他的膝盖。

“还真是,你原先是靠游泳快速暴瘦下来的,不习惯长跑,强度大了确实会伤膝盖。要循序渐进注意节奏啊,先练习靠墙蹲加强腿部肌腱吧。

你这膝盖摸上去有点X型腿,平时走路样子太嚣张了吧,肯定经常外八字。要矫正姿势,还要重点加强腿外侧的髂腰肌锻炼。

这样膝盖内外两侧的肌肉束缚力才能平衡。这样吧,等放寒假回老家,有时间一起健身啊,到时候我慢慢教你。”

她很认真地连续说了一大串,见顾辙没有反应,才意识到什么,脸色一红,把顾辙的裤管重新拉下去:

“你怎么不说话?有没有认真听啊。”

顾辙:“我听得很认真,只是没想到你这么专业。”

陆幽幽这才回嗔作喜,把羞涩抛诸脑后:“那必须的,我当过两年运动员啊。上次那是意外。运动的事情,我帮你才是常态。”

她说这话时的语气真的很开心,为自己能够帮到顾辙,充满了骄傲得意。

虽然只是一些温馨的生活小事,但是这种两个人一起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配得上对方的感觉,实在是很好。

……

顾辙的生日过后,没几天便是元旦了,很快又会到繁忙的期末考试季。

连实验室里的研发任务都不得不时断时续,留出部分时间给那几个助手复习备考。

好在顾辙的第一波隐形眼镜聚谷氨酸材料研发工作基本上算是告一段落,后续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查漏补缺。所以拖到1月中旬,顾辙总算把手头的项目彻底结了。

最后20天里,他又研发出了一种新配方,跟12月下旬申请的那种初始版本相比,新配方的劣势是离心光学精度略低。

只能做到“300度近视度数以下的隐形眼镜,可以一次离心确保精度、无需二次研磨”。

但好处是“材料在凝胶状态下的密度,与市面上现有的隐形眼镜染色剂高度接近,而且锁水性更好”——

说人话,就是终于解决了“离心法也可以生产美瞳,不怕染色剂被离心力甩得分布不均匀”的难题。以后300度以下的美瞳,也能用高效率的离心法直接生产了。

这一技术进步,在顾辙重生前的世界,要到2010年左右才实现。

另外,期末考试季的这三周里,顾辙第一批提交上去的四个发明、七八个实用新型申请,也都拿到了国知局的受理号。

之前他只是“申请”,但不代表国知局接受。现在拿到了“受理号”,至少证明国知局稍微看了一眼他的材料,形式上没问题,也没什么一眼看穿的明显错误,已经留下慢慢走审核程序了。

如此一来,顾辙寒假里或者年后,想去找人卖专利、谈授权,把握也大一些。只要拿着受理号和能证明产品性能的实物找上门,客户基本上就不至于把他当成吹牛的骗子。

最后,顾辙的第一篇涉及实际科研成果的论文,也终于在《东海大学学报(英文A辑)》上顺利发表了,赶在了放寒假前最后一期上。

有了论文,再配合一定的操作,让业内有实力的企业注意到这项前沿技术,也能容易一些。

万事俱备,等过完年之后,顾辙就可以全力兜售他的技术。

而他之前雇来打零工的那些同学们,这两个月里也没闲着白拿钱,都实打实帮他做了点事。

比如做市场调研的林静静和徐嵩,就做了很多问卷调查、深入了解本地各品牌门店和经销商对新产品的态度。

虽然这些调查并没有找到任何直接可用的商机,却也证明了顾辙此前的一些猜测、或是帮助他查漏补缺避开了一些坑。

比如,林静静的调研显示:绝大多数的眼镜经销商,对于降低成本的技术进步并不是很感兴趣,他们还非常害怕廉价技术被消费者知道后、导致行业暴利维持不住。

毕竟即使是2002年,眼镜的售价至少都是生产成本的五倍,多出来的那四倍里,至少分出三倍用于摊销门店、人员成本。

尤其配眼镜的人都要单独验光、给定制化方案的,很少有标准可以参考。验光机验光师这些人全靠眼镜毛利养着。

所以镜片本身能不能便宜一点,对于经销商来说只占极小一部分成本,他们唯恐新技术拉低了行业逼格,影响了终端售价,巴不得上游企业和平发展、维持现状,别搞降本的技术竞争。

这个调研结论,也算是印证了顾辙最初抉择的正确:幸好他当初没钱直接搞框架眼镜的树脂镜片,而是只能先搞隐形眼镜。

隐形眼镜对定制化和门店验光的依赖毕竟低得多,消费者不用跟配镜师打交道,只要知道了自己所需的度数,可以自行购买。如此一来,中间商保守势力对新技术的仇恨和阻挠,才能尽量降低。

林、徐二人的调研,进一步坚定了顾辙决心的同时,也提醒了顾辙:

将来如果授权推广不力,就可以考虑布局一些绕开现有经销商的渠道,亲自下场生产销售、来对行业进行搅局,逼着巨头们跟进和买他的技术。

这种操作,听起来有点激进。

毕竟顾辙从未亲自经营过实业企业,重生前都没有,若是过于冒进、借钱亲自进行重资产布局、开工厂造隐形眼镜,最后肯定会超出能力边界、被各种突发事件摧垮。

但是,顾辙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这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就算要做,也只是如1851年的梅里瑟.胜家缝纫机案例一样,点到即止——

梅里瑟.胜家是当年的一个米国企业家,是法律意义上的缝纫机发明人。当初他刚开始推广缝纫机的时候,守旧派制衣厂资本家们都担心造成大批缝衣女工失业,抵制了他的机器。

胜家为了快速破局,就往产业链下游延伸,把自己滞销的缝纫机直接拿去开制衣厂,利用巨大的成本优势,把最初一批不舍得女工失业的制衣厂资本家干死,立威证明了自己的效率后,全米国的制衣厂主就全部认清了现实,开始全面引入缝纫机。

顾辙为自己制定的备选方案也是一样,就算逼不得已,他也不会长期自己开厂造隐形眼镜,只是为了搅局撕开一个口子。他的终极目标还是问依视路、海昌眼镜这些牌子收授权费。

要实现这一目标,顾辙不得不想两件事情,一件是趁着后续寒假期间继续弄钱、算清楚“如果不得不自己开一条生产线,至少要多少钱才能维持,不至于资金链断裂”。

另一件事,就是未雨绸缪,为将来自营隐形眼镜找营销渠道——现有的所有门店都是仇恨新技术为主的,经销商也不太可能跟进。所以,肯定不能用敌人的渠道。

而作为二十几年后回来的人,顾辙在这方面自然而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网上销售”。

可惜,如今连淘宝都没有呢。依稀记得,淘宝这玩意儿的首次诞生,还要等到明年5月份、阿狸巴巴因为SARS带来的社会阵痛,痛定思痛开网上零售。

当然,如果能做第一批在网上开店的存在,肯定能得到淘宝持续的宣发资源,就算卖不出去多少货,也能把动静闹大,到时候虚张声势吓吓依路视和海昌还是可以的。

顾辙就开始琢磨,有没有可能不怎么花成本地局部几颗闲棋,稍微提早一些让淘宝出现、并且让自己在里面占据一个首发优势位置呢?

如今马上要03年了,投资互联网肯定是来不及的,顾辙也没这个本钱,也没精力乱铺摊子。

但是,借着互联网行业复苏的机会、顺势而为薅羊毛壮大自己主业的胆子,顾辙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